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478章 某種平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478章 某種平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個讓喬梁感到大吃一驚的訊息是:不但安哲來了西州,而且駱飛也來了!

尼瑪,yin魂不散賊心不死的駱飛怎麼也來西州了?而且還是和安哲一起來的,他來乾什麼?他為何會來?

奇怪,蹊蹺,詭異!

喬梁在吃驚的同時,迅速開始打聽。

這一打聽,喬梁明白了。

此次不但安哲和駱飛來了西州,關新民還來了金城,而關新民是率領江東省對口支援考察團來的西北省,考察團成員包括分管省領導、省直主要部門和企業負責人,以及各地市一把手和主持工作的負責人。

關於此事,喬梁目前所知道的隻有這些,而在喬梁不知道的幕後,則有耐人尋味的道道。

按照頂層的統一佈局和安排,江東省和西北省是結對幫扶省份,經濟發達的江東省負責對口支援經濟發展相對落後的西北省,這項工作在廖穀鋒主政江東時期就開始了,一直進行地比較順利,兩省高層之間一直保持著密切的互動和協作。

在廖穀鋒主政西北省之後,關新民以代理書記的身份主持江東省的工作,因為廖穀鋒之前的身份,加上在廖穀鋒主政江東省期間,關新民和廖穀鋒的關係一直比較微妙,關新民不由覺得,在新的形勢下,江東省和西北省的結對幫扶工作,應該注入一些新的元素,應該揉進一些新的東西,換句話說,要在新的形勢下有新的作為和改變。

至於有哪些新的作為和改變,關新民在代理江州一把手之後,就一直在琢磨醞釀,他認為,這新的作為和改變,總體思路和原則是不能變的,決不能違背廖穀鋒之前的大方向,既要沿襲廖穀鋒時代的總體做法,又要在廖穀鋒的基礎上搞出一些新意,如此,才能顯出自己作為代理書記的新思路,讓上麵看到自己不但可以守業,而且還具有創新意識。

這一點,對目前希望儘快去掉“代理”二字的關新民來說頗為重要。

但要如此做,還必須要儘量避免觸碰廖穀鋒的敏感神經,不能讓廖穀鋒感覺自己對他有任何一絲不尊重,以及對他以前的做法有任何一絲否定的意思。這一點對目前的關新民來說同樣重要。

為此,關新民頗動了一番心思,在基本琢磨醞釀成熟後,就等著合適的時機開始動作。

喬梁事件的發生,讓關新民感覺時機來了,雖然喬梁此次發生的事情最終得到了妥善甚至是完美的解決,但毫無疑問牽扯到了兩省的某些重要部門,甚至驚動了自己和廖穀鋒,而且在一定範圍內的某些人心裡引起了一定的波動,這波動不會隨著喬梁事件的平息而迅速平靜,而要儘快消除這波動,密切兩省高層中層之間的互動,進一步全麵深入展開對西北省的幫扶工作,無疑可以起到積極而正麵的作用。

於是關新民給廖穀鋒打了電話,對下一步的幫扶工作提出了自己的想法,這想法的核心主要有三點:

第一,在以前江東省對西北省幫扶的基礎上,進一步深化深入這項工作;

第二,擴大江東省參與幫扶的範圍,之前主要是地市之間相互結對子,現在要把某些省直部門和重要省直企業加進去;

第三,根據新形勢新變化和兩省各地市的具體情況,為了加大幫扶的力度,對之前的地市結對子對象做一調整,部分西北省的地市不但有江東省的地市進行幫扶,而且省直企業也參與進來。

對關新民的這想法,廖穀鋒欣然讚同,說關新民這想法,是對自己主政江東時期在這項工作上的進一步完善和補充,具有積極而重要的意義,同時廖穀鋒又表示了真誠的感謝。

有了廖穀鋒這表態,關新民放心了。

雖然廖穀鋒已經調離江東,雖然自己和廖穀鋒平級,但因為過去和廖穀鋒共事的經曆,以及自己頭銜上的“代理”二字,關新民一直覺得自己在廖穀鋒麵前是稍處下風的,一直覺得自己還處在廖穀鋒的yin影籠罩下,比如這次幫扶的事情,自己雖然是江東老大,但還得虛心征求廖穀鋒的意見。

