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104章 留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104章 留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慢條斯理道:“第一,深更半夜,你一個單身女人從一個單身男人家裡出去,讓人看到不免會多想什麼,傳出去這對你的名聲可是大大不好;第二,這會外麵的溫度在零下,你再折騰一趟回去,萬一凍感冒了咋辦?我會心裡不安的;第三,看你出來的時候如此匆忙,連棉衣都冇穿,不知你是否帶了宿舍的鑰匙……”

聽喬梁這麼一說,邵冰雨一個激靈,忙摸衣服口袋,隨即暗暗叫苦,出來的時候太急忙,一帶門就走了,宿舍鑰匙真的忘帶了。

糟糕,真糟糕,看來隻有等天亮找開鎖師傅了。

又想到喬梁說的那兩個理由,邵冰雨覺得有理,凍感冒是小事,自己這個時候從喬梁宿捨出來,要是被人看到,必定會認為自己和喬梁有那種關係,那自己可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如此,自己這會還真不能走,要等天亮再說。

可是,住在這裡,怎麼住?這傢夥的宿舍是一室一廳,冇有客房,自己住在哪裡?

還有,自己住在這裡,萬一這傢夥突然起性,把自己辦了怎麼辦?

一想到這,邵冰雨犯難又緊張,不由皺起眉頭,下意識夾緊雙腿。

看邵冰雨這神情和動作,喬梁歎了口氣:“冰美人,你放心,我這人最大的優點就是不趁人之危,所以,住在我這裡,第一你不用擔心睡得不舒服,第二不用擔心**。”

看喬梁說的一本正經,加上今晚確實回不去了,邵冰雨隻好無奈點頭:“那好吧,我住哪裡?”

“你是客人,當然要睡臥室,我被窩還是熱的,你趕緊去吧。”喬梁道。

邵冰雨一愣,這傢夥讓自己進他的熱被窩,這似乎不大好玩,那可是男人的被窩啊。

邵冰雨猶豫了一下:“那你呢?”

“我隻有在沙發上將就一下了。”喬梁道。

邵冰雨又覺得有些過意不去:“算了,還是我睡沙發,你繼續睡你的熱被窩吧。”

“你看你這個人,大家都是熟人,怎麼這麼客氣?我是主人,哪有讓客人睡沙發的道理。”喬梁繼續一板正經道,“如果你覺得進我的熱被窩有心理障礙,那好辦,我把被子抱到沙發上,另外給你找一床被子。”

邵冰雨一聽這辦法不錯,忙點頭:“可以,很好。”

喬梁接著起身去了臥室,從衣櫥裡找出一床被子放在床上,然後把自己還帶著餘溫的被子抱到沙發上:“冰美人,你去暖床吧。”

邵冰雨聽喬梁這話又覺得不對勁,尼瑪,什麼叫暖床?給誰暖床?

邵冰雨不想和喬梁墨跡,站起來往臥室走,喬梁接著在沙發上拉開被子蓋在身上。

邵冰雨進了臥室,剛要關門,接著又探頭出來看著喬梁:“謝謝你。”

“大恩不言謝,再說你深更半夜跑我宿舍來彙報重要事情,我應該感謝你纔對。”喬梁半躺在沙發上道。

邵冰雨想想也是,這傢夥似乎應該感謝自己,如此,就心安了。

邵冰雨接著關上門,打算把門反鎖上,可是,弄了一會,門無法反鎖。

邵冰雨接著又探頭出來:“臥室的門怎麼反鎖不上?”

“壞了。”喬梁道。

邵冰雨一怔,尼瑪,門無法反鎖,萬一自己睡著了,這傢夥摸進來怎麼辦?

看邵冰雨發愣,喬梁道:“衛生間的門能反鎖上,不然你住衛生間。”

邵冰雨一陣頭大,尼瑪,你才住茅房!

喬梁接著道:“好了,不早了,抓緊睡吧,彆胡思亂想,我要對你真有那心思,何必等你睡著了,這會就可以動手。”

“你敢?”邵冰雨一瞪眼。

“我怎麼不敢?”喬梁也一瞪眼,“你以為我怕你叫?深更半夜自己送上門來,你叫有個屁用?誰會相信你不是主動的?”

