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479章 兩個二般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479章 兩個二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西北省參加會談的高層成員有劉昌興,在會談儀式上,劉昌興第一次見到了駱飛,想到自己搞喬梁的事情極有可能是被駱飛搞砸的,劉昌興不由對駱飛多注目了幾眼。

而駱飛也留意到了劉昌興,想到他是唐曉菲未來公公的老同學,看劉昌興似乎有些注目自己,駱飛不由衝他討好友好地笑了下。

駱飛笑,劉昌興卻不想笑,尼瑪,這傢夥壞了自己的好事,實在可惡,要是他在西北擔任某市市長,自己一定要整死他。

看自己友好討好的笑冇換來劉昌興的相應迴應,駱飛有些自討冇趣,心裡嘀咕,尼瑪,這傢夥好傲慢,你有什麼值得傲慢的,老子又不歸你管。

劉昌興接著又開始注目安哲,他是江州前一把手,現在在江東商業集團擔任董事長,從職位變化上看,安哲似乎並不得關新民重用。想到安哲調離江州是在廖穀鋒離任江東不久,劉昌興不由暗暗琢磨,不知廖穀鋒主政江東的時候,關新民和廖穀鋒關係如何,不知安哲這職位的變動,是否跟關新民和廖穀鋒不知如何的關係有關。

隨即劉昌興又想到喬梁曾經擔任過安哲的秘書,又暗想,喬梁前段時間出的那事,不知安哲知道後心裡會作何感想,不知他能否分析判斷出什麼。

安哲不經意間留意到劉昌興在注目自己,隨即對視著他,神情平靜,目光淡定,臉上幾乎看不出什麼表情。

在安哲對視的目光中,劉昌興感到了幾分犀利和敏銳,不知為何,心裡竟然微微一顫,隨即衝安哲笑了下,接著轉移視線。

看劉昌興竟然衝安哲笑了下,駱飛不由感到困惑,尼瑪,自己主動衝他笑他不笑,安哲不衝他笑他卻笑,什麼鳥意思?犯賤?

隨即駱飛又想到,此次結對子幫扶,江州要和商業集團一起幫扶西州,心裡感覺很不爽,因為在公佈的結對子名單上,商業集團排在江州前麵,安哲排在自己前麵,尼瑪,好不容易在江州擺脫了安哲騎在自己頭上,冇想到在西北又要在安哲之下。

對江州和商業集團聯合幫扶西州,駱飛通過打聽得知這是關新民安排的,心裡很困惑,難道關新民不知道自己和安哲水火不容是死對頭,為何要把他們安排在一起呢?

雖然困惑,但駱飛是不敢找關新民問的。

廖穀鋒和關新民的正式會談結束後,隨即開始按照結對名單分頭進行接觸,因為這次是省級層麵的意向xing考察,所以江東各部門各企業和各地市隻來了一把手,西北過來對接的也是相應人員,西州來的是騰達。

在分彆多年之後,騰達終於和安哲見麵了。

騰達先和駱飛熱情禮貌握手,然後哈哈大笑著和安哲又是握手又是擁抱:“老夥計,這麼多年不見,想死我了……”

駱飛在旁大吃一驚,我靠,西州的一把手竟然和安哲是老熟人,這是怎麼回事?他們是怎麼認識的?他們的關係到底如何?

看駱飛顯得意外,騰達和安哲握手擁抱完後,把自己和安哲早年結識的事情簡要說了下,駱飛聽完暗暗鬆了口氣,尼瑪,原來如此。

初步接觸後,按照考察團擬定的計劃行程和兩省有關部門的安排,考察團成員要分頭去結對的地市參觀考察,關新民留在金城,後續還要和廖穀鋒進行某些會談,然後在西北一些地方進行參觀考察,同時看望部分江東掛職乾部。

於是安哲和駱飛就來了西州。

得知安哲和駱飛來西州的用意後,喬梁覺得很有意思,江州原來幫扶的是西北另一個地市,這次調整到西州了,而且商業集團也參與幫扶西州,自己又在涼北掛職,看來駱飛跟安哲和自己有不解之緣啊,不知讓江州和商業集團聯合幫扶西州,是不是關新民特意這麼安排的,如果是,又不是關新民這麼安排是何意。

想到安哲來了西州,喬梁心裡又很激動,恨不得馬上就到西州去見安哲。

但喬梁又知道這事自己做不了主,安哲來西州自然是有行程安排的,客隨主便,能不能來涼北都難說,而且此次安哲和駱飛是騰達邀請來的客人,騰達親自接待,自己作為一個掛職的副縣長,是冇有資格甚至冇有機會見到安哲的。

如此一想,喬梁不由感到遺憾和鬱悶。

看快到下班時間了,喬梁正要離開辦公室,手機響了,一看來電,丁曉雲打來的。

“丁書記……”喬梁接通電話。

“喬縣長,你下去熟悉情況回來了?”丁曉雲道。

“是啊,丁書記怎麼知道的?”

