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284章 安哲深鞠一躬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284章 安哲深鞠一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辦公樓前的路兩邊站烏壓壓滿了人,都是委辦和大院其他部門的工作人員,大家得知安哲下午要離開,都自發出來送彆安哲。://

看著綿綿細雨中默默站立的這些工作人員,安哲的眼睛濕.潤了。

駱飛出來一看,也愣住了,臥.槽,這是什麼陣勢?這陣勢是要乾嘛?誰讓他們來的?誰發動的?

駱飛心裡感到惱火,但又不能表現出來。

安哲輕輕呼了口氣,接著緩緩下台階,喬梁忙打開傘,剛要給安哲撐,突然旁邊有人伸手,一把把傘拿了過去。

喬梁轉頭一看,是耿直。

任泉出事後,耿直以陽山縣.長的身份主持全縣的工作。

“喬主任,我來給安書.記打傘!”耿直說著舉起傘,跟著安哲走下去。

耿直這個舉動讓喬梁大為感動,他這麼做,分明是在表明自己的某種心理和態度。

看到耿直這舉動,駱飛的眼神微微有些發冷,尼瑪,你耿直是安哲提起來的,現在安哲要走了,你如此做,擺明是藉此表達對安哲的感情,和對安哲被調走的不滿。

“耿縣.長,好樣的。”這時尤程東冒出一句。

駱飛又斜眼看了一下尤程東,這傢夥此時如此說,顯然也是在表明自己的某種態度。

尼瑪,尤程東和耿直這麼做,似乎冇有把自己放在眼裡啊。

駱飛暗暗發狠,行啊,這兩個主動冒頭的安哲殘餘,你們給老子等著,早晚找機會收拾了。

安哲冇有回頭,走下台階,緩緩往前走著。

耿直撐著傘緊緊跟著,喬梁跟在後麵。

在迷濛的細雨中,安哲緩步前行,路兩邊的工作人員都沉默地看著他。

安哲繼續緩步前行,在通往大院門口的路兩邊,都站著大院裡的工作人員,大家都自發出來給他送行。

安哲表情肅然,邊走邊看著這些帶著不捨目光的工作人員,心中感慨萬千,心潮起伏澎湃,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裡路雲和月,當初自己帶著廖穀鋒的重托和殷切期望,躊躇滿誌來到江州,本想大乾一番事業,為自己的仕途生涯創造新的輝煌,為江州的發展奉獻自己全部的光和熱,可是,冇有想到,事與願違,自己卻中途折戟,卻要如此這般離開江州。

壯誌未酬啊!

在濛濛細雨中,安哲緩步走著,他知道,自己此次離開,將再也不會回到江州,回到這無限熱愛的江州。

安哲心裡湧起一股悲壯和悲涼。

跟在安哲身後的喬梁,看著眼前這震撼而感人的場景,心裡有一股想哭的衝動,不知不覺,他的視線有些模糊,不知是雨水還是淚水濕了他的眼睛。

終於走完這漫長而難忘的送行曆程,到了大院門口,安哲轉過身,麵色沉肅,深深凝望著大家,深深凝視著這熟悉的大院和辦公樓……

片刻,安哲深深鞠了一躬。

然後,安哲直起身,抬起手,緩緩而有力地衝大家揮了兩下。

安哲這揮手,既是在揮彆江州揮彆大家,也是在揮彆自己仕途中的一個重要階段。

然後安哲深深看了耿直和喬梁一眼,接著轉身走向車子,上車,離去。

看著車子消失在雨霧中,喬梁怔怔站在原地,不知是雨水還是淚水,臉上掛滿了水珠。

安哲就這樣離開了江州。

安哲走了,等待喬梁的會是什麼命運?

對於這個,此時喬梁不知道,也不願去想,此時他的思維有些麻木,麻木中充滿了迷茫和惆悵,還有巨大的失落。

安哲離開江州後的第二天,駱飛正式開始了他的主持生涯。

同一天,喬梁也正式結束了自己為期不長的秘書生涯。

早上,喬梁剛上班,張海濤把喬梁叫到辦公室,告訴他,根據工作需要和委辦副職分工的安排,喬梁不再隻分管秘書一科,把秘書二科和稽查科也調整為他分管。

這是張海濤職權範圍內可以做的事,調整委辦副職的分管範圍,這種事不需要給駱飛彙報。

如此,在委辦各位副主任裡,喬梁成為分管內容最重要的一位。

雖然喬梁在委辦各副主任裡排名最後,但因為分管的這些內容,無形中凸顯了他的重要性。

此時,張海濤做出這安排,似乎彆有深意。

喬梁隱約感覺,張海濤這麼做,似乎跟昨天安哲和張海濤的單獨談話有關,似乎,安哲在離開之前,委托給張海濤一些和自己有關的事。

安排完分工,張海濤對喬梁道:“老弟,自古以來,官場都是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官,老大離開江州是早晚的事,隻是提前了而已,而你,作為老大的秘書,也不可能永遠跟在他身邊,早晚你是要獨自闖蕩獨自麵對未來的,凡事有利有弊,任何事情都有矛盾的兩方麵,你現在需要做的,是儘快調整心態轉變思維,儘快適應並進入新角色。”

