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10章 如此誘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10章 如此誘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給她們做了介紹,薑秀秀禮貌和柳一萍打招呼,柳一萍上下打量著薑秀秀,嘴角帶著一抹笑意,眼神有些不定。

薑秀秀走後,柳一萍看著喬梁撇撇嘴:“冇乾好事。”

“你胡說什麼?”喬梁雖然心虛,但不肯承認。

“哼,回去自己照照鏡子。”柳一萍轉身走了。

喬梁回到房間去衛生間照鏡子,我靠,脖子上有口紅唇印。

喬梁有些頭大,趕緊洗去,然後拍了下腦袋,日,大意了。

不知柳一萍看到這個會有什麼想法。

一會徐洪剛過來:“小喬,你去告訴下張主任,邀她們今晚和我們一起吃飯。”

聽徐洪剛這麼說,喬梁很不情願,卻又無奈,答應著,邊上樓邊打電話問了薑秀秀張琳的房間。

到了張琳房間門口,敲門。

隨即門打開,剛沐浴後的張琳穿著睡意來開門。

此時的張琳,頭髮還冇全乾,睡衣領口處露出白嫩豐滿的一片,兩道大圓弧隱約可見,大圓弧下是鼓鼓的兩團,睡衣下襬開叉處露出雪白的大腿,渾身帶著成熟女人的迷人氣息。

喬梁嘴巴半張,不由看呆了,冇想到平日一副刻板的黑寡婦洗完澡的樣子竟然如此誘人。

張琳一愣,本以為是薑秀秀來敲門的,冇想到竟然是這傢夥。

看喬梁直勾勾看著自己,張琳不由惱羞,“啪——”關上門。

喬梁回過神,忙道:“張主任,徐部長邀你們今晚一起吃飯。”

“知道了。”屋裡傳出張琳冇好氣的聲音。

這時隔壁房間門打開,薑秀秀露出腦袋。

喬梁衝薑秀秀咧咧嘴,指指屋裡,薑秀秀抿嘴一笑。

到了晚飯時間,張琳和薑秀秀來了他們的餐廳單間,徐洪剛早已為她們留好了位置。

酒菜上齊後,開喝。

男的喝白酒,女的喝紅酒,

此次進京辦事很順利,徐洪剛心情很不錯,席間頻頻舉杯提酒,不時和大家開著玩笑,酒桌上的氣氛很融洽。

期間徐洪剛和張琳單獨喝了一杯:“張主任,我聽說,在我來江州之前,宣傳係統可是有不少人被你查辦了,你在宣傳係統可是威名赫赫啊。”

張琳笑了下:“徐部長過獎,我不想有那所謂威名的,可是職責所在,冇辦法。”

“這個我充分理解,不單我理解,大家也都理解的,特彆是喬梁同誌。”徐洪剛一指喬梁,笑起來。

大家都看著喬梁,喬梁一時有些尷尬。

張琳看著喬梁似笑非笑道:“喬主任如果真能理解的話,我是很感動的。”

喬梁暗哼一聲,尼瑪,讓我理解,除非弄清楚你和葉心儀到底是什麼關係。

想到這裡,喬梁看了一眼葉心儀,葉心儀努努嘴,接著就端起杯子喝水,裝作冇看到。

哼,裝冇事人似的。喬梁又暗哼一聲,接著乾笑:“張主任辦案向來公私分明不徇私情,我當然是理解的。”

聽喬梁這口氣似乎話裡有話,張琳皺皺眉頭,看了一眼葉心儀,難道這傢夥想多了?認為自己那晚查辦他是想幫葉心儀順利考取副處?

想到喬梁那一天一夜的拒不配合,張琳在讚賞他骨頭硬的同時又生氣,你小子和組織作對,挨處分是咎由自取,怪不得我。

徐洪剛然後又單獨和薑秀秀喝了一杯:“小喬受傷住院,小薑照料有功,這杯酒我感謝你。”

薑秀秀忙道:“徐部長,感謝不敢當,我其實該感謝你。”

“你何來感謝我呢?”徐洪剛笑道。

薑秀秀一怔,自己是下意識說的感謝,因為徐洪剛幫忙把自己調到了市紀委,冇想到徐洪剛如此問。

薑秀秀靈機一動:“感謝徐部長請我和張主任今晚一起吃飯啊,能和大領導一起就餐,是我們的榮幸。”

徐洪剛滿意點點頭,喬梁也讚歎薑秀秀反應的敏捷。

柳一萍眨眨眼,原來喬梁和薑秀秀還有這麼一遭經曆,怪不得。

想到喬梁脖子上的唇印,柳一萍酸溜溜的,心裡卻又一蕩,不由多看了喬梁一眼。

喬梁衝柳一萍一咧嘴:“柳部長老看我乾嘛?”

柳一萍隨口道:“因為你長得俊唄。”

喬梁皺皺眉頭:“柳部長,你這話很不講政治。”

柳一萍一愣,尼瑪,說你長得俊和講不講政治有什麼關係?

“喬主任這話何意?”

喬梁一板正經道:“守著徐部長,你怎麼能說我長得俊?該說徐部長長得俊纔是。”

噗——

徐洪剛放聲大笑,大家都笑,張琳也忍不住笑起來。

邊笑張琳邊想,喬梁在酒桌上敢和徐洪剛如此開玩笑,顯然是因為徐洪剛對他很親近。

看張琳笑得胸前兩個大團團顫顫巍巍,想著下午見到張琳浴後成熟風韻的樣子,喬梁的身體竟不由有了些許反應。

看喬梁又直勾勾看自己,張琳突然不笑了,靠,這小子的眼神有點邪。

京城最後的晚餐很儘興,大家都喝了不少。

晚餐結束後快十點了,大家各自回房間休息,明天就要啟程回去。

喬梁洗完澡躺在床上,想著兩邊隔壁,一個是葉心儀,一個是柳一萍,不知這二位美女部長此刻在乾嘛?

想著此刻住在這賓館的四個女人,兩個是自己辦過的,一個是自己辦了兩次未遂的,還有一個下午見到了她浴後的成熟豐韻,喬梁下麵不由蠢蠢欲動。

正胡思亂想,床頭櫃上的座機響了,喬梁拿起話筒:“喂——”

“說,下午和薑秀秀在房間裡搗鼓啥了?”電話裡傳來柳一萍的聲音。

“你說呢?”

“我說?哼,看來你倆關係不錯啊。”

“我受傷住院她照顧了我那麼多天,關係自然是不錯的。”

“下午你們上床了,對不對?”

“冇有。”

“撒謊。”

“真冇有,我這人最大的特點就是誠實,從來不撒一次謊。”

“靠,不撒一次,那是很多次。”

喬梁呲牙一笑:“吃醋了?”

“吃你個大頭鬼的醋,我們都是有家室的人,犯得著吃醋嗎?有資格吃醋嗎?”

“這話倒也是。”喬梁不由覺得柳一萍在這方麵很想得開。

“我敢確定,你下午一定辦了薑秀秀。”柳一萍又回到這話題。

“我倒是想啊,可惜冇辦。”

“不信。”

“那怎麼樣才能讓你相信呢?”

“除非讓我驗證一下。”

“你想怎麼驗證?”喬梁一樂。

“你等著,把門打開。”柳一萍掛了電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