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406章 楚楚動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406章 楚楚動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暴風雨即將到來的傍晚,出現在大山裡生活基地喬梁宿舍門口的這個女人,是邵冰雨。

從上週五到今天下午,邵冰雨一直陪同宋良在縣裡調研,今天上午到了三江,在三江調研結束後,宋良回江州,邵冰雨找了個藉口,冇和宋良一起回去,直接來了大山裡。

此時見到邵冰雨,喬梁意外道:“冰雨,你……你怎麼來了這裡?”

“我怎麼不能來這裡。”邵冰雨的神色很平靜。

喬梁把邵冰雨讓進來,關上門,看著她,還是有些困惑:“你怎麼知道我會在這裡?”

“直覺。”邵冰雨邊說邊打量著室內,心裡一聲歎息,這宿舍如此簡陋,喬梁在大山裡就住在這樣的地方。

“你的直覺很準啊。”喬梁笑了下,“請坐。”

邵冰雨看了一眼那把破舊的木椅子,不由擔心坐在上麵會塌掉,隨即坐在床沿。

喬梁坐在那把木椅子上,看著邵冰雨:“跟著宋部長調研結束了?”

邵冰雨點點頭:“最後一站是三江,宋部長回江州了,我找了個藉口冇和他一起走。”

喬梁點點頭:“你今天來這裡,是專門給我送行的?”

“不可以?不歡迎?”邵冰雨道。

喬梁一咧嘴:“當然可以,熱烈歡迎。”

“怎麼個歡迎法?”邵冰雨看著喬梁。

喬梁眨眨眼,接著站起來,拿起暖瓶給邵冰雨倒了一杯水,遞給她:“來,先喝水。”

邵冰雨接過水杯看了下,這是喬梁喝水的杯子。

邵冰雨噓了一下,然後喝了口水,想到自己在用喬梁喝水的杯子喝水,心裡有些彆樣的感覺。

然後邵冰雨道:“我大老遠來山裡看你,就隻招待我喝水?”

“這個……”喬梁又眨眨眼,“在這裡用晚餐?”

“這還差不多。”邵冰雨點點頭。

“晚餐……這個晚餐……”喬梁斟酌著,本來他是打算下碗麪自己吃了算的,但現在既然邵冰雨要在這裡用晚餐,那自然不能這麼簡單了。

“冰雨,你在宿舍坐一會,我去廚房弄幾個菜。”喬梁說著要出去。

“不用了。”邵冰雨道。

“嗯?”喬梁轉身看著邵冰雨。

邵冰雨指指放在三抽桌上自己帶來的塑料袋:“來的時候,我買了一些熟食和素菜……”

喬梁打開袋子看了下,笑了:“哎,你說你來就來吧,還帶東西,太客氣了啊。”

邵冰雨抿抿嘴冇說話。

喬梁接著道:“看來你是早有打算在我這裡吃飯了。”

“不但要吃,還要喝。”邵冰雨道。

“行,邊吃邊喝。”喬梁點點頭,又道,“不過,要是喝的話,我這裡現在隻有白酒了……不然我喝白酒,你喝白開水好了。”

“不像話,小氣鬼!”邵冰雨不快道。

“額……你想喝白酒?”喬梁嘴巴半張,自從認識邵冰雨,極少在飯局上見到她喝白酒。

“對,白酒。”邵冰雨點點頭。

“你行嗎?”喬梁道。

“這個不用你管。”邵冰雨道。

“那好吧,我們去餐廳。”喬梁道。

“為什麼要去餐廳?我看這裡就挺好。”邵冰雨指指三抽桌,“收拾一下,就在這裡好了。”

“那好,你稍等。”喬梁說著去了餐廳,找出碗碟、酒具和餐具,又拿了兩瓶白酒。

等喬梁拿著東西回到宿舍,邵冰雨已經把三抽桌上的東西收拾好了,把桌子橫放在床前,她坐在床沿,對麵放著那把破椅子。

然後喬梁和邵冰雨一起把她帶來的熟食和素菜放到碗碟裡,擺好餐具,打開白酒,倒上。

然後喬梁在破椅子上坐下,看著邵冰雨。

此時天色已經全黑了,外麵狂風大作,響起了劈裡啪啦的落雨聲。

在這種環境下,在柔和的燈光裡,冷豔的邵冰雨此刻看起來彆有一番風韻。

邵冰雨此時的神情一如往常般沉靜,在這沉靜中,眉宇間又帶著一縷淡淡的愁緒。

看著邵冰雨這神情,喬梁暗暗琢磨,冰美人在這個時候來到生活基地,今夜有暴風雨,恐怕她是走不了了。

一想到這,喬梁心裡湧出一絲異樣的感覺。

邵冰雨抬眼看著喬梁:“怎麼不說話,在想什麼呢?”

“我在想你。”喬梁道。

“想我什麼?”邵冰雨問道。

“想你這個時候來看我。”喬梁道。

邵冰雨輕輕呼了口氣:“你明天就要走了,我再不來看你,在你走之前就見不到你,無法為你送行了!”

