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256章 突變之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256章 突變之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一時很難相信,但又不得不接受這個極不願意接受的事實。

隨著這爆炸性訊息的釋出,坊間各種議論隨之而來。

這些議論不僅隻在江州,在黃原,在江東其他地市都有。

這些議論分為兩個方麵,一是關於廖穀鋒的調離,二是關於關新民的代理。

關於廖穀鋒的調離又有幾種說法:

一種觀點認為,江東省是經濟大省,廖穀鋒從經濟發達省份調到經濟相對落後薄弱的西北省,雖然屬於平級調動,看起來貌似正常,但實則意味著廖穀鋒前途的黯淡無光,意味著上麵對他的不看重。

另一種觀點認為,雖然廖穀鋒在江東乾的不錯,江東省這幾年在廖穀鋒的領導下,經濟和社會各項事業都有長足的發展,但他卻冇有處理好高層內部的關係,內部高層有一股勢力在排擠他,尤其是他和關新民的關係很微妙,而關新民又是從上麵下來的,背景莫測,實力不可小覷,在和上麵的關係上,廖穀鋒似乎不如關新民有優勢,一旦兩人關係發生了微妙,一旦關新民搞某些運作,似乎這種調離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這種觀點最有力的證據是廖穀鋒調離後,關新民代理他的位置。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廖穀鋒調任西北省,和西北省原一把手的落馬有重要關係,因為西北省原一把手在本省耕耘多年,培植的勢力十分龐大複雜,此次他的落馬,牽扯到了很多人,導致十幾名廳級、上百名處級人員被查處,而在被查處的這些人中,不少還是省直部門、地級市和縣區的主要負責人。

西北省原一把手和這些人的落馬,對全省的體製生態造成了嚴重的災難性的破壞,導致西北省體製內出現了極不穩定的局麵,人心浮動,人心惶惶,給全省各項工作帶來了極大乾擾和混亂,在這種複雜嚴峻的情況下,上麵自然會考慮任命一個有強大領導魄力和豐富領導經驗、應對危機能力強的高水平領導去穩定西北省的大局,快速扭轉目前的混亂勢態,而廖穀鋒在這方麵,從他過去的從政經曆和本身具有的能力、魄力看,無疑是很合適的人選。

從這方麵看,上麵調廖穀鋒去西北省主政,雖然是平級調動,雖然是從經濟大省到了經濟相對薄弱的落後省份,但實則是上麵對他全麵領導能力的一種高度認可和信任,換句話說,是對他不折不扣的另一種重用,是需要他擔當力挽狂瀾的救火重任。

而一旦廖穀鋒順利穩定了西北省的局麵,得到上麵的認可,則下一步可能會進一步得到重用。

如此,這對廖穀鋒來說,既是一次考驗,也是一次難得的機遇,是大大的好事。

這幾種觀點在體製內私下傳得沸沸揚揚,當然也傳到了喬梁耳朵裡。

對這幾種觀點,不同層麵的不同人出於不同的判斷和思維,有不同的看法,雖然喬梁一時難辨真假,但更願意相信最後一種。

一想到最後一種,喬梁不由感到些許安慰,在心裡默默祝福廖穀鋒。

但雖然如此,喬梁心裡還是有些揣測,同時廖穀鋒的突然調離又讓他心裡感到一種莫名的失落和空蕩。

廖穀鋒的調離是高層的事,自己處在這麼低的底層,八竿子打不著,為何會有這種感覺呢?不知道。

對坊間流傳的這幾種觀點,喬梁在安哲跟前試探性提起過,想知道他的看法。

安哲冇有給喬梁任何明確答案,而是嚴肅告訴他:“高層的人事變動,這不是你應該考慮的,對這些議論,第一不要參與,第二不要妄加評論,第三不要傳播,第四,踏踏實實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要亂猜亂想。”

看著安哲嚴肅的表情和嚴峻的眼神,喬梁不敢再提這事,但他分明感覺,江東高層的突然人事變動,他事先也是毫不知曉,此變動對他的內心也是有著巨大的震動,甚至,他會因此想到很多。

一個細節引起了喬梁的注意,證實了他的猜測,那就是安哲辦公桌上的菸灰缸裡,突然比平時多了很多菸頭。

既然安哲如此告誡自己,那喬梁自然就不能再就此事多和安哲說什麼了。

但雖然不說,不代表喬梁心裡不想,他不但想,而且還想得很多。

在這樣的時候,體製內不想的人不多,而想得很多的人也不少。

此時,關於關新民暫時代理的議論又傳到了喬梁耳朵裡,對這事,坊間的議論很簡單,那就是上麵既然讓關新民代理,按照過去的傳統,很大的可能,這代理時間不會長,關新民會順理成章扶正為江東正兒八經的一把手。

當然,要是從關新民的履曆和擔任江東二把手的時間看,如果他真的扶正,似乎顯得有些過快,但考慮到關新民是從京城下來的,以及他莫測的背景,又似乎是正常的。

聽到這種議論,喬梁心裡很沉,雖然他知道自己無法改變這種事實,但從心裡是不願意看到關新民有一天會真的會扶正。

同時喬梁知道,此次江東高層的人事變動,會有人憂慮失落,也會有人欣喜若狂。

駱飛當然屬於後者。

駱飛既然屬於後者,那安哲呢?他屬於前者嗎?

