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162章 季虹回來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162章 季虹回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張海濤道:“這重要因素就是她的另一個身份,這身份在水利局隻有大河一個人知道。”

“另一個身份?什麼身份?”喬梁更有興趣了,看著張海濤,“我可以知道不?需要對我保密不?”

“如果需要對你保密,我還會說這些嗎?”張海濤道。

張海濤之所以對喬梁說這個,是經過慎重考慮的,這和他決定帶喬梁參加今晚的飯局,出於大致相同的原因。

“謝謝秘書長的信任。”喬梁笑了下。

張海濤站住,看著喬梁緩緩道:“唐曉菲的另一個身份就是:她還是省水利廳主要負責人未過門的兒媳……”

“什麼?”喬梁吃了一驚,臥.槽,唐曉菲也太牛逼了,駱飛的外甥女就很厲害,竟然又加上了這個身份!

張海濤接著告訴喬梁,唐曉菲的這個身份,是他在擔任副市.長期間,和常大河一起去黃原出差的時候,在一個偶然的場合無意中聽到的,在江州,知道此事的除了唐曉菲的家人親戚,或許隻有他們倆。當然,駱飛作為唐曉菲的舅舅,毫無疑問知道。

據他們那次偶然聽到的資訊,唐曉菲的男朋友是她大學同學,其父為現任省水利廳一把手,男朋友畢業後在黃原工作,現掛職支援西部,而唐曉菲,因為其父母在江州,希望她留在身邊,於是就回了江州。

一旦知道了唐曉菲的這個身份,加上她是駱飛的外甥女,喬梁腦子裡所有的困惑都冇有了,這還用說嗎,以唐曉菲這雙重身份,張海濤不管內心裡是否喜歡她,表麵都會對她客客氣氣熱熱乎乎,而常大河,則更有這個必要,不但駱飛是他熱切想巴結討好的人,那未來的公公更需要搞好關係,那可是本係統業務指導單位的上級領導。

如此,唐曉菲能在水利係統如此耀眼,能得到大家眾星捧月般的抬舉寵愛,一點都不稀奇,一切都符合圈子裡不成文的規則,一切都符合在利益角度下被扭曲的常理。

如此說來,唐曉菲今後的前程毫無疑問一片光明。

本來知道了唐曉菲是駱飛的外甥女,喬梁就意外感慨,現在又知道了她這個身份,讓喬梁有些震動,是的,唐曉菲確實有傲慢傲氣的資本,這資本讓任何人不敢小瞧,這資本讓她足以對自己鄙視冷蔑,至於唐曉菲看自己眼神裡的厭惡,顯然是因為駱飛,顯然是因為駱飛把對自己的惡劣印象傳遞給了唐曉菲。

同時,喬梁又感動,唐曉菲的這個身份在江州是不公開的,而張海濤也是偶然機會聽到,他顯然知道這需要保密,卻告訴了自己,這說明瞭他對自己的高度信任,這信任太珍貴了。

喬梁帶著震動感動的表情看著張海濤。

看喬梁這表情,張海濤內心頗為感慨,在圈子裡,關係就是生產力,而在圈子裡錯綜複雜的關係中,最可靠最值得信任的,無疑是親戚關係,這比建立在利益基礎上的同事間的友誼要牢固深厚地多。

唐曉菲有和駱飛還有黃原那位未來公公的這種關係,無疑會給她的進步插上騰飛的翅膀,雖然她比喬梁年輕,雖然她目前的級彆比喬梁低,但如果她在某一天超過喬梁,一點都不讓人感到奇怪。

雖然唐曉菲目前是在水利係統,貌似和喬梁不搭界,但下一步就不好說了。

不知為何,下意識,張海濤就拿喬梁和唐曉菲比,下意識,他意識中的天平就不由自主偏向了喬梁這一邊。

此時,不管是張海濤還是喬梁,都以為唐曉菲的身份就是這樣,都做夢也冇有想到,唐曉菲還有另一個驚人的身份,這身份彆說在江州,就是在世上,知道的人都寥寥無幾。

同樣,因為唐曉菲的這個驚人身份,在喬梁今後的征途中,在本故事的後續中,她都會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角色,而且會牽出一係列不為人知的內幕。

這些都是後話。

這時天上開始飄起了雪花,雪終於來了。

張海濤衝喬梁一笑:“老弟,此事我隻告訴了你。”

喬梁深深點頭:“秘書長,我明白,我懂,非常感激你對我的信任,你放心,此事我不會告訴任何人。”

張海濤道:“夥計,你應該這樣說:此事如果冇有十分的必要,你不會告訴任何人。”

喬梁眨眨眼:“秘書長,你的意思是……”

“老弟,以你的智慧,我的意思你應該很明白。”張海濤意味深長道。

喬梁看著張海濤一時不語。

張海濤拍拍喬梁肩膀:“這話還可以這樣說:此事如果十分必要,如果不會給你認為不應該傷害的人帶來傷害和損害,那麼,你可以告訴你認為合適的人。”

喬梁點點頭:“秘書長,我懂你的意思了。”

“或許你不僅隻應該懂我這句話的意思,還應該懂我告訴你這話的意思。”張海濤又意味深長道。

喬梁深深點頭。

“走吧,雪終於來了,我們來個雪中行!”張海濤道。

喬梁點點頭,和張海濤繼續往前走,雪花紛紛飄落,寒冷的雪夜中,喬梁感到一陣暖意,這暖意來自於張海濤對自己的信任和關心。

走在這樣的雪夜中,喬梁突然想起上次下雪自己和邵冰雨一起的情景,想起自己在風雪中唱的那首歌:總也喝不醉的酒,果然還是最辣心頭……

今晚自己和張海濤都喝了不少,雖然冇有醉,卻也有濃濃的酒意。

喬梁明白,張海濤和自己說的這些話,並不是一時衝動的酒後失言,他是一個說話做事極有分寸的人,在張海濤豐厚的閱曆經曆麵前,自己就像一本言簡意賅線條明朗的小人書。

快到大院門口的時候,張海濤和喬梁分手直接回家,喬梁獨自行走在風雪中,仰臉看著飛雪紛紛的深邃蒼穹,任雪花飄落在臉上,慢慢化為冰水。

此時,在濃濃的酒意下,想著今晚的飯局,想著張海濤告訴自己的,喬梁心中湧起陣陣感慨唏噓,又有一種莫名的悲愴和蒼涼。

心沉沉,人惆悵,是誰的過往,讓平凡中充滿迷茫;是誰的憂愁,抵住了不曾泯滅的理想。

一路走來,回望,留下的是這些年無人問津不堪回首的狼狽和滄桑,可是,又是誰給這條路灌注了奮鬥的希望?

歲月在無聲無息流淌,迷茫的心在踟躕中彷徨,在這紛飛的雪夜中,喬梁很想讓自己沉浸在酒精的麻醉中,什麼都不要去想,可是,閉上眼,卻又不由在紛繁雜蕪的塵世中思索,人生和奮鬥到底是什麼模樣人生的稚嫩、苦澀、濃烈,奮鬥的奔波、疲憊、沉浮,如春花開放如秋葉飄零,如夏日熱烈如冬夜寒涼,浮躁不安輾轉反側的心,此刻體味不出任何感覺。

在這種場景和心情下,喬梁感到了一陣麻木麻醉和簡單空白,仰天發出一聲長嘯……

這時手機資訊提示音響了,喬梁摸出手機打開資訊一看,身體頓時一顫,心倏地一緊……

【作者題外話】:歡迎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天下亦客,也可以加作者微信好友:yike000724。-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