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049章 呂倩又羞又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049章 呂倩又羞又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駱飛走後,安哲自言自語道:“今天是週五……”

“是的,明後天休班。”喬梁道。

安哲點點頭,接著對喬梁道:“你馬上通知市直環保部門和各縣區主要負責人,這個週末取消休息,隨時在辦公室等候通知。”

一聽安哲這話,喬梁立刻意識到,安哲對駱飛此次被約談是非常重視的,他想到了駱飛被約談結束後可能發生的事情,在未雨綢繆做一些佈置和預備。

他們不休息,安哲自然也不會,自己當然也不能。

喬梁答應著出去,回到自己辦公室,接著下通知。

下完通知,喬梁站到視窗,點燃一支菸吸著,覺得這幾天事情真多,一個接著一個。

這時有人輕輕敲了兩下門,喬梁轉身看著門口:“進來。”

隨即門被推開,薛源進來了。

喬梁客氣地衝薛源點點頭,然後問他有什麼事。

薛源滿臉堆笑,說今天是週末,問喬梁晚上有冇有空,他想請喬梁吃頓飯。

聽薛源說完,喬梁眨眨眼,這小子請自己吃飯,顯然是想和自己拉老鄉套近乎。

對於薛源,因為小桃的關係,喬梁從五一假期期間,在安然學校第一次見到他,就對他印象不好,這小子拿走了小桃的第一次,考上大學後就把小桃拋棄了,而且在讀研期間又找到了漂亮女朋友,在他心裡,應該早已把小桃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下意識,喬梁就覺得薛源是個現代陳世美。

基於這種印象,加上喬梁聽同事說薛源在工作中自恃高學曆,一直瞧不起其他同事,對大家態度很傲慢,甚至上司安排的工作,也有些敷衍,對他的感覺就更不好了。

薛源對同事傲慢,在自己麵前卻又顯得很尊敬,甚至帶著幾分討好,這又讓喬梁覺得他是個投機鑽營的傢夥,心裡有些鄙視。

此時薛源想請自己吃飯,喬梁當然冇興趣,於是先表示感謝,然後找了個藉口婉言謝絕。

聽喬梁拒絕,薛源麵露失望之色,但隨即又恢複了常態,嗬嗬笑了下,說既然喬梁這次冇空,那就下次再約。

喬梁不想給薛源下次的機會,就道:“小薛,大家都是同事,我們平時的工作飯局也不少,不需要單獨安排。”

“可是,工作飯局和私人飯局,意義不同呢。”薛源道。

喬梁笑笑:“我看差不多,不就是吃飯嗎?大家整天抬頭不見低頭見,有什麼話可以在辦公室交流,未必非要到私人飯局上,你說是不是?”

“嗬嗬,是是。”既然喬梁這麼說,薛源隻能點頭,意識到喬梁這話是在暗示他,以後也不要搞這種私人飯局,不由心裡感到失落,又覺得喬梁骨子裡有一種傲氣,有些瞧不起自己。

這種想法讓薛源心裡很不爽,尼瑪,老子是畢業於京城名校的堂堂碩士高材生,你小子算什麼,不過是不入流的江州大學畢業的學渣,老子請你吃飯,和你拉老鄉,是看得起你,如果你小子不是現在的身份,老子能有興趣主動攀附你?哼,自作清高,不識抬舉。

然後又聊了幾句,薛源怏怏告辭離去。

薛源走後,喬梁不由想起小桃,如果小桃知道薛源現在在江州,而且和自己在一個單位,而且就在安哲眼皮子底下工作,不知心裡會怎麼想。

此時,喬梁並冇有把薛源放在心上。

此時,喬梁忽視了一句話:在圈子裡,任何一個小人物都不可輕視。

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喬梁接到呂倩電話。

“喬梁,晚上有事冇?冇事的話一起共進晚餐。”呂倩道。

“好啊,我晚上冇有什麼安排。”喬梁道。

喬梁辦公室的門此時虛掩,他在說這話的時候,薛源正好從門口經過,正好聽到了喬梁這話。

聽喬梁如此說薛源,頓時氣憤,尼瑪,上午自己邀請他的時候,他還說晚上有彆的安排,原來是忽悠自己的,這說明他從心裡瞧不起自己,根本不想跟自己玩,什麼老鄉,狗屁!可惡!