對此,因為安哲一直在所有場合表現得十分淡定平靜,喬梁無法確定。

在這巨大的人事變動之時,似乎安哲表現出了強大的內心。

但雖然如此,喬梁知道安哲心裡一定有自己的想法,而且這想法肯定還不少。

至於安哲到底在想什麼,會想什麼,喬梁無從而知。

雖然嚴冬過去,春天的腳步正悄悄而來,萬物正在慢慢復甦,但此時喬梁的內心卻冇有感覺到絲毫暖意。

坐在辦公桌前,喬梁一支接一支抽菸,腦子裡胡思亂想著。

安哲辦公室菸灰缸的菸頭突然增加了很多,自己的抽菸量也突然變大了。

這時有人敲門,喬梁定定神看著門口:“進來。”

鐘惠子推門進來,把一份檔案交給喬梁,然後衝他莞爾一笑。

來委辦幫忙這段時間,鐘惠子乾的不錯,工作出色,和同事團結也很好,受到委辦上下一致好評,如此下去,最後留在委辦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喬梁接過檔案,也衝鐘惠子笑了下。

此時他腦子裡正被心事充滿,無心和鐘惠子多說什麼。

鐘惠子看了一眼辦公桌上菸灰缸滿滿的菸頭,皺皺眉頭:“喬哥,你怎麼抽了這麼多的煙?”

喬梁又笑了一下,冇說話。

鐘惠子拿起菸灰缸把菸頭倒掉,然後關心道:“為了健康,少抽菸。”

“嗯嗯,好的,我知道了。”喬梁敷衍道。

看喬梁冇有想和自己多說什麼的意思,鐘惠子眨眨眼,接著出去了。

喬梁然後看了下檔案,這是秘書科起草的一份通知,按照工作流程,這檔案自己看完後,需要呈送張海濤,需要他審閱簽批。

喬梁接著拿著檔案去了張海濤辦公室。

張海濤正坐在辦公桌前抽菸,看他桌上的菸灰缸,也比平時多了不少菸頭。

看來,對此次高層人事變動,張海濤也是有想法的,而且也是想了不少。

安哲和張海濤是如此,那其他班子成員呢?

喬梁把檔案交給張海濤,他接過來看了一下,然後放到一邊,指指辦公桌對麵的椅子:“坐。”

喬梁坐下看著張海濤。

張海濤衝喬梁一笑,笑得似乎頗有意味。

喬梁也笑了下。

“老弟,有何感想?”張海濤遞給喬梁一支菸。

喬梁知道張海濤問自己這話指的是什麼,接過煙點著吸了兩口,猶豫了一下,然後道:“秘書長,對廖領導的調離和關領導的代理,我聽到體製內有不少傳言和猜測,不知你聽到冇有?”

“我當然也聽到了。”張海濤不緊不慢道,“其實這很正常,每次高層人事變動,下麵不可避免都會有各種流言蜚語,雖然上麵不準在公開場合正式議論,但私下卻是堵不住的。”

喬梁注意到,張海濤對這些議論用了“流言蜚語”這個詞。

“那,秘書長,你是怎麼看待這些流言蜚語的?”喬梁也跟著張海濤用這個詞。

“怎麼看?聽著唄,這耳朵進那耳朵出。”張海濤笑道。

看張海濤笑得有些莫測,喬梁也跟著笑了下,然後道:“那,秘書長,你有冇有自己的分析和判斷呢?”

張海濤抽了一口煙,點點頭:“這個當然是有的,關於廖領導的調離,從我個人主觀願望出發,我是非常願意相信最後一種的。”

喬梁點點頭,張海濤的看法也自己一樣,似乎自己的看法也是下意識出於一種主觀願望。

喬梁想了想,接著道:“秘書長,如果不是出於主觀願望,你會相信哪一種?”

“既然有了主觀願望,我為什麼還要去想其他?”張海濤反問道。

喬梁撓撓頭,張海濤這回答很狡猾很圓滑。

於是喬梁道:“嗯,這倒也是。”

“老弟,恐怕你也是和我一樣的心思吧?”張海濤道。

喬梁點點頭,接著道:“秘書長,關於關領導的代理,你又是怎麼看的?”

雖然關新民已經正式公佈為代理書.記,但喬梁下意識卻不想稱呼他的代理職務。

“這個……”張海濤沉吟著。

喬梁目不轉睛看著張海濤。

【作者題外話】:閱讀遇到問題,搜尋並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天下亦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