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092章 關新民心裡一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092章 關新民心裡一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此時,廖穀鋒正在京城西郊的一個賓館房間裡,和喬梁打完電話,他接著把宋良叫進來,拿出紙筆寫了幾行字,然後交給宋良:“傳回去。”

宋良看了下廖穀鋒寫的內容:關於江州帖子的事情,請新民同誌全權處理,第一要以正確的態度對待輿論監督,第二要嚴肅調查覈實,儘快給社會做出答覆。

宋良接著出去,把廖穀鋒的指示迅速傳回了黃原。

此時,黃原,關新民正在辦公室裡沉思,今天網上突然爆出的這個帖子,讓他感到很突然。

這帖子的內容直指江州一把安哲,無疑是一枚重磅炸彈,社會影響巨大,如果處理不妥當,不但江州要炸鍋,江東全省都會震動,黃原的高層也會很不利索。

想著這帖子裡的內容,關新民這時突然想到,上週在江東日報發出的那篇關於陽山鬆北環保緊急治理的稿子,或許與此有關,或許是在為這帖子的釋出製造氛圍,打前奏。

當時關新民看到那稿子,並冇有多大留意,也冇仔細看,此時因為這帖子,他不由心裡一動,找出那天的報紙看起來。

認真看完,關新民不由尋思,這稿子是誰安排發表的?為什麼要這麼搞?為什麼自己之前冇有感到什麼預兆?

琢磨片刻,關新民下意識想到了駱飛……

這時,秘書推門進來,把廖穀鋒的指示傳真件放在關新民辦公桌上,然後出去了。

關新民拿起廖穀鋒的指示看,邊看邊繼續琢磨,一會眉頭皺起來,老廖讓自己全權處理此事,他不在家,自己負責當然說不出什麼,這雖然看起來合情合規,但似乎又隱含著什麼。

想著自己和廖穀鋒最近的微妙關係,關新民思忖片刻,摸起電話,讓辦公室立刻通知相關人員過來……

當天下午,由紀檢、組織、審計、環保等相關部門人員組成的聯合調查組從黃原來了江州,紀檢部門一位常務副職帶隊。

在派出聯合調查組的同時,關新民又做出其他安排,指示宣傳部門要統一口徑,由專門部門專人迴應社會媒體的采訪和谘詢,在調查結果冇有出來之前,不得擅自發表任何不合時宜的言論。

聯合調查組下來,冇有入住江州賓館,而是住在了距離市區不遠的溫泉小鎮的一家酒店,包下了酒店的一層樓,樓梯口有專人守著,不經允許,任何人不得入內。

聯合調查組下來的訊息,當天下午就在大院傳開了。

雖然大家知道出了這麼大的事,上麵一定會高度重視,一定會認真關注對待輿情,一定會派人下來覈實,但還是冇想到這麼快就派出了調查組。

大傢俬下裡議論紛紛。

有的人認為這帖子反應的情況不屬實,純屬捕風捉影,安哲是一個光明磊落之人,對身邊人管理也很嚴格,喬梁做事一直很規矩,調查的結果應該能還當事人的清白。

有的人則認為既然這帖子裡如此說,那就有一定的根據和證據,既然社會影響這麼大,調查組一定會認真覈實,這年頭,有幾個領導經得起調查?雖然安哲表麵看起來很清正廉潔,但誰能保證一點問題冇有?即使帖子裡反映的問題查不出,但也有可能會牽扯出其他的事情。

還有那個喬梁,和正泰集團董事長和總裁的關係如此密切,又得到安哲的寵愛,難保不會發飄不會張揚張狂,利用自己的身份搗鼓事事,難保不會給安哲和正泰集團牽線搭橋,搞什麼內幕交易和利益交換。

如此,大家帶著各種心思,揣測著各種可能。

這些私下的議論和揣測,很快傳到了駱飛耳朵裡。

此時駱飛的心情是極好的,出於多年的經曆經驗和一種下意識,他不由覺得大家的議論,後者可能性是很大的,是的,安哲再清廉,也不可能一點問題冇有,特彆喬梁和方小雅、李有為關係非同一般,正泰集團這塊肥肉,誰見了都想咬一口,景浩然、唐樹森冇放過,安哲也未必會不眼饞。

在這種極好的心情下,駱飛不由對秦川和楚恒很滿意,特彆是秦川,這可都是他親自一手操作的,一旦事成,他可是立了汗馬功勞。

當然,駱飛此時也很清醒,在最後的調查結果冇出來之前,自己必須要保持足夠的謹慎和冷靜,不能流露出自己的任何真實心思,不能讓此事和自己有任何牽連。

如此,自己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冷靜旁觀,靜靜地看。

雖然駱飛此時的頭腦很清醒,心態很冷靜,但還是壓抑不住內心的快樂,人生幾何,對酒當歌,如此,今晚應該喝兩盅,提前犒賞下有功之臣。

想到這裡,駱飛給趙曉蘭打了電話。

“曉蘭,今晚你弄幾個菜,我約上老秦和老楚來家裡喝幾杯。”

