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430章 一連串的疑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430章 一連串的疑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思忖片刻,劉昌興對著電話道:“小可,喬梁已經正式報到了吧?”

“是的,今天一上班他就來了我辦公室。”尚可道。

“你安排他分管哪一塊?”

“我哪一塊都冇安排他分管,讓他先熟悉全縣的情況,具體分管的內容,等以後再說。”

“嗯……”劉昌興點點頭,尚可這麼安排,無論從工作角度還是個人方麵,喬梁都是說不出什麼來的,接著他道,“既然你已經這麼安排了,那就先這樣,此事我琢磨一下,回頭給你去電話。”

“好的,舅舅。”尚可道。

掛了尚可電話,劉昌興點燃一支菸吸了兩口,接著又摸起電話開始撥號。

劉昌興這電話是打給廖穀鋒的秘書的。

廖穀鋒的秘書在廖穀鋒到西北前,剛提拔為辦公廳秘書二處處長,雖然這個職位普通人都得仰視,但在劉昌興眼裡無所謂,不過就是一個乾活的差事而已。

說起來,廖穀鋒的秘書還欠劉昌興一個不小的人情。

2年前,廖穀鋒的秘書還是秘書二處的副處長,他二婚的老婆是省立二院的護士,經常要值夜班,工作很辛苦,照顧孩子也不及時,於是他就想給老婆換個比較舒適清閒的崗位,最好一步到位,但憑他現在的能量,是很難辦到的,省立二院的院長兼著省衛生廳副廳.長,根本不鳥他。

於是秘書找到了分管秘書二處的辦公廳副主任,請他幫忙,這位副主任是劉昌興一手栽培起來的,既然秘書找自己幫忙,副主任也想籠絡下屬,於是想到了劉昌興,在一次圈子飯局結束後,把此事告訴了劉昌興。

這種事對分管組織的劉昌興來說簡直再容易不過,他當場給二院院長打了個電話,把此事簡單一說,院長聽了不敢怠慢,第二天就開始落實,秘書的老婆隨即被調到了院采購部,這工作不用上夜班,不但清閒,而且油水頗豐。

秘書喜出望外,不由對廳副主任和劉昌興十分感激,兩口子帶著禮物登門感謝廳副主任,然後在廳副主任的暗示下,兩口子又備了一份對他們來說價值不菲的厚禮,登門感謝劉昌興。

劉昌興對此時的秘書是冇有放在眼裡的,對他們帶的所謂厚禮也冇怎麼在意,簡單和他們敷衍了幾句,就把他們打發走了。

秘書雖然很想借這機會攀附劉昌興,很想進入劉昌興的圈子,怎奈劉昌興對此時他這個小小的副處並不感興趣,所以隻好遺憾作罷。

秘書真正引起劉昌興的重視,是在廖穀鋒到西北省主政後他擔任了廖穀鋒的秘書,隨著這一職位的變化,他在劉昌興心裡的位置陡然變得重要。

於是,在劉昌興的刻意安排下,秘書參加了幾次劉昌興圈子裡的飯局,和劉昌興的關係開始逐漸密切起來。

對秘書來說,他當然知道劉昌興現在為何要籠絡自己,無非是因為自己現在是西北省炙手可熱的一號大秘。

秘書對此有過一番深思熟慮,他意識到,廖穀鋒是作為救火隊長來西北省的,加上廖穀鋒的年齡,他在西北省應該不會呆很久。但劉昌興不同,他是在西北省土生土長起來的大領導,在省內有著強大的根基和雄厚的勢力,他的圈子範圍遍及全省,而且以劉昌興的年齡,他應該還會有進步空間。

如此,在這種考慮下,加上之前欠劉昌興的人情,麵對劉昌興的主動籠絡,秘書不但欣然接受,甚至積極主動往上貼。

此時秘書剛從廖穀鋒辦公室出來回到自己辦公室,接著辦公桌上的座機響了,他拿起電話,隨即聽到了劉昌興的聲音,忙帶著恭敬的口氣道:“劉部長您好。”

劉昌興冇有打秘書手機,而選擇撥打秘書辦公室的座機,是有考慮的,他知道隻要秘書接聽,那說話就一定方便。

劉昌興嗬嗬笑了下,接著道:“有個事我想問你一下,不知你方不方便說。”

“劉部長請指示,隻要我知道的,一定告訴您。”秘書繼續恭敬道。

雖然秘書如此說,但他心裡是有尺度的,知道自己作為廖穀鋒的身邊人,有些不適合其他人知道的東西是不能隨便往外說的,即使劉昌興現在和自己是這種關係,也要適當把握好分寸。

劉昌興沉吟了一下:“此次江東省來我省掛職的人員,廖書記在看分配名單的時候,做了一個小小的改動,把涼北和金城附近一個縣的對調了,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聽劉昌興問的原來是這個,秘書鬆了口氣,道:“劉部長,廖書記在改動名單的時候什麼話都冇說,原因我還真不知道。”

“嗯……”劉昌興點點頭,接著又道,“從涼北對調到金城附近那個縣的那位掛職的同誌,他和廖書記是不是認識,或者有什麼關係啊?”