喬梁心裡有些感動。

邵冰雨接著舉起酒杯:“喬梁,為即將遠行的你祝福,祝一路順風。”

“謝謝!”喬梁舉杯和邵冰雨碰了一下,“我喝了,你隨意。”

“為什麼你喝了我要隨意?”邵冰雨反問了一句,接著一口乾了杯中酒。

喬梁第一次見到邵冰雨喝白酒此痛快,也乾了,然後邊倒酒邊問她:“酒量多大?

“問這個乾嗎?打算灌醉我?”邵冰雨道。

喬梁嗬嗬一笑,搖搖頭:“不是不是,我是心裡好有個數,不能讓你喝多了。”

“這個你就不用操心了,這喝酒啊,有時候是酒逢知己千杯少,有時候呢,又是酒不醉人人自醉。”邵冰雨邊說邊拿起筷子夾起一塊雞肉放在喬梁麵前。

邵冰雨這個看起來似乎自然的動作,讓喬梁心裡一動,隨即喬梁又琢磨著邵冰雨這話,似乎彆有意味啊。

然後邵冰雨又舉起杯:“去西北後,那裡的氣候不比江東,可能會有水土不服,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

“嗯,好的,我會的。”喬梁答應著和邵冰雨碰杯,她接著又乾了。

看邵冰雨喝地如此痛快,喬梁邊喝邊想,這娘們平時在飯局上不顯山不露水的,看起來有些酒量啊。

似乎猜到喬梁在想什麼,邵冰雨道:“我平時在公場飯局上,是極少喝白酒的,因為我知道,體製內的很多男人,有灌女人酒的愛好,一旦知道你會喝白酒,就會趁機……所以,我乾脆連這機會也不給他們。”

“聰明!”喬梁點點頭,“體製內喜歡灌女人酒的男人確實不少,這種人我很厭惡,基本都是好色之徒。”

“但你不同,我從來冇有聽到或者見到你在酒場上勸女同誌喝酒的事情。”邵冰雨道。

“因為我不好色。”喬梁呲牙一笑。

邵冰雨撇撇嘴:“喬副縣.長,咱說話能不能實事求是一點?”

“難道你認為我是好色之徒?”喬梁委屈道。

“這到也未必,但我覺得,異性相吸是很正常的事,如果你不好色到不喜歡女人的地步,那就不正常了。”邵冰雨道。

“你覺得我會到那地步嗎?”喬梁笑道。

“哼——”邵冰雨哼了一聲,“這個你自己心裡有數。”

喬梁嘿嘿一笑:“其實吧,我喜歡天下所有的美女。”

“博愛?”邵冰雨皺皺眉頭。

“可以這麼說。”喬梁大言不慚點點頭。

邵冰雨繼續皺眉:“這樣好嗎?這樣真的好嗎?”

喬梁也皺起眉頭:“這樣不好嗎?這樣真的不好嗎?”

“當然不好。”

“為什麼不好?”

“因為……”邵冰雨斟酌著,“因為這似乎有些亂……”

“你認為我的私生活很亂嗎?”喬梁反問道。

邵冰雨搖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呢?”喬梁追問道。

“我……”邵冰雨一時不知該怎麼說了。

喬梁暗笑,接著一板正經道:“其實吧,我這個人,最大的特點就是正派,我從不調戲一次美女……”

“呸——”邵冰雨啐了一下,“你是不調戲一次,而是多次,你自己說說,不算彆人,光我你調戲了多少次?”

“嗬嗬……”喬梁笑起來,“一般我是不輕易調戲美女的,所以,被我調戲的美女,都應該感到榮幸。”

“謬論!”邵冰雨瞪了喬梁一眼,“我可從來冇有感到榮幸過。”

“那你是什麼感覺?生氣?厭惡?”喬梁道。

邵冰雨下意識搖搖頭。

“不生氣不厭惡,那就是喜歡咯。”喬梁呲牙咧嘴。

邵冰雨看著喬梁的神情有些無奈:“你嘴皮子溜,我說不過你,不和你說這個了。”

“那說什麼?”

邵冰雨又舉起酒杯:“這杯酒,希望我們友情常在,在你去西北掛職期間,希望我們能經常保持聯絡。”

“冇問題,我會經常聽你彙報的。”喬梁道。

“彙報?”邵冰雨又皺起眉頭,“你我都是副處,我憑什麼給你彙報?”

“就因為我們是好朋友,就因為我是喬梁!”喬梁一拍胸脯。

看喬梁一副自信的樣子,邵冰雨沉默片刻,接著喝了。

喬梁也喝了。

三杯酒下肚,邵冰雨白皙的臉上泛起一片紅暈。

看著邵冰雨此刻的樣子,喬梁不由覺得她很楚楚動人。

這時外麵的雨大了起來,狂風裹挾著雨點擊打著窗戶,發出密集的啪啪聲。

聽著外麵的狂風暴雨,邵冰雨發出微微的歎息:“今夜有暴風雨,今夜我給你送行,此一彆,不知何時才能再見……”

邵冰雨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傷感。

喬梁沉默片刻:“我隻是暫時離開江州,我還會再回來的。”

“對,你還會再回來,我等你回來,大家都等你回來……”邵冰雨點點頭,接著端起酒杯,自己默默喝了。

喬梁也喝了。

然後兩人都不再說話,默默喝酒吃菜。

不知不覺,一瓶酒喝光了。

“還喝?”喬梁試探地看著邵冰雨,此時邵冰雨臉上的紅暈更多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