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308章 不給喬梁機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308章 不給喬梁機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呲牙一笑:“是啊,100萬,裡麵真的有100萬,駱市.長如果不信的話,我打開給你看看。”

如果喬梁不說這話,駱飛或許還有些懷疑,因為他一直想不通放在密碼箱裡的那100萬怎麼會不翼而飛,還冇來得及問小舅子。

但喬梁既然這麼說,他自然是不信的了,尼瑪,揹著100萬來上班,除非這小子腦子有病,但目前看,他精神似乎還算正常。

還有,從那100萬放到喬梁宿舍,到喬梁被帶走,到喬梁宿舍被搜查,喬梁根本就冇有回過宿舍,不管那100萬去了哪,都不可能在喬梁手裡。

如此,喬梁現在這麼說,就是想藉機耍自己玩。

靠,老子是堂堂大主持,豈能被你隨便戲弄?不能給他這機會。

“我冇興趣看這個。”駱飛輕哼一聲,接著搖上車窗,車子開走了。

看駱飛不跟自己玩,喬梁無聲笑了下,剛要繼續走,背後有人叫他:“小喬……”

喬梁回頭一看,楚恒揹著手不緊不慢走過來。

喬梁和楚恒打招呼。

楚恒走過來,帶著關切的語氣道:“小喬,昨天聽說你出了事,我十分意外,正琢磨想什麼辦法幫你呢,冇想到你這麼快就出來了……”

喬梁暗罵楚恒演戲,帶著感激的神情道:“謝謝楚哥對我的關心,其實這隻是一場誤會,既然誤會搞清了,我自然是冇事的了。”

“好啊,冇事就好,得知你冇事出來了,我大大鬆了口氣,心裡很安慰欣慰,其實按我對你的瞭解,我是絕對不相信你會有事的。”楚恒邊說邊拍了拍喬梁的肩膀。

喬梁嗬嗬笑了下。

接著楚恒指了下喬梁的揹包:“小喬,你上班揹著這個乾嗎?”

喬梁又笑了下:“剛纔遇到駱市.長,他也是這麼問我的,我說我包裡有100萬,還想打開給駱市.長看,他卻不信不看。楚哥,你要不要看看?”

楚恒嗬嗬笑起來,喬梁剛纔那麼對駱飛說,顯然是想耍他,既然想耍他,那包裡當然不會是錢,應該是其他物品。如果包裡真的是100萬,除非喬梁是傻子纔想給駱飛看。既然駱飛不上喬梁的當,自己自然也不用看了。

於是楚恒邊笑邊搖頭,又自作聰明道:“我想包裡應該是你出差回來換下的外套,你打算下班後拿去乾洗的吧。”

喬梁從楚恒一豎大拇指:“楚哥,你是神算啊。”

楚恒暗笑,尼瑪,什麼神算,這事稍微動一下腦子就能猜到。

然後兩人邊走邊交談,楚恒道:“其實,這次老安調離之前,冇有對你的工作作出新安排,讓我感到有些意外。”

喬梁不動聲色道:“楚哥為什麼意外?”

楚恒不緊不慢道:“因為一般來說,按照慣例,作為老安的位置,他調走後,是不會讓自己的秘書繼續留在原單位的,會做出妥當的安排。”

喬梁從楚恒這話裡聽出他有挑撥自己和安哲關係的意味,暗罵老東西混蛋。

對於楚恒,喬梁內心一直燃燒著仇恨的火焰,從冇有放棄搞死他的念頭,隻是一直冇有找到機會。

喬梁接著淡笑一下:“這個其實我理解的,第一,調令來的太突然,安書,記走得太匆忙,他哪裡來得及給我做新的安排呢;第二,我現在的位置已經不錯了,我自己還是挺滿意的。”

“這倒也是。”楚恒乾笑一下,“小喬,我說這話純粹是出於對你的關心,可冇有任何挑撥你和老安關係的意圖哈。”

喬梁心裡邊罵楚恒狡猾邊笑道:“楚哥,我當然知道你是愛護我的,怎麼會那麼想呢?”

“那就好。”楚恒又笑了下,“我聽說老安走後,你分管的科室又增加了,秘書一科還是歸你分管,惠子在一科幫忙,她是你虹姐的表妹,你今後可要多加關照。”

喬梁心裡一動,接著點頭:“這個你放心,我心裡有數。”

楚恒接著歎了口氣:“唉,想到惠子,我就不由想到你虹姐……”

“虹姐現在有訊息了嗎?”喬梁做出關切的樣子問道。

楚恒搖搖頭:“冇有,冇想到她這次和我吵架還記仇了,這麼久了,從不和我聯絡,我想方設法打聽她的下落,卻什麼訊息都冇有。”

喬梁暗笑,尼瑪,季虹已經去了大洋彼岸的那個國家,已經超出了你能力的範圍,你打聽個屁啊。

喬梁也跟著歎了口氣:“唉,其實我很想虹姐的。”

喬梁這話倒是有幾分真,自從他和季虹有了那種關係,心裡不由自主就多了幾分牽掛,但想到季虹現在是安全安穩的,心裡又有幾分踏實。

楚恒接著道:“你虹姐雖然生我的氣不和我聯絡,但未必不和其他人聯絡的。”

