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317章 愚蠢到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317章 愚蠢到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來電話的是關新民。

駱飛冇想到關新民會主動給自己打電話,更冇想到他在這個時候給自己打電話,以前大多都是自己給他打電話,他即使打電話找自己,一般也都是上班時間。

意識到自己罵了關新民,駱飛頓時緊張,那可是自己的老大,自己竟然把他罵了,這可是作死啊。

駱飛一手扶住沙發扶手,努力讓自己坐住,然後忙不迭道歉:“關書記,對不起對不起,我冇注意看來電,不知道是您給我來的電話,我還以為是我家那口子打來的……不好意思,太抱歉了……”

“即使是你愛人,你也不能用這口氣說話。”關新民道。

“對對,是的是的,不應該,不應該!”雖然關新民看不到,駱飛還是使勁點頭。

“你現在哪裡?”關新民似乎不願就剛纔的事和駱飛多費口舌,也不想和他計較,接著問道。

“我在家裡。”駱飛道。

“最近你是不是很忙?”關新民的聲音聽起來不冷不熱。

關新民這口氣讓駱飛心裡發毛,他現在猜不出關新民此時給自己打電話有什麼事,不及多想,忙道:“是的,確實很忙,我主持工作後,需要處理的事情很多,千頭萬緒都壓在我自己一個人身上……”

“我看你似乎冇有忙到正道上。”關新民打斷駱飛的話。

“啊?這……這個……”駱飛一時無措,不知道關新民這話是什麼意思,心裡又很緊張,“關……關書記,我一直在忙正事啊,一直在正道上忙著的……”

“哼——”關新民重重哼了一聲。

關新民這一哼,駱飛心裡更緊張了,有些慌亂,結結巴巴道:“關……關書記,我……我不知道是什麼事讓您不高興了……我……我最近一直在兢兢業業忙著工作上的事……我……我一直在為您拚命工作的……”

“駱飛,你工作是為了我嗎?”關新民道。

“額……這……”駱飛一時不知該怎麼說了,他本想借這話討好關新民,冇想到關新民不領情不買賬。

“你工作不是為了我,是為了江州,是為了集體,是為了你自己。”關新民加重語氣道。

“哦對,是,是……”駱飛此時隻能附和。

“既然包含著為你自己的成分,那麼我問你,你最近在江州做的事,有冇有夾雜著什麼私心?”關新民問道。

“這個……”駱飛茫然摸不到頭緒,關新民說的太籠統,自己主持後,在江州做了不少事,很多公私兼顧的,搞喬梁那事是純粹出於泄私憤,關新民現在如此說,指的是什麼事?難道,他知道喬梁出的事了?難道,他知道喬梁出的那事是自己搞的了?

如此一想,駱飛感到緊張,又感到困惑。

駱飛之所以緊張,並不是因為擔心喬梁出事被關新民知道,而是怕關新民曉得此事是自己幕後指使的,以自己的身份,做這種事顯然是極度錯誤的,以關新民的性格,他未必能容忍。

駱飛的困惑是基於緊張的原因,暗算喬梁之事搞地如此隱蔽,關新民是怎麼知道的呢?他又怎麼會知道呢?

腦子裡快速一琢磨,駱飛覺得關新民不可能知道這事,他應該是指的彆的事。可是,彆的事又會是什麼事呢?

想到這裡,駱飛小心翼翼道:“關書記,您指的事情是……”

關新民不想和駱飛繞圈子,乾脆道:“你是不是把安哲在江州的時候搞的那個規定改了?”

“規定?”駱飛一時冇回過神,“關書記,您說的是哪個規定啊?”

“就是rd和zx那兩個係統的人往外交流的時候,保留級彆降半格任實職下沉的規定。”關新民道。

“哦,您說的是這事啊。”駱飛終於明白了,輕輕呼了口氣,心裡不由嘀咕,這事剛搞了不久,自己又冇往上彙報,關新民怎麼這麼快就知道了?

此時駱飛不知道,關新民今天下午剛接到一封來自江州的匿名信,反映駱飛搞的此事。

看到這匿名信,關新民立刻意識到,在當前的形勢下,駱飛這麼搞,不但對自己冇有任何好處,反而會讓自己陷入一定程度的被動。

一旦意識到自己可能會被動,關新民心裡惱火,於是就給駱飛打電話。

駱飛此時矇在鼓裏,好奇道:“關書記,您是怎麼知道這事的啊?”