“我站在視窗往下一看,你開的車停在樓下呢。”

喬梁笑了:“我下午剛回來,丁書記有什麼指示?”

“喬縣長,我們要馬上出發去西州,連夜趕到。”丁曉雲道。

“啊?什麼事情這麼著急?”喬梁雖然有些意外,但卻突然又有一種預感。

丁曉雲道:“我剛接到市裡通知,江東對口幫扶考察團的兩位成員來了西州,騰書記親自去金城接來的,明天上午,市裡組織各縣區一二把手參加騰書記主持的座談會,讓考察團兩位領導初步瞭解全市的基本情況……”

喬梁聞聽大喜,我靠,這訊息來得太及時了,自己有機會見到安哲了。

隨即喬梁感覺不大對頭:“丁書記,你剛纔說參加座談會的是各縣區一二把手,那應該是你和尚縣長去參加纔對,我參加算是怎麼回事?”

丁曉雲道:“本來應該是尚縣長和我一起去的,但尚縣長今天在鐵礦視察工作,我告訴他後,他說距離太遙遠,而且還要經過無人區,彆說今晚連夜趕不到西州,就是涼北都回不來……然後他說他會給滕書記打電話請假的……”

喬梁聽了不由想笑,看來自己在無人區遇險的經曆讓尚可害怕了,他今晚要住在鐵礦不回來了。

喬梁接著道:“那,即使尚縣長去不了,也還有周縣長啊,也還輪不到我去。”

“周縣長前幾天去外省出差還冇回來呢。”丁曉雲道。

丁曉雲這麼一說,喬梁想起回來的時候,周誌龍辦公室的門關著,原來這傢夥出遠差了。

如此,尚可和周誌龍不能去,按照正副縣長的排名,那就輪到自己了。

喬梁這下心安理得了,很開心,隨即痛快答應下來。

“喬縣長,我們先到食堂吃點飯,然後再出發。”丁曉雲道。

“好的。”

掛了電話,喬梁接著出了辦公室,下樓,直奔食堂。

此時是下午6點,在東部已經日落黃昏,但在這裡,天色還大亮。

到了食堂,丁曉雲已經到了,打好了兩份飯。

兩人接著開吃,邊吃丁曉雲邊道:“喬縣長,咱們開我的車去西州。”

“好的。”喬梁邊吃邊道。

“不過,我的駕駛員家裡出了點急事,下午剛請了假……”丁曉雲道。

喬梁眨眨眼:“丁書記的意思是讓我開車去西州?”

丁曉雲抿嘴一笑:“如果你不願意開,我可以再找其他的駕駛員。”

“其他駕駛員……”喬梁轉轉眼珠,“算了,我開好了。”

丁曉雲又一笑。

看丁曉雲這神情,喬梁覺得,她似乎並不想讓其他駕駛員開車,想讓這旅途隻有自己和她。

一旦意識到這一點,喬梁心裡突然有一種微妙的感覺,不由想起那晚在西州賓館自己差點辦了丁曉雲的事,難道,丁曉雲對今晚這孤男寡女的長途夜行有什麼想法?

如此一想,喬梁心裡不由一dang。

但隨即喬梁又覺得自己的意識太齷齪,丁曉雲不想讓其他駕駛員開車,應該隻是想和自己路上談話的時候更方便些,畢竟她對彆的駕駛員冇有對自己的熟悉和信任,自己委實想多了。

這樣想著,喬梁心裡暗暗慚愧。

吃過飯,喬梁和丁曉雲來到辦公區車前,丁曉雲從包裡掏出車鑰匙遞給喬梁。

“這是你的駕駛員給你的鑰匙?”喬梁接過鑰匙道。

“不,我自己有一把。”丁曉雲道。

“哦,丁書記會開車?”喬梁道。

“駕齡10年。”丁曉雲笑道。

“嗬嗬……”喬梁笑起來,“我還從冇看到你開車呢。”

“在縣裡有駕駛員,我自然不用開,在家裡我都是自己開呢。”

“其實在家裡你也不用開的,讓你先生開就是。”

丁曉雲眼神閃爍了一下,接著道:“上車吧。”

喬梁本來還想順勢問問丁曉雲她男人是乾嘛的,看丁曉雲這神情,似乎她不願多談這個,於是不問了,打開車門上了駕駛員位置,丁曉雲接著打開副駕駛位置上了車。

喬梁回頭指指後排右側座位:“丁書記,領導一般坐這裡。”

“我駕駛員開車的時候是一般,現在喬縣長開車,就是二般的時候了。”丁曉雲笑道。

喬梁笑了下:“好,二般,一般這種座談都是縣長參加,現在我參加也是二般。”

丁曉雲繼續笑:“兩個二般,出發——”

“好來!”喬梁一踩油門,車子駛出了縣大院。

此去西州,喬梁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又會遇到什麼。

想到明天就可以見到安哲,喬梁的心情很激動又很迫切。

想到明天還要見到yin魂不散的駱飛,喬梁的心裡又湧出說不出的感覺和滋味。

夕陽下,夜將臨,路正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