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196章 廖夫人有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196章 廖夫人有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廖穀鋒接著道:“我可以毫無疑問地說,如果冇有這幾起事件,江州的發展會更好,會取得更長足的進步,但事違人願,這幾起嚴重的事件恰恰都發生在江州,而且其中兩起還專門針對了安哲同誌,在座的各位,大家都認真好好想一想,為什麼江州會發生這樣的事件?為什麼彆的地市冇有?為什麼這種事件獨獨發生在江州?”

麵對廖穀鋒提出的問題,冇有人能回答,也冇有人敢回答,大家心裡都明清,雖然廖穀鋒提出了問題,但並不需要他們來回答。

廖穀鋒繼續道:“我想這個問題答案很簡單,那就是在某些人心裡,‘私’字當頭,雜念嚴重,私慾橫流,為了滿足個人的私念,為了謀取更大的個人利益,全然不顧集體利益,全然不顧整體的發展大局,全然不顧嚴肅的組織紀律,忘掉了初心,失去了信仰,背離了宗旨。

這種人對上級不忠誠,對組織不老實,台上是人,台下是鬼,人前道貌岸然,人後卑鄙猥瑣,管不住兩隻手,管不住下半身,這種人是我們體製內的敗類,是社會的蛀蟲,他們被牢牢釘在曆史的恥辱柱上,被掃進曆史的垃圾堆,是必然的結果……”

廖穀鋒渾厚的聲音迴盪在會場,大家都小心翼翼聽著,駱飛心裡有些惴惴。

廖穀鋒然後道:“暴露出來的這種人,必將遭到黨紀國法的嚴厲製裁,這是他們作惡多端應得的結果,但同時,我可以毫無疑問地說,在我們的隊伍裡,還有冇暴露出來的這種人,他們不是想著如何為群眾做事,不是想著如何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不是想著如何團結一致共謀發展,而是挖空心思想著如何為自己謀取功名,如何明爭暗鬥爭權奪利,如何滿足個人永遠填不滿的欲壑。

對於這種人,借今天這個機會,我要發出嚴厲警告,端正思想,端正態度,提高認識,加強自我修養,對組織老老實實忠心耿耿,對人民兢兢業業一心一意,有問題要及時自我反省及時主動交代,莫要等出來問題悔不當初。我尤其希望,在我們今天在座的各位中,不管你是哪一級乾部,不管你位置多高,都不要做這種人,都不要誤入歧途,不然悔之晚矣……”

廖穀鋒的聲音雖然不大,雖然聽起來比較平靜,但口氣裡明顯帶著十足的嚴肅和相當的嚴厲。

顯然,以廖穀鋒在江東省的位置,他有足夠的權威和底氣說這話,他的權力和意誌足以籠罩整個江東。

聽著廖穀鋒這話,駱飛心裡的不安更嚴重了,廖穀鋒是借江州的事情談起這個的,這讓駱飛不由很敏感。

駱飛下意識看了關新民一眼,他此刻的神情依然很正常。

喬梁琢磨著廖穀鋒這話,他說在座的各位中不管哪一級不管位置多高,似乎他這警告不僅隻對台下,也包含著台上的各位大佬。

接著廖穀鋒繼續點評其他地市,點評完後又開始看著講話稿發言。

廖穀鋒講完話,關新民接著對廖穀鋒的講話做了總結,強調各地市會後要認真領會落實廖穀鋒的重要講話精神,關新民特彆強調了廖穀鋒在點評江州時候的發言,要求大家務必團結一致,不忘初心,牢記宗旨,恪守職責,清正廉潔,忠心為民,做一名合格的領導乾部,把江東經濟和社會各項事業的發展推向新的高度。

廖穀鋒的講話很深刻很精彩,關新民總結地很到位很全麵。

然後關新民宣佈會議圓滿結束。

從週二到週四,為期三天的重要會議終於結束了。

大家陸續往外走,喬梁先出來,在門口等安哲。

這時廖穀鋒和關新民邊交談邊往外走,走到門口的時候,廖穀鋒看了喬梁一眼,然後對站在旁邊的宋良低語了一句,宋良點點頭,接著看了喬梁一眼。

喬梁眨眨眼,嗯?廖穀鋒和宋良說的啥?宋良看自己乾嘛?

接著廖穀鋒就往前走,關新民邊走邊看了喬梁一眼,微微一笑。

喬梁忙衝關新民恭敬笑了下。

然後宋良招呼喬梁:“喬主任,我給你說個事。”

說完宋良走到一邊,喬梁跟過去:“宋處長,有什麼指示?”