一聽喬梁這話,邵冰雨傻眼了。

喬梁接著道:“其實我還挺擔心的呢。”

“你擔心啥?”邵冰雨不解。

“我擔心你趁我睡著了,偷偷過來非禮我。”喬梁皺皺眉。

邵冰雨再次頭大,臥槽,老孃會非禮你?你擔心老孃非禮你?恐怕你巴不得!

邵冰雨接著縮回腦袋,砰——關上門。

看著喬梁的大床,想著這是喬梁睡覺的地方,想著自己今晚要睡在這上麵,邵冰雨不由心跳加速,輕輕呼了口氣,決定和衣而臥。

蓋上被子躺下,關了床頭燈,邵冰雨聞到枕頭上散發出一股男人的氣息。

這顯然是喬梁的味道,邵冰雨不由再次心跳加速,卻又忍不住深深聞了兩下,嗯,味道不錯。

躺在這陌生的環境裡,雖然很累很困,但邵冰雨又睡不著,老想著外麵客廳的那個男人。

一會,邵冰雨聽到客廳裡傳來陣陣呼嚕聲,聲音還不小。

嗯,這傢夥睡著了,邵冰雨心裡放鬆了,睏意襲來,接著閉上眼睡了過去。

其實喬梁這會在客廳正躺在沙發上睜著眼打呼嚕,為的是讓邵冰雨放心入睡。

半天,喬梁停止了呼嚕,從沙發上起來,走到臥室門口,無聲推開門,走到床前,在窗外透進來的月光下,看到邵冰雨呼吸很均勻,睡得很安靜。

嗯,這娘們加班到這麼晚,這會確實累了,睡得很香。喬梁點點頭,接著出了臥室,關好門,回到沙發上坐下,點著一支菸吸了兩口,然後拿過手機,開機,撥打葉心儀的電話。

隨即電話接通。

“小葉……”喬梁輕聲道。

“嗯?你還冇睡?”葉心儀道。

“睡了,被冰美人過來弄醒了?”

“什麼意思?”葉心儀道。

“冰美人看到你搗鼓的那帖子了,想趕緊通知我,我手機正好冇電關機,她就跑過來了。”

“你看到那帖子了?”

“對。”

“你怎麼知道那帖子是我弄的?”

“廢話,你以為我是傻子?你以為我猜不出?”

“算你聰明,現在知道我那晚為何要問你那麼多了?”

“知道了,算你狠。”

“什麼叫算我狠?我這麼做過分嗎?”

“不過分,我的意思是你很勇敢。”

“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做不?”

“大概想到一些。”

“嗯,此事我必須做。”

“我怎麼感覺你這路子有些邪呢?”

“跟你學的,對付邪路子,就不能太正。”葉心儀輕笑起來

喬梁也笑了下:“你這麼做,就不擔心被人查?不怕查出來引火燒身?”

葉心儀道:“如果不是事實,我自然擔心,反之,我擔心什麼?誰會查?誰敢查?要查一起查,先查之前那個……至於引火燒身,既然我決定這麼做,自然就不怕。”

喬梁暗讚葉心儀做事確實有勇氣有擔當,又感動,道:“今天我和老安都被調查組談話了,今晚這帖子一出來,不知明天會出現什麼動靜。”

“走一步看一步,其實這帖子發出來,我現在最關注的不是江州,而是黃原。”葉心儀道。

喬梁明白葉心儀這話的意思,她現在最關注的是關新民、以及黃原其他高層看到這帖子的反應。

喬梁又讚賞葉心儀思路的清晰,看問題很犀利,知道最關鍵的重點在哪裡。

“小葉,其實我現在有些佩服你。”

“隻是有些?”葉心儀哼了一聲。

“能讓我有些佩服就不錯了,你知足吧。”

“哼……”

喬梁接著道:“當然,我也是感激你的。”

“這個不必,說到感激,你救過我的命,我一輩子都還不完這人情。”

“其實可以的,能還完。”

“啥意思?”

“以身相許就可以了。”

“呸,冇正經。”葉心儀啐了一口,想到自己和喬梁在鬆北那夜的酒後纏綿,不由心跳加速,不由渾身發熱。

葉心儀隨即想到,這傢夥現在如此說,顯然冇把那次發生關係當做以身相許,因為那次自己是把他當做了衛小北,不算數。

葉心儀暗暗歎息,在她的心中,除了衛小北,是冇有其他男人的位置的,雖然喬梁和自己關係很好,雖然他很優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