喬梁點點頭:“秘書長,我會的。”

張海濤接著道:“雖然老大走了,但他在江州留下了無法抹去的重彩,你,我,江州老百姓,都會深深記住他,凡是過去的,都可以稱之為曆史,我相信曆史是公正的,曆史終將會對老大做出實事求是的客觀評價,江州人民心裡也都有一桿秤……”

張海濤這話讓喬梁心潮起伏。

張海濤繼續道:“其實你心裡也應該清楚,有些事,老大是無奈的,在官場的洪.流中,在強大的上級麵前,作為下屬的能力和能量都是有限的,很多時候,你既然不願趨炎附勢,那就隻能隨波逐流,或者說接受雖然不情願但又不得不服從的現實,這就是體製真相,這就是每個人都無法逃避的或殘酷或冷冰的現實。

這種真相和現實,對老大是如此,對你我也是如此,對體製內的所有人都是如此。老大從政界轉道商界,這對他是一個新的開始,我換了一個頂頭上司,或許也要麵臨一些新東西,而你,以你之前的身份和現在麵對的情況,下一步會怎麼樣,目前無法做出明晰的判斷,我現在能做的,隻能是儘最大可能……”

張海濤冇有說出後麵的話,但喬梁心裡明白,點點頭:“秘書長,你說的這些我懂,我很感謝你對我的好。”

“不要感謝我,其實你最應該感謝的是老大。”張海濤話裡有話道。

張海濤這話驗證了喬梁剛纔的猜想。

張海濤接著道:“老弟,雖然江州高層的钜變暫告一段落,但江州內部的熱鬨卻不會停止,甚至,剛剛要拉開序幕,值此風雨飄搖之際,我隻能做自己可以做到的,你同樣也是,有些事不是你我可以掌控的,我們能做的隻是按部就班乾好自己手頭的事情。

所以,我們必須要對現實保持著清醒的頭腦,對之後可能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不管前麵遇到多大的風雨和驚濤,都要保持冷靜,保持淡定而強大的心態,老弟,記住,天是塌不下來的……”

張海濤這話似乎是在暗示喬梁,雖然他儘力努力想保護喬梁,但他的能力也是有限的,下一步,在駱飛主持工作的情況下,很有可能會發生針對喬梁的什麼不測事情,換句話說,喬梁今後極有可能麵臨著一場無法避免的風暴。

此時,經曆了仕途生涯中這場大變局,喬梁的心情突然格外平靜,頭腦格外清醒。

雖然在這平靜和清醒中,喬梁的心裡還會有不安和忐忑,甚至緊張,但想起昨天安哲和自己說的那些話,聽著張海濤此時說的這些,他的心中不再迷茫和困頓,既然仕途無悔,既然決意要在這條路上走下去,那又何必要畏懼風暴和磨難,安哲曾經和自己說過,希望自己能做高爾基筆下勇敢的海燕,那麼,此時,或許到了這種時候了。

如果真的有災難,那麼,這也應該是對自己的考驗和磨練,隻有不斷在考驗和磨練中摔打,自己才能獲得真正的成長。

當災難來臨的時候,或許當時會沮喪懊喪,會被沉重打擊,但一旦挺過來,事後想想,或許這又是一種寶貴的財富。

而能獲得這種財富,或許應該感謝帶給自己災難的人,雖然對手並非好意。

如此想著,喬梁深深呼了口氣,尼瑪,既然風暴極有可能不可避免,那就來吧,讓暴風雨來地更猛烈些吧。

更多精彩搜尋並關注威/信/工/重/號:天下/亦客。

此時,隨著安哲的調離,委辦內外很多人都在關注著喬梁,關注他不可未知的前途和命運。

這些關注,有的是出於關心和愛護,而有的則反之。

得知喬梁分管的部門又增加了秘書二科和稽查科,有些人暗暗鬆了口氣,有些人則感到困惑和憤懣。

這鬆氣的人有鐘惠子和孫永,這困惑和憤懣的人有薛源。

其實不管是鐘惠子、孫永還是薛源,他們的鬆氣和憤懣都是暫時的,畢竟他們的資曆太淺,很多事都還想不通看不透。

薛源此時還感到惱火和沮喪,他做夢都冇有想到,安哲會一夜之間突然調離,本來他盤算地很圓滿,要通過和小桃的關係博得安哲的好感,扭轉之前的被動和頹勢,但現在,隨著安哲的突然調離,如意算盤徹底落空,之前的努力都白搭了。

既然算盤落空,那自己自然無須再和小桃繼續這種關係了,本來自己就是在和小桃演戲,現在這戲剛剛開始就要落幕了。

薛源毫不猶豫做出了對小桃來說如雷轟頂的殘酷決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