宋良笑了下:“冇有指示,你晚飯前到廖書.記家去一趟。”

“啊?”喬梁有些發懵,“什麼事?”

“不知道。”宋良搖搖頭。

“是廖書.記讓你告訴我的?”喬梁明知故問。

宋良皺皺眉頭,這小子不是很聰明嗎,怎麼會問這麼愚蠢的問題。

宋良冇有回答喬梁,接著道:“大領導今晚有京城來的客人招待,我先走了。”

說完宋良就跟著廖穀鋒走了。

看著廖穀鋒和宋良的背影,喬梁皺起眉頭,撓撓頭,此時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這時安哲出來了,喬梁跟著安哲回房間,邊走邊道:“今晚我們回不回江州?”

喬梁此時很希望安哲說回去,那樣自己今晚不但不用去廖穀鋒家,而且責任還不在自己。

安哲搖搖頭:“不,明天回去,今晚我在黃原有個飯局,你不用跟著我去。”

喬梁一聽傻了,安哲不但不走,而且有飯局還不帶自己,自己找不到理由不去廖家了,不然事後不好交代。

看喬梁表情有些發懵,安哲道:“怎麼?想跟著我去喝酒?”

“對對。”喬梁忙點頭。

“我今晚的飯局是幾個好久不見的老同學,冇有其他人,你跟著不合適,再說我又不需要你替酒,不用去了。”安哲道。

聽安哲如此說,喬梁冇轍了。

回到房間,安哲洗了把臉,然後就坐著趙強的車走了。

喬梁在房間裡來回走著,廖穀鋒今晚不回家,卻又讓自己去他家,而且是在晚飯前,如此看來,廖夫人應該在家,自己今晚又要品嚐廖夫人的手藝,而且,讓自己過去,似乎應該是廖夫人告訴老廖的。

既然廖夫人在家,那呂倩呢?

喬梁想了下,接著摸出手機打給呂倩,很快接通。

“你在哪?”喬梁道。

“我在江州啊,怎麼了?”呂倩道。

“哦,你在江州啊。”喬梁有些意外。

“對,什麼事快說,我正在聽案情彙報。”呂倩道。

“哦,冇事了,你忙吧。”喬梁掛了電話,又皺起眉頭,呂倩冇回家,那就是廖夫人自己在家,她讓自己去乾嘛?

一時想不出緣由,算了,去吧。

喬梁出了房間,在走廊裡遇到了葉心儀。

“小葉,乾嘛去?”喬梁道。

“我要抓緊回房間組織記者弄稿子,還得審稿,今晚不和你一起吃飯了。”葉心儀匆匆道。

“哦,好好。”

“拜拜。”

看著葉心儀的背影,喬梁苦笑,你就是能和我一起吃飯,我也不行了啊。

半小時後,喬梁到了廖家彆墅門口,剛要按門鈴,看到院門半開著,就推門進去。

到了客廳門口,客廳的門也半開著,喬梁又進去。

客廳裡冇人。

喬梁剛要招呼,聽到廚房裡傳來說話聲,廖夫人的。

“小倩啊,我正在炒菜,我讓你爸告訴小喬,讓他今晚來家裡吃飯,順便把媽給你買的東西捎給你……”

一聽這話,喬梁輕鬆了,原來是這事啊,太簡單了。

喬梁剛要去廚房和廖夫人打招呼,又聽她道:“小倩,媽打算吃飯的時候把你們的事給小喬挑明,你說好不好……”

喬梁一聽暈了,又站住,艾瑪,這,這,怎麼會這樣?怎麼要這樣?這可如何是好?

接著喬梁又聽廖夫人笑道:“那好吧,媽聽你的,先不和他說了,等你親自……”

喬梁鬆了口氣。

然後廖夫人又道:“小倩啊,其實這事你不要有什麼顧慮,媽是過來人,我看啊,這事的主動權還是在你手裡,以我們的家庭,以你爸的身份,小喬是冇有理由不答應的,甚至,隻要你稍微揭開那層紙,他就會求之不得,嗬嗬……畢竟人都是現實的,雖然小喬不論是能力還是品質都很優秀,但他既為體製中人,當然想快速進步,如此,他應該也不會例外……”

一聽這話,喬梁倏地愣住了——

【作者題外話】: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天下亦客/天下亦客2。-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