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126章 原來真有這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126章 原來真有這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看廖穀鋒皺眉頭,邵冰雨不由又為喬梁擔心,有些緊張地看著廖穀鋒。

廖穀鋒瞪眼看著喬梁:“小子,我看你鑽到錢眼裡了,我簽的字,憑什麼平分?至少應該三七開,我拿七,你拿三。”

喬梁點點頭:“好吧,從了你便是。”

邵冰雨更暈了,臥槽,廖穀鋒竟然順著喬梁的話說,他們一起無厘頭,喬梁竟然說要從了廖穀鋒,天哪,亂了,全亂了。

安哲這時道:“見者有份,我和小邵也要瓜分一塊蛋糕纔是,何況小邵是寫稿人。”

邵冰雨忙擺手:“彆了,你們分吧,我不參與。”

廖穀峰和安哲都笑起來,喬梁也笑。

邵冰雨冇笑,她此時很頭大很發暈。

然後安哲看著廖穀鋒:“您明天打算怎麼安排?”

廖穀鋒道:“明天我要去正泰集團看看,人家這次做了大好事,卻無緣無故被牽扯進來,被硬潑了一大盆臟水,作為我們來說,實在心裡有愧。”

安哲點點頭:“是的,這次的風暴,實在對不住正泰集團。”

廖穀鋒道:“那帖子裡不是說你給正泰集團站台擂鼓嗎,這次我親自去站台擂鼓,讓大家都看看,好好看看……”

說這話的時候,廖穀鋒的口氣有些激憤。

聽廖穀鋒明天要親自去正泰集團,喬梁有些激動,又振奮。

邵冰雨也感到很欣慰。

然後喬梁和邵冰雨出來去了宋良房間,把稿子給了宋良,宋良看廖穀鋒簽了字,放心了,三人一起下樓發傳真。

發傳真前,宋良給程敏打了電話,告訴他這稿子是廖穀鋒簽了字的,一個字都不準動,明天在頭版頭條發出來。

雖然宋良級彆比程敏低,但程敏自然是要照辦的。

宋良發完傳真,邵冰雨接著給江州日報發了傳真,然後給值夜班的羅陽打了電話,讓他安排在明天頭版頭條發出,和江東日報同步。

一聽是這種稿子,羅陽自然不敢怠慢,痛快答應著。

然後宋良和他們分手,直接上樓。

邵冰雨看著喬梁:“我們現在走?”

喬梁搖搖頭:“我老大還在大領導房間裡呢,我這會不能走,先等會,好不好?”

邵冰雨看看外麵,狂風漫卷著雪片在飛舞,在這種惡劣天氣下,自己一個人回去還真有些發怵,就點點頭。

兩人接著去了大堂,麵對麵坐在沙發上。

邵冰雨看著喬梁:“剛纔在大領導房間,你膽子夠大。”

“隻有膽子大嗎?”喬梁得意道。

“你說話還很放肆,奇怪,大領導怎麼能容忍你這樣?”邵冰雨困惑道。

“我不是說了,再大的領導也是人,開個玩笑,讓大領導放鬆一下身心,這不是很好?生活儘量放輕鬆嘛。”喬梁道。

邵冰雨撇撇嘴:“這種無厘頭的玩笑,也就隻有你能開出來,我想,換了其他任何一個人,都不敢。”

“有這可能。”喬梁認真點點頭,“你還應該覺得,能逗你笑能讓你快樂的男人,除了我,其他人任何人都做不到。”

邵冰雨忙擺手:“彆往我身上扯。”

“我扯你身上哪裡了?”喬梁一瞪眼。

邵冰雨頓時語塞,尼瑪,這傢夥偷換概念,腦子反應夠快的。

邵冰雨隨即預感,再和喬梁扯下去,很可能他很快又要調戲自己。

正在這時,呂倩忙完過來了。

邵冰雨鬆了口氣,好歹來了個墊背的。

呂倩坐在邵冰雨身邊,看著喬梁,隨口道:“我爸這會在乾嘛?”

一聽呂倩這話,邵冰雨頓時睜大了眼睛,呂倩怎麼問喬梁這話?

看邵冰雨這表情,呂倩頓時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一下有些慌亂。

喬梁不慌不忙道:“你爸和你媽正在家裡看電視,你爸正在喝茶,你媽正在唸叨你好久冇回家看他們了……”

“噗——”呂倩笑出來,輕鬆了,接著道,“你怎麼知道的?”

“我有千裡眼,能看到呢。”喬梁煞有介事道。

邵冰雨看著呂倩奇怪道:“你怎麼會問他這個問題?”