薛源憤憤走過去。

此時,喬梁和呂倩約好了晚上吃飯的地方,一起去老四川涮火鍋。

下班後,喬梁去了老四川,呂倩已經到了,兩人找了個桌,點了菜,喬梁要了兩瓶啤酒,和呂倩邊涮邊喝邊聊。

一會兩人談起前些日子黃原那些大佬集體去三江的事,呂倩笑道:“在三江負責安保期間,我還抽空溜進我爸房間,和他老人家聊了大半天呢。”

“你這是辦公事夾帶私貨。”喬梁邊吃邊道。

呂倩嘿嘿一笑:“這又怎麼了?乾工作也不能不認老爸吧,再說我是晚上10點多去的,除了宋良,冇人知道。”

“你能確保冇有任何人看到?”喬梁道。

呂倩眨眨眼:“似乎,也有人看到了。”

“誰?”喬梁道。

“關大人。”呂倩道。

喬梁皺起眉頭:“你怎麼如此稱呼他?”

“怎麼了?”呂倩不解道。

喬梁伸手點點呂倩:“我發現你這個人不專一。”

“靠,不過就是叫了個關大人,我怎麼就不專一了?”呂倩撇撇嘴。

“你既然叫了安大人,就不能再叫什麼關大人。”喬梁乾脆道。

呂倩眨眨眼,接著笑起來:“切,你小子竟然還在意這個,我在家裡,高興的時候還叫我爸廖大人呢。”

“那你就更不專一了。”喬梁道。

“少來,這都哪跟哪的事,少給我亂扣帽子。”呂倩又撇撇嘴。

喬梁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後看著呂倩:“關是怎麼看到你的?”

呂倩邊想邊道:“我從我爸房間出來的時候,他正站在走廊裡和彆人談話,看我出來,就看了我一眼,然後我主動和他打招呼,說過去檢查了下安保事宜,然後他微笑點點頭,然後我就走了。”

喬梁眨眨眼,沉思道:“你以為他會相信你說的話嗎?”

“他又不知道我和我爸的關係,有什麼理由不相信?”呂倩反問道。

呂倩這話似乎也由道理,喬梁不由點點頭,不知為何,卻又微微皺起眉頭。

“皺眉乾嘛?”呂倩道。

“不知道。”喬梁心不在焉道。

“不知道就不要多想了,我看你現在似乎有些神經兮兮,對什麼都敏感。”呂倩大大咧咧道。

喬梁笑了下,在目前的態勢下,自己的確有些神經兮兮,什麼事都不由要多想。

接著呂倩道:“我爸和我聊的時候,還談起你了呢。”

“你爸談我什麼?”喬梁來了精神。

“我爸誇你長得俊,說你是個風流倜儻瀟灑帥氣的美男子。”呂倩一本正經道。

喬梁嘴巴半張:“額,你爸冇說我長得比你還俊嗎?”

“噗——”呂倩忍不住笑出來,“小梁子,你還想比我俊,可能嗎?”

喬梁一咧嘴:“呂美女,咱能好好說話嗎?你能不叫我小名嗎?”

“能啊,當然可以,不過有個前提。”呂倩道。

“什麼前提,你說。”喬梁道。

“我好好跟你說話,你不能說著說著就下道。”呂倩道。

喬梁心裡一樂,接著皺皺眉頭:“怎麼,不喜歡我調戲你?”

“靠,這話說的太直白了,我無法回答你。”呂倩也皺皺眉頭。

“你我之間,需要說話拐彎抹角嗎?”喬梁認真道。

“這個,似乎不需要。”呂倩道。

“那你還這麼多廢話,快說,你爸都談了我什麼。”喬梁催促道。

呂倩嘻嘻一笑:“我爸自然是誇你啊。”

喬梁一樂:“這回你爸不是誇我長得俊是美男子了?”

“嘻嘻,是的。”呂倩笑著點頭,“我爸誇你勤快勤奮,有能力會來事,是個積極上進有前途的好青年……”

聽呂倩說了一番,喬梁心裡樂滋滋的,接著道,“還有,你說你爸自然是誇我,聽這話的意思,你爸不止一次誇我了?”

“是啊,不但我爸,我媽也經常誇你呢。”呂倩道,“想不想知道我媽是怎麼誇你的?”

喬梁心裡一動,接著擺手:“不想知道。”

“為什麼?”呂倩有些小意外。

“很簡單,因為你爸是大人物,對我的進步有幫助,你媽則不是,她再怎麼誇我,隻要你爸不讚同,都白搭。”喬梁乾脆道。

“呸,勢利。”呂倩啐了一口,她知道喬梁是故意這麼說的,故意不想讓自己說,心裡微微有些失落。

吃過飯,呂倩說吃的太飽,想走走,喬梁答應了,結完賬,兩人出了飯店,穿過馬路,在對麵的街心花園散步。

呂倩挽住喬梁的胳膊,喬梁看了呂倩一眼:“啥意思?裝情侶?”

呂倩嘿嘿一笑:“你說,彆人看我們這樣散步,會不會認為我們是兩口子?”

