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474章 賭一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474章 賭一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了何青青這一番話,喬梁不由點點頭,這理由充足充分,合乎情理,在自己正需要幫手乾掉尚可的時候,何青青的主動相投,雖然帶有個人恩怨的成分,但無異於雪中送炭,正合自己心意。

想到目前何青青是自己唯一合適的幫手人選,想到自己也正在盤算著她,喬梁決定賭一把。

想到這裡,喬梁衝何青青伸出手:“何主任,今天我們的談話很坦誠很愉快,希望我們今後會繼續保持這坦誠和愉快。”

喬梁這話雖然說的很含蓄,但分明是向何青青發出了某種信號,何青青在意會到的同時,又覺得喬梁目前對自己的信任還是有所保留的,同時又感覺喬梁做事十分謹慎,似乎他對周圍保持著強烈的警覺和警惕。

但何青青對此是理解的,畢竟自己和喬梁接觸時間不長,瞭解並不深,而且喬梁孤身在涼北掛職,周圍都是尚可的勢力,上麵還有尚可強大的靠山,喬梁保持足夠的謹慎和警惕是很有必要的。

何青青和喬梁握手:“喬縣長,在你的領導下,我相信今後我們之間會更坦誠更愉快。”

“何主任,其實我覺得,在我們的坦誠和愉快當中,也都是包含著各自利益的。”喬梁意味深長道。

何青青點點頭:“喬縣長,我不想標榜自己是高尚的人,我這麼做,確實是包含著個人的恩怨成分,如果尚縣長不對我做那醃臢事,或許我也不會有這膽量和勇氣,換句話說,人都是被bi出來的。”

喬梁嗬嗬笑了下:“何主任,如此說來,我們都是被bi上梁山了。”

何青青也笑了下:“喬縣長,雖然如此說,雖然我們都帶有個人的利益或者恩怨成分,但我還是覺得我們是堅持正義和正氣的,我很希望看到喬縣長能在掛職期間給涼北的父老鄉親帶來真正的福祉,能為涼北的發展做些實實在在的事情,如此,青青即使付出一些犧牲和代價,也是心甘情願,也會十分欣慰。”

聽何青青這話,似乎她是意識到自己跟喬梁合作是有巨大風險的,甚至會危及她的仕途命運,但她既然做出了這改變和決定,還是義無反顧。

喬梁不由心裡有些感動,不由對何青青有些另眼相看,下意識覺得何青青是一個好乾部,假以時日,如果有合適的機會,自己應該扶助她一把。

嗯,幫助美女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

如此想著,喬梁突然想笑,握著何青青的手,大拇指不由在她嫩滑的手背上摩擦了一下。

何青青感覺到了,臉色微微一紅,低下頭。

看到何青青的嬌容,喬梁不由想起昨晚在無人區自己和何青青的曖昧,心裡微微一dang,接著鬆開她的手,掩飾地咳了一聲。

接著喬梁想起剛纔何青青說的,尚可要在縣長辦公會結束後來醫院看自己的事,對何青青道:“縣長辦公會快結束了吧?”

何青青一時冇意會到喬梁的意思,眨眨眼:“喬縣長,你還打算去開會?”

喬梁搖搖頭:“我在想尚縣長會後……”

經喬梁一提醒,何青青意識到了,喬梁不想讓尚可來的時候看到自己在這裡。

何青青接著摸出手機打給辦公室,問了下同事,得知縣長辦公會剛結束,尚可剛離開大院。

何青青接著告訴了喬梁,喬梁點點頭:“會開得挺快啊。”

“喬縣長,其實我覺得這個會開得有些蹊蹺,似乎是臨時決定的。”何青青道。

“為何會這麼覺得?”喬梁道。

何青青道:“因為我早上在辦公室得知,這個會是在昨天下午下班後纔給各位縣長下的通知,也就是說,尚縣長是那時才決定開這會的,而那個時候,正是我們離開礦區不久之後。”

“哦……”喬梁鄒起眉頭,莫非是自己去礦區的事隨即被尚可知道了,尚可臨時搞這個會,是要藉機把自己弄回來,不讓自己在那邊再有機會去鐵礦?

如果是這樣,那這鐵礦有什麼怕見人的東西呢?自己作為副縣長都不能進去看看。

喬梁沉思片刻,對何青青道:“何主任,此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好的,喬縣長再見,祝早日康複。”

喬梁衝何青青微微一笑。

何青青走後,喬梁點燃一支菸慢慢吸著,回味著今天和何青青的談話,琢磨著鐵礦,琢磨著尚可……

琢磨片刻,喬梁給周誌龍打了電話。

“周縣長,縣長辦公會結束了?”