呂倩嘿嘿一笑:“這傢夥一直早我麵前吹噓能掐會算,我故意考考他的。”

“哦……”邵冰雨點點頭,這理由比較合理。

這時安哲出來了,大家都站起來。

安哲看著喬梁:“我直接回家。”

“好的。”喬梁點點頭,既然安哲回家,那自己也就可以和邵冰雨一起走了。

安哲接著道:“廖書記剛纔問了我一組具體數據,我記不清了,記得你之前整理過這方麵的內容,你去給他彙報一下。”

一聽安哲這話,喬梁覺得應該是廖穀鋒要單獨召見自己,因為當著邵冰雨的麵,安哲故意找了個理由。

喬梁忙答應著。

然後安哲直接回家,喬梁讓邵冰雨再等一會,邵冰雨答應著,看喬梁上樓,自己繼續和呂倩閒聊。

喬梁去了廖穀鋒房間,推門進去,廖穀鋒正揹著手站在視窗看著外麵紛紛揚揚的雪夜。

喬梁輕輕咳了一聲,接著廖穀鋒轉過身,看到喬梁,招招手:“小喬,過來,剛纔我問了安大人一組數據,他記不清了,說你應該知道……”

“啊……”喬梁微微張開嘴,本以為這是安哲找的藉口,原來真有這事。

“啊什麼啊?”廖穀鋒說著坐下。

喬梁笑了下,坐到廖穀鋒旁邊:“我本以為……”

喬梁冇有說下去,知道廖穀鋒能聽明白自己的意思。

廖穀鋒似笑非笑看著喬梁:“你本來以為的事情多了,但很多事情,並不像你以為的那樣,你以為的始終隻是你以為的,你以為到的,並不一定會發生,你以為不到的,卻往往會出現。”

“您這話有道理。”喬梁點點頭,“您是要問哪方麵的數據?”

“我現在突然不想問了。”廖穀鋒道。

“為什麼?”

“因為你來了。”

喬梁眨眨眼:“您這話似乎彆有味道。”

“那要看什麼樣的人帶著什麼樣的心情和心境去意會去體會。”廖穀鋒意味深長道。

喬梁點點頭:“莫非您剛纔問我老大那組數據的用意是……”

廖穀鋒微微一笑,接著道:“你說安哲是你老大,那我是你什麼?”

喬梁想了下:“你是我老大的老大,是超級老大。”

“隻是這個?”廖穀鋒道。

“這個還不滿足?您還想什麼?”喬梁道。

“我……”廖穀鋒沉吟了一下,“不知道。”

“既然您都不知道,那我更不知道。”喬梁乾脆道。

廖穀鋒嗬嗬笑起來:“你個鬼精鬼精的小子……”

喬梁也跟著嗬嗬笑起來,笑得似乎有些傻。

接著廖穀鋒道:“我今天突然來江州,你覺得意外不?”

“意外。”喬梁點點頭,接著又道,“其實很多人都意外。”

“那你認為,我此次來江州是為何?”廖穀鋒接著道。

“我認為很簡單,主要是來看您寶貝女兒的,順帶見了下大家。”喬梁道。

“嗯。”廖穀鋒點點頭,“此刻你的認為我很滿意,此刻你的認為,我認為除了你,冇有人會這麼認為。”

喬梁嘿嘿笑起來:“呂倩正在大堂,待會我叫她來見您。”

“要的。”廖穀鋒點點頭,接著道,“這幾天你過得如何?”

“很刺激。”

“隻是刺激?”

“對,不過我這刺激裡包含著起落迷茫困惑和興奮振奮。”

“此刻你的心情如何?”

“此刻……”喬梁斟酌了一下,“此刻我突然很平靜。”

廖穀鋒點點頭:“這就對了,這符合一個年輕人麵對突發事件的心理過程,其實此刻我也很平靜。”

喬梁想了下:“其實我覺得,您自始至終一直很平靜。”

“怎麼感覺出來的?”廖穀鋒不動聲色道。

“從一些細節和直覺感覺出來的。”喬梁道。

“嗬嗬……”廖穀鋒笑起來,“小子,我發現你麵對比自己級彆高很多的人,越來越從容自如了。”

喬梁也笑了下,接著道:“這倒也不是,隻是因為和您比較熟了,加上您又平易近人……其實昨晚關領導接見我的時候,我還是很緊張很拘束的。”

喬梁是故意藉著這話頭說出關新民昨晚召見自己的事情的,他覺得有必要讓廖穀鋒知道。

聽了喬梁這話,廖穀鋒眼皮微微一跳。

看廖穀鋒眼皮跳,喬梁立刻斷定,安哲冇有和廖穀鋒提起這事。

至於安哲為何冇說,喬梁此時無法揣測安哲的心思,但他覺得自己說對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