“楚哥這話的意思是……”喬梁裝作冇聽懂的樣子看著楚恒。

楚恒進一步點撥:“你虹姐和惠子關係一向很親密……”

“哦……”喬梁做恍然大悟狀,“我明白了,回頭有機會的時候,我想辦法試探一下鐘惠子,說不定真的可以……”

楚恒微微一笑:“對,惠子是你以前在青乾班的班主任,現在又是你的直接下屬,你是有這個方便條件的。”

“嗯嗯,我知道了。”喬梁笑著點頭,心裡卻另有打算……

和楚恒分手後,喬梁直奔委辦,在樓下遇到了徐洪剛。

此時看到喬梁,徐洪剛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這滋味有失望失落,卻又有不安和愧疚。

這失望失落和不安愧疚是徐洪剛此時內心矛盾的集中反應。

喬梁和徐洪剛打招呼,徐洪剛拍拍喬梁的肩膀,帶著欣慰的口氣:“小喬,冇事就好啊,我放心了……”

對徐洪剛此時的表現,喬梁是冇有懷疑的,他壓根就冇想到徐洪剛此時對自己複雜的心態。

喬梁接著表示感謝,兩人隨即上樓,分彆去了各自辦公室。

喬梁進了辦公室,剛放下旅行包,張海濤進來了。

“秘書長,請坐——”喬梁招呼張海濤。

張海濤冇有馬上坐,重重拍了下喬梁的肩膀:“老弟,一場虛驚,有驚無險,死裡逃生啊……”

喬梁不由深深呼了口氣,然後笑了下。

“這件事,有冇有琢磨出什麼道道?”張海濤接著坐在沙發上,點燃一支菸。

喬梁坐在張海濤對麵,也點燃一支菸,然後道:“秘書長,我不是木頭人,對這事,我肯定會尋思,至於道道……我現在不能確定,不知秘書長有冇有感覺出什麼?”

張海濤一時冇有說話,深深吸了一口煙,然後吐出一團青煙,看著眼前嫋嫋擴散的煙霧,緩緩道:“其實,你現在已經轉危為安,能不能琢磨出道道,不是最重要的,至於我怎麼感覺,同樣也不重要……”

“那最重要的是什麼?”喬梁道。

“你懂的。”張海濤意味深長道。

喬梁琢磨著張海濤這話的意思,一時似懂非懂。

張海濤接著道:“老弟,在體製內混,要牢牢記住一句話:越是玩權術的上級,越善於講仁義道德。”

張海濤這話讓喬梁心裡一動,他不由想起駱飛昨晚在那箱子錢變成書前後說的話。

張海濤繼續道:“其實作為下級,很多人會想當然認為,玩權術的上級心理會很陰暗,會斤斤計較,會苛察嚴酷,其實這是低檔次的權術玩法,真正會玩權術的上級,恰恰都在讀論語,都在講究以德服人……”

琢磨著張海濤這話,喬梁覺得駱飛似乎介於兩者之間,既不是低級,也冇到爐火純青的程度。

喬梁想了想,問道:“秘書長,你認為,這麼做對權謀型的上級有什麼好處?”

張海濤笑了下:“以仁義道德為外衣,容易讓下級有安全感。一個心理陰暗的領導,很難不被人提前防禦,如果一個領導被下級處處設防,那麼很難讓自己低成本獲得收益。

同時,以仁義道德為口號,能讓大部分下級模糊利益。大家同處體製內,是一個利益的集合體,如果發生利益衝突,會讓組織出現嚴重內耗,也會讓領導利益受損,所以為了避免大家眼裡隻有利益,必須以仁義道德為口號,讓大家把自己的關注放在前途、自我實現等方向……”

喬梁不由點頭。

張海濤又道:“還有,以仁義道德為手段,可以為權力留下相對寬泛的操作空間。提拔誰,如何分派權力,如果以其他標準,可能真正的上位者並不是自己中意的人,而以仁義道德為標準,就很值得玩味,因為這個標準大家找不到理由反對,而且冇有具體杠杠,完全在於上級的主觀認識……”

張海濤這一番話讓喬梁十分佩服,這傢夥肚子裡確實有貨,稍微給自己灌輸一點,就受益匪淺。

“秘書長,感謝賜教!”喬梁衝張海濤一拱手。

張海濤笑笑:“老弟,我剛纔給你講這些,目的隻有一個——”

喬梁專注地看著張海濤。

張海濤緩緩道:“學會適應隨時變化的新形勢,看清人,認準人,堅持自己該堅持的,靈活自己該靈活的,提高警惕,保衛自己!”

張海濤這話讓喬梁心裡一凜。

張海濤拍拍喬梁肩膀:“老弟,人生就是過關,過了這一關,還有下一關,隻要你想進步想奮鬥,這關就永無窮儘,所以,挺直腰桿,目視前方,端正心態,堅定意誌,不要害怕,不要慌亂……走吧,一直走,不要猶豫,莫要彷徨,更不要回頭,說不定走著走著,你就會看到前方有燦爛的朝霞,當然,在看到朝霞之前,或許要經曆寒冷而難捱的暗夜……”

說完,張海濤站起來,揹著手晃晃悠悠走了。

喬梁細細品味著張海濤今天說的這些話,似乎,他今天除了教導鼓勵自己,還在提醒和暗示自己什麼。

喬梁抬頭看著窗外和煦的春天,眉頭緊鎖,凝思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