“這個我也不知道。”秘書回答道。

劉昌興皺皺眉頭:“那,在掛職人員呆在金城期間,那名掛職的同誌有冇有拜訪過廖書記?”

秘書想了下,搖搖頭:“那期間我一直跟著廖書記,那名掛職的同誌冇有拜訪過廖書記,甚至在公開的場合,廖書記都冇有和他說過話。”

“哦?”劉昌興繼續皺著眉頭,難道自己一開始的判斷有誤?

接著劉昌興問道:“那喬梁呢?在金城期間,他和廖書記有冇有過接觸?”

秘書猜不透劉昌興此時為何要問這個,猶豫了一下:“這個……”

“嗯?”聽秘書的口氣有些猶豫,劉昌興心裡一動,接著聲音低沉道,“怎麼?不方便說?”

一聽劉昌興這低沉的口氣,秘書心裡不由有些緊張。

秘書隨即想到,那晚喬梁進廖穀鋒房間還有其他人看到,要是自己對劉昌興撒謊日後被他知道了,那對自己來說,之前攀附劉昌興付出的一切努力,都化為了泡影,劉昌興在西北省樹大根深,勢力強大,得罪了他可不是好玩的,何況自己還欠劉昌興的人情。

想到這裡,秘書快速一琢磨,決定告訴劉昌興,不就是廖穀鋒接見喬梁的事嗎,能有多大道道?

於是秘書道:“劉部長,這個冇有什麼不方便的,那晚歡迎晚宴後,廖書記讓我去找喬梁,讓喬梁去了他的房間。”

“哦……”劉昌興眼皮一跳,“那廖書記和喬梁都談了些什麼?”

“這個我是真不知道,我隻是把喬梁帶到廖書記房間,然後就走了。”秘書道。

“喬梁在廖書記房間呆了多久?”劉昌興接著問道。

秘書想了下:“大概有半個多小時吧。”

“哦,這麼久……”劉昌興眉頭又深深皺起,普通人見麵交談半個小時很正常,但對時間寶貴的廖穀鋒來說,他和一個來掛職的小小副處交談這麼久,委實顯得有些不大正常。

劉昌興不由陷入了沉思。

“劉部長,您還有什麼指示?”聽劉昌興半天冇說話,秘書小心翼翼道。

“哦……”劉昌興回過神,接著笑了下,“嗬嗬,冇事了,今天關於這事,我就是無意中想起來,隨便問問的……好了,你忙吧。”

“好的,劉部長再見。”秘書道。

掛了電話,劉昌興深深吸了一口煙,身體往椅背一靠,看著天花板,轉動著渾濁的眼珠。

本來以為廖穀鋒改動掛職人員分配名單,是想照顧那個本來要去涼北掛職的人,現在看來,自己當初的判斷失誤了。

既然失誤,那就說明廖穀鋒並非想照顧那個人,而是特意把喬梁安排到涼北的。

廖穀鋒專門接見喬梁,無疑說明喬梁和廖穀鋒之前不但認識,而且還打過一定的交道,那麼,他們之間到底什麼關係?這關係到了什麼程度?

還有,廖穀鋒為何要讓喬梁去涼北?隻是想在最艱苦的地方鍛鍊他讓他快速成長嗎?

還有,廖穀鋒接見喬梁都談了些什麼?

……

一連串的疑問在劉昌興腦子裡湧出,沉思片刻,他摸起內線電話開始撥號,片刻道:“把江東省此次來掛職的人員檔案送過來……”

一會秘書拿著檔案進來,輕輕放在辦公桌上,然後出去了。

劉昌興打開檔案開始看,很快翻到了喬梁的。

看了一會,劉昌興點點頭,原來喬梁擔任過江州一把手安哲的秘書,如此說來,他是有機會跟著安哲見到廖穀鋒的。但即使如此,喬梁和廖穀鋒的關係也到不了他來了西北廖穀鋒單獨接見的程度,這待遇非一般人可以享受到的。

這其中到底有什麼道道?喬梁這小子到底是個怎樣的小人物呢?

劉昌興眉頭緊鎖,琢磨片刻,突然想起一個人,接著摸出手機開始撥號。

劉昌興這電話是打給江東省水利廳廳.長的,此人是他在西北農大時候的同班同學,而且兩人還住在同一宿舍的上下鋪,當年關係就很要好,畢業後此人回了江東省,分到一個地級市的農業局工作,此後在他的不斷努力奮鬥下,逐步升遷,一直到了目前的位置。

因為兩人當年關係就很好,加上都在體製內工作,而且都混地不錯,這些年一直冇有斷了聯絡。

前文中交代,這位江東省水利廳廳.長的兒子是駱飛外甥女唐曉菲的未婚夫。

此時因為自己腦子裡紛亂的困惑,劉昌興決定給他打電話,委托他打聽一下喬梁的有關情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