“對,結束了,今天這辦公會開得……”周誌龍似乎有些不滿。

“開得怎麼了?”喬梁道。

“就隻有一個無關緊要的議題,草草結束,這議題放在縣長辦公會上討論,可有可無,這不是浪費大家時間嗎?”周誌龍繼續不滿道。

“哦,是這樣。”喬梁眨眨眼,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根據從何青青那裡得到的資訊,看來昨天尚可突然臨時決定開這個辦公會,似乎是有道道的,而這道道,似乎和自己去礦區有關。

接著周誌龍道:“老弟,傷勢如何了?”

“很好,正在快速恢複中,感謝老兄關心,感謝老兄昨晚想到找我喝酒。”

“哈哈,老弟客氣了,等你傷好了,我們找機會再喝。”

“嗬嗬,好的。”

剛和周誌龍打完電話,病房的門被推開,府辦主任捧著一簇鮮花滿麵笑容進來了,身後跟著尚可。

“喬副縣長,尚縣長專門來看你了。”府辦主任樂嗬嗬把鮮花放在床頭櫃上。

喬梁表示感謝,然後尚可坐在喬梁床前,看了府辦主任一眼,他識趣地帶上門出去了。

喬梁看著尚可:“尚縣長,我這麼點小傷煩勞你親自來看望,實在讓我心裡不安。”

“大家都是同事,你受了傷,我來看看是應該的。”尚可淡淡道。

“本來我今天應該去參加縣長辦公會的,卻因為這事耽誤了,很遺憾。”喬梁道。

“沒關係,今天會議討論的議題和你無關,你參不參加都無妨。”尚可繼續淡淡道。

“和我無關……”喬梁睜大眼睛,“早知道和我無關,那我昨晚就不急著往回趕了啊,如果昨晚不往回趕,也就不會在無人區遇險了。”

“雖然無關,但你既然是副縣長,按照規定還是要給你通知的,這是必須的程式,當然,昨晚你要是給我請個假就好了。”尚可道。

“本來我是想請假的,但想到要是這次請了假,尚縣長要是以後給我準長假,那可就不好玩了。”喬梁笑道。

尚可也笑了下:“喬副縣長似乎是話裡有話。”

“尚縣長聽出來了?”喬梁道。

“對,隻要不是傻子,都能聽出來。”尚可點點頭。

喬梁一呲牙:“那說明尚縣長不是傻子。”

尚可很氣憤,尼瑪,你纔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

喬梁接著道:“尚縣長,今天這辦公會是昨天臨時決定開的吧?”

尚可立刻搖頭:“不是,我早就決定要開了,隻是因為工作忙,忘了提前給大家下通知。”

“哦,真的是這樣嗎?”喬梁似笑非笑看著尚可。

“怎麼?喬副縣長對此有懷疑?”尚可眯縫著眼看著喬梁。

“我當然冇有懷疑,隻是覺得這開會的通知來的很突然。”喬梁道。

“少見多怪。”尚可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好吧,我初來乍到,少見多怪。”喬梁點點頭,“尚縣長,今天辦公會的議題是什麼?”

“是什麼不重要,我說了和你無關,你也冇有必要再問。”尚可道。

喬梁皺起眉頭:“雖然和我無關,我問問總還可以吧?作為副縣長,我認為自己有必要知道今天會議的內容。”

尚可也皺起眉頭:“既然你想知道,那回頭去問府辦主任好了,我今天來,不是和你談工作的。”

“那是來乾嘛的?”喬梁道。

“你不是受傷了,來看你的唄。”尚可道。

“嗬嗬……”喬梁笑起來,“你怎麼會想到來看我?”

“作為縣長,副縣長受了傷,我來看看不是很正常?”尚可反問。

“貌似正常,但我還是覺得有點奇怪。”

“喬副縣長認為奇怪在哪裡呢?”

“雖然覺得奇怪,但奇怪在哪裡,我卻一時又想不出。”

尚可哼笑一聲:“似乎喬副縣長過於敏感多疑了吧。”

喬梁咧嘴一笑:“敏感多疑倒不至於,但尚縣長的一舉一動都讓我很關注。”

“為什麼關注我?”

“因為你是我的上級啊,作為副縣長,我是時刻要緊跟你的步伐的,這樣才能在正確的道路上保持正確的方向。”

尚可又哼了一聲,這小子說的比唱地還好聽,在給自己灌**湯呢。

尚可想了下,接著道:“喬副縣長,昨晚在無人區,你真的打死了一隻狼?”

雖然聽何青青說了事情的經過,但尚可還是對喬梁打死狼這事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還是想當麵問問喬梁。

喬梁點點頭:“是的,我不但打死了一隻狼,還是頭狼。”

“你……你真的有那麼厲害?”尚可睜大眼睛看著喬梁,不由自主說道。

“這有什麼厲害的,如果不是被bi到份上,我是無論如何也冇有力量和勇氣跟狼搞生死搏鬥的,既然是生死搏鬥,那必然就是你死我活,好在我幸運,活下來的是我。”喬梁說完微微一笑。

看著喬梁的表情,琢磨著喬梁這話,尚可感覺他這麼說似乎彆有意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