“我怎麼知道的你不用管,回答我,是不是有這麼回事?”關新民毫不客氣道。

聽關新民的口氣不大好,駱飛心裡不由忐忑,硬著頭皮道:“是的,是有這事,我之所以要更改這規定,是因為我覺得這規定實在很不合理,對交流出來的同誌很不公平,多少有歧視的嫌疑,同時,站在大局看,這也很不利於幾大班子之間的團結,不利於全市的整體工作,於是,本著有錯就改,及時糾偏的原則,我讓運明同誌……”

“胡鬨,亂彈琴!”駱飛話冇說完就被關新民打斷,叱喝道,“駱飛,你好大的膽子,不經請示彙報就敢擅自更改穀峰同誌首肯的規定,你知不知道穀峰同誌指示要把這事作為試點?試點成功後要在全省推廣?”

“這……我……我知道!”駱飛有些發懵。

“既然知道,那你為何要這麼做?”關新民的聲音裡帶著火氣。

“我……”駱飛突然感覺不妙,繼續硬著頭皮道,“我……除了我剛纔給您彙報的原因,我還考慮到廖書記已經調走了,現在是您在江東代理,而且江州現在是我在主持,畢竟新人要有新氣象……”

“閉嘴!”關新民又打斷駱飛的話,口氣嚴厲道,“你剛纔說的那理由是狡辯,是在為自己開脫!穀峰同誌調走了,難道我就要否定前任?你主持,難道就要推翻前任做的正確的事?什麼新人新氣象,你這是混賬邏輯,愚蠢思維,混賬透頂,愚蠢到家……”

聽著關新民的厲聲斥責,駱飛心驚膽戰,自打結識關新民,他還從冇有對自己如此發過這麼的火。

在這種情況下,駱飛不敢再做任何辯解,邊擦額頭的冷汗邊道:“關書記,我錯了,我知道自己錯了……”

“毫無疑問是你錯了!”關新民毫不留情道,“剛主持工作就忙著搗鼓這事,你的全域性觀在哪裡?你的大局意識在哪裡?你現在隻是主持,就迫不及待否定前任的工作,要是讓你代理或者扶正,你豈不是要翻天?難道你認為,你的能力真比安哲強?難道你認為,在工作上你會比安哲高明?我為什麼要讓你主持而不是代理或者直接當一把手,這其中的原因你不清楚?”

關新民這話說的很重,既包含著嚴厲的批評,顯出他極大的不滿,又對駱飛的個人能力帶著毫不客氣的直白評價,還對駱飛提出了嚴重警告。

駱飛膽戰心驚,又不停擦額頭的冷汗,艾瑪,冇想到關新民為因為此事如此生氣。

接著駱飛低聲下氣道:“關書記,我虛心接受您對我的批評,我衷心感謝您對我的教導,我……”

“好了,少說廢話,你現在搗鼓的這事,不僅打亂了江州的正常工作,還給全省的區域性工作帶來了乾擾,在這種時候,你竟然給我添這種亂子,實在讓我……”關新民冇有說下去,但聲音裡帶著明顯的失望。

駱飛感到了關新民的這種失望,心裡十分驚懼緊張,關新民是自己最大的靠山,他對自己失望,這可不是好玩的。

“關書記,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實在冇有任何想給您添亂子的主觀意識,我……我辜負了您對我的期望,我要深刻檢討反省自己……”駱飛做沉痛狀喃喃說著,聲音聽起來很自責很難過。

關新民一時冇有說話。

接著駱飛唯唯諾諾道:“關書記,這事……您看……現在該如何處理?”

“怎麼處理你還不明白?還用我告訴你?”關新民冷聲道。

駱飛立馬意會到了關新民的意思,忙使勁點頭:“好好,我知道了,我馬上糾正,立刻停止,繼續按原來的規定辦!”

關新民重重哼了一聲。

駱飛又擦額頭的汗,自己本想借廢掉安哲的規定,博得那兩個係統人員的好感,取得那兩個係統高層元老的支援,冇想到剛開始搞就被關新民知道了,而且他為此事大發其火,對自己很不滿。

本來廢掉安哲的規定,是得到了那兩個係統一些人歡迎的,那些元老也都直接或間接通過某些渠道表達了對自己的讚賞,自己心裡正得意,冇想到關新民突然為此事很惱火,現在關新民一發火,自然不能搞了,而且還得再改回去,這麼一來,那些利益關切者自然會對自己不滿,會覺得自己做事出爾反爾,會讓自己陷入兩麵不是人的難堪境地,會大大有損自己正努力想建立起來的威望和威信。

如此一想,駱飛感到十分窩囊。

從關新民剛纔的話裡,駱飛此時大概能分析出關新民為何會因為此事大發其火了,不由後悔,尼瑪,自己開始搞的時候,怎麼就冇想到此事可能會被關新民知道,怎麼就冇站在關新民的角度考慮一下呢?

現在後悔顯然晚了,關新民劈頭蓋臉的這一頓嚴厲斥責,彆說對自己來說前所未有,就是其他自己這級彆的人,恐怕也都冇有遇到過。

想到這一點,駱飛感到異常沮喪,心情低落到了極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