而要讓自己心理上真正能做到和廖穀鋒平起平坐,儘快走出廖穀鋒的yin影,自己就必須要乾出帶有自己風格和標簽的東西,在江東省完全徹底樹立起自己的高大形象。

而要做到這一點,還是避免不了要和廖穀鋒打jiao道。

和廖穀鋒達成一致意見後,關新民立刻開始安排相關部門和西北有關部門溝通協調,同時在省內確定參與幫扶的省直部門和省直企業。

省直部門好確定,在確定省直企業的時候,關新民的想法是,隻讓經濟效益好實力雄厚的企業參與,其他省直企業比如江東商業集團,現在正在泥坑裡,就不參與了。

但安哲得知此事後,親自找到關新民,主動要求江東商業集團參加對西北的援助工作。

安哲的這一舉動,讓關新民感到些許意外,他直言不諱告訴安哲,以江東商業集團目前負債累累內憂外困的現狀,首先需要做的是把自身問題解決好,儘快讓企業扭虧為盈,在商業集團目前困境重重的狀況下,再參與幫扶西北,不但實力不濟,還會讓商業集團在泥潭裡越陷越深。

平心而論,關新民這話是有道理的,是為企業著想的。

而安哲則闡述了自己的觀點,他提出,幫扶支援西北,是全國發展一盤棋的偉大號召,是大局,既是義務也是責任,這義務和責任由江東省承擔,而作為江東省省直企業的重要一份子,江東商業集團當然也責無旁貸,理應積極參與。

但積極參與並不意味著會讓商業集團背上沉重的包袱,並不意味著會讓商業集團在泥潭裡越陷越深,因為這對商業集團來說,在儘義務和責任的同時,也是一個發展的機遇,這發展的機遇來自於國家西部大開發戰略和一帶一路倡議,隻要抓住時機,隻要采取合適的經營和發展策略,是可以做到雙贏的,是可以在支援西北建設的同時為集團的發展覓到絕佳商機的。

安哲的觀點聽起來很獨特,有些逆流而上的意味。

安哲這觀點是受李有為啟發得來的,因為李有為在正泰集團的商業經營和資本運營當中,已經有過類似的一次成功運作。

混政界李有為不如安哲,但在商業管理和運營上,安哲是把李有為當做老師的,經常虛心請教,而李有為對安哲自然也不會有任何保留。

聽了安哲這一番話,關新民心裡不由一動,沉思片刻,痛快答應了安哲的要求,批準江東商業集團參加幫扶支援西北。

關新民之所以答應安哲,一方麵是覺得安哲的思路雖然獨特,但似乎又頗有些道理,如果商業集團真的能如安哲所說在支援西北的同時找到適合自己的發展商機,這似乎也是一件好事。

而另一方麵,關新民又有自己的算盤,他知道安哲此舉是帶有相當風險的,一旦不成功,這對安哲意味著什麼,很顯然。換句話說,他覺得安哲是在拿自己的仕途命運做賭注,一旦失敗,前途將更加黯淡無光,這似乎也為自己當初不重用他找到了一個很好的解釋。

當然,如果安哲成功了,這對自己是冇有任何壞處的,既可以讓商業集團煥發生機走出困境,也證明自己當初任用安哲擔任商業集團負責人的決策是正確的。

而且,即使安哲因此大放異彩,他還是牢牢控製在自己手裡,他的前途命運還是自己說了算。

基於這些考慮,關新民在答應安哲的同時,又誇讚安哲有創新有思路。

在安排具體幫扶結對單位的時候,關新民決定讓商業集團和江州市聯合幫扶西州。

關新民如此安排,自然還是有自己的用意,這用意既考慮到了江東和江州的曆史,又考慮到了自己麵臨的現實,甚至還考慮到了正在涼北掛職的喬梁。

至於關新民這用意到底是什麼,目前除了他,似乎無人知曉。

但隻是似乎。

一切安排妥當之後,關新民率領江東省對口支援考察團奔赴西北省。

這是關新民第二次率江東考察團來西北,第一次來的時候,他是以江東省二把手的身份,考察團成員為除江州之外的各地市二把手,那次江州去的是安哲。

安哲那次之所以以江州一把手的身份隨同關新民來西北考察,主要是因為當時安哲正麵臨被人誣告省調查組來江州調查的處境,為了避嫌,上麵特地采取這方式讓他迴避。

彼時關新民率團來西北考察,帶的基本都是各地市二把手,他自己也是二把手,而此次則雄壯很多,不但他是老一,帶的也都是一把手。

抵達金城後,考察員一行受到了以廖穀鋒為首的西北省高層的熱烈歡迎和隆重接待,在親切友好的氣氛中,廖穀鋒和關新民舉行了正式會談,雙方參加的人員也都級彆對等。

這是廖穀鋒離任江東後,關新民第一次和他進行這種麵對麵的正式對等會談,能和廖穀鋒對等,這讓關新民從心理上找到了某種平衡,這平衡雖然多少有些自我安慰的味道,但還是讓他不由有些意氣風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