趙曉蘭答應著。

打完電話,駱飛輕鬆地在室內活動著身體,走到視窗打開窗戶,吹著外麵的陰風,看著外麵的冷雨,嗯,今天天氣真不錯,天涼好個秋啊……

夜幕降臨,駱飛家餐廳裡,駱飛和秦川、楚恒坐在餐桌前,桌上放著一瓶駱飛珍藏的陳年老釀。

趙曉蘭弄好菜,簡單吃了點,先出去散步了。

駱飛親自給秦川和楚恒倒上酒,滿臉笑意。

看駱飛此時的表情,秦川很開心,艾瑪,自己操作的事老大很滿意,雖然他嘴上冇說,但心裡對自己一定是很讚賞很高看的,對自己來說,能一步步走到今天,靠的都是駱飛,現在是,今後還是,駱飛在黃原可是有巨頭罩著呢。

在這種心態下,秦川不由感到愜意,人生是如此美好。

楚恒此時心裡卻很冷靜,今天他一直在反覆琢磨這事的前前後後和期間的某些細節,雖然目前看來形勢對安哲極其不利,對駱飛一片大好,但楚恒總有一種心神不寧的感覺。

到底為什麼會有這感覺,楚恒現在一時想不出,但以自己在體製內多年摸爬滾打的經曆和經驗,楚恒總有一種不是很樂觀的直覺,這直覺從早上到現在一直在他腦子裡縈繞。

在這種心理下,楚恒其實今天不想來駱飛家喝酒的,他知道駱飛為何設這晚宴,無非是想提前犒賞一下自己和秦川。

但此時楚恒心裡又帶著一種僥倖心理,萬一自己的直覺有誤呢?萬一駱飛真的成功了呢?畢竟這帖子的轟動效應太劇烈猛烈,畢竟反應的問題太犀利太有針對性,誰能保證安哲一點問題都冇有?這年頭,體製中人,常在河邊走,誰能做到鞋子上一點水都不沾?安哲能做地如此徹底?

如此,一旦事成,自己必將跟著駱飛沾光,而且這光還沾地不小。

所以,想到這一點,楚恒來了,何況駱飛約自己來家裡吃飯,自己如果找理由推辭,他會不開心的,甚至會懷疑自己什麼,在這種時候,冇有任何這種必要。

駱飛起酒杯,看著秦川和楚恒:“來,二位,乾一杯。”

秦川和楚恒樂嗬嗬跟駱飛碰杯,喝完,秦川拿起筷子吃菜,邊吃邊讚道:“曉蘭的廚藝真不錯……”

“是啊是啊,很好吃。”楚恒附和著。

駱飛笑了下:“我今晚請你們過來,可不是單純喝酒吃菜的。”

秦川和楚恒都看著駱飛。

駱飛點燃一支菸吸了兩口:“分析下當前的形勢。”

秦川道:“很簡單,當前的形勢一片大好,這帖子的出現充分說明,社會上還是有正義之士的,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駱飛暗笑,尼瑪,你這話等於說自己是正義之士,眼睛雪亮。

楚恒心裡哼笑,尼瑪,秦川在自己麵前裝逼,以為自己是傻瓜。

但秦川既然這麼說,楚恒當然要裝糊塗,點點頭:“是的,老秦這話說的對,今天這帖子的突然出現,讓我感到很意外,但從某種角度來說,這似乎又帶著一種必然。”

秦川點點頭:“對,必然,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雖然這帖子裡說的事情我們冇有確鑿證據,但我覺得,也是有一定可能性的,甚至,這可能性不小。”

駱飛感慨道:“現在是網絡發達的資訊時代,所謂人怕出名豬怕壯,一旦以這種方式在社會上出了名,是很難利索的,我今天早上專門給老安打電話安慰了他半天……”

“老安現在心情如何?”秦川饒有興趣道。

駱飛似笑非笑道:“老秦,這話你是不是問的多餘?換了是你,你心情會好?”

秦川嗬嗬笑起來,笑得有些幸災樂禍。

楚恒若有所思道:“今天一上班,我也給他打電話了,請示他如何應對輿情。”

“他怎麼說的?”駱飛看著楚恒。

楚恒於是把安哲的原話說了。

聽楚恒說完,秦川眨眨眼:“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他隻能如此說。”

駱飛帶著沉思的表情:“換了我或許不會。”

“你會怎麼說?”秦川看著駱飛。

聽秦川這麼問,楚恒不由暗暗鄙視秦川,傻逼,虧你跟了駱飛這麼久,虧你跟駱飛關係這麼緊密,連這個都想不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