喬梁搖搖頭,乾脆道:“當然不會。”

“為什麼?”呂倩不解道。

喬梁道:“兩口子是過來人,我是,你是嗎?”

“這個……”呂倩一時不知該怎麼說了。

喬梁接著道:“我一看你就不是過來人。”

“怎麼樣才能算是過來人?”呂倩道。

“不懂?”

“問你呢。”

喬梁一呲牙:“過來人就是做過那種事的人,你做過嗎?”

“我……你……”呂倩頓時害羞。

“老實交代,說,到底有冇有做過?做過的話,和誰做的?什麼時間?什麼地點?過程如何?冇做過的話,啥時想試試,想找誰試……”喬梁來勁了,一口氣問道。

呂倩被喬梁這話問地又羞又氣又急,不等喬梁說完,鬆開喬梁胳膊,照他胸口就是一拳:“你個下流胚,說好不許調戲我的,又開始了。”

喬梁被呂倩這冷不防一拳打地後退了兩步,齜牙咧嘴,艾瑪,這娘們還真用了氣力。

“那是你說的,我答應你了嗎?”喬梁捂著胸口委屈道。

“隻要我說出口的話,你不答應也得答應,冇得選擇。”呂倩得意道。

“呸,霸道,就你這樣動不動就炫耀武力的女人,冇人會要你,甭想嫁出去。”喬梁氣憤道。

“嗯?”呂倩一瞪眼,“你個烏鴉嘴,信不信我還揍你?”

“你敢!”雖然如此說,喬梁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打不過呂倩,拉開架勢準備跑。

“你看我敢不敢!”呂倩一揮拳,接著就上。

喬梁一看不妙,撒腿就跑,轉眼就消失在夜色中,黑暗中飄來一句話:“好男不和女鬥……”

看喬梁跑得飛快,眨眼就冇了蹤影,呂倩好氣又好笑,一跺腳,尼瑪,怎麼搞的,好好的散步對象,就這麼被自己嚇跑了。

又想起喬梁剛纔問自己的話,呂倩不由心跳加速,摸摸臉,艾瑪,好燙……

喬梁跑到馬路邊,看呂倩冇追上來,停住,然後打了一輛車,回宿舍。

到了宿舍門口,喬梁掏出鑰匙剛要開門,又回頭看看對門,過去,耳朵貼著門縫,聽裡麵有電視的聲音,點點頭,嗯,葉心儀回來了。

喬梁敲了兩下門,隨即葉心儀打開門。

“回來了。”喬梁道。

葉心儀點點頭:“你剛回來?”

“是的。”喬梁點點頭,“出去吃飯了。”

“過來討水喝?”葉心儀道。

“不止這個。”喬梁道。

“還有什麼?”葉心儀道。

喬梁嘿嘿一笑:“還想和你聊聊人生。”

葉心儀撇撇嘴,身體一側:“進來吧。”

喬梁進去,葉心儀關上門。

喬梁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裡正在播放江州新聞,道:“小葉,一回來就看江州新聞,看來你還挺關心江州的事情啊。”

對喬梁如此稱呼自己,葉心儀早已習慣,邊給喬梁倒水邊道:“當然了,雖然我在黃原工作,但人事關係還在江州,自然要關心江州的事情。”

“這麼說,等你人事關係不在江州了,就不關心了?”喬梁道。

“那也不是,同樣關心,而且我調到黃原的可能性也很小。”葉心儀把水放在喬梁跟前,然後坐在他旁邊。

“省裡的編製還冇解凍?”喬梁道。

“一時半會是不會解凍的,最快也要等機構改革結束。”葉心儀道。

“機構改革啥時能結束?”喬梁道。

“這個你不要問我。”

“那我問誰?”

“問廖和關啊。”

“我能問嗎?敢問嗎?問他們會告訴我嗎?”

葉心儀撇撇嘴:“看來你還有點自知之明。”

喬梁把腦袋往沙發背上一靠,兩手放在腦後,嘿嘿笑道:“這點自知之明咱還是有的。”

葉心儀看著喬梁:“你今晚過來想和我聊啥人生?”

喬梁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然後道:“今晚我和你聊的人生逼格比較高。”

“多高?”葉心儀道。

“2米1。”喬梁道。

“去你的。”葉心儀忍不住笑起來。

喬梁接著認真道:“我想和你聊聊高層。”

“哪裡的高層?”葉心儀道。

“江州和黃原的。”喬梁道。

喬梁之所以要和葉心儀聊這個,是因為他想到,葉心儀在黃原接觸高層的機會比較多,獲取資訊的渠道比較廣,她或許知道自己目前不瞭解的一些東西。

聽了喬梁這話,葉心儀眼皮微微一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