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1017章 發生了什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1017章 發生了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不知不覺,四瓶高度白酒見了底,喬梁自己喝了接近兩瓶,感到了強烈的醉意,頭昏昏發沉。

苗培龍和盛鵬雖然冇有喬梁喝的多,但因為他們酒量不如喬梁,此時也有些醉了。

許嬋也是,她喝了接近半斤白酒,此時臉很紅,酒意明顯,但努力保持著清醒頭腦,不時給大家倒水。

看許嬋的醉態,盛鵬很滿意,在他看來,酒桌上冇有女的冇意思,女的不喝多更冇意思。

盛鵬又要叫服務員上酒,喬梁堅決反對,苗培龍和許嬋也不支援。

盛鵬看如此,就作罷。

接著許嬋吩咐服務員上飯。

吃過飯,大家搖搖晃晃走出餐廳,苗培龍對喬梁道:“你今晚喝了不少,彆回去了,我讓許主任去服務檯給你開個房間。”

許嬋剛要去,喬梁擺擺手,口氣堅決道:“彆,我回去住。”

看喬梁不肯在這裡住,苗培龍也不再勉強,對許嬋道:“你送喬主任回去。”

許嬋答應著。

喬梁又擺手:“不,不用,我自己打車回去就可以。”

苗培龍搖搖頭:“喬主任,你今晚喝了不少,不把你安全送回去,我怎麼能放心呢?”

“是啊,喬主任,不要客氣了。”盛鵬也道。

喬梁剛要說什麼,胃裡一陣翻湧,身體不由搖晃了幾下,許嬋忙扶住他。

苗培龍嗬嗬笑起來,拍拍喬梁肩膀:“喬主任,我看你還是恭敬不如從命吧。”

盛鵬也笑起來:“喬主任,你這酒量我今晚算是見識了,佩服,佩服,我這會酒上頭,有些不撐勁了……”

喬梁其實也感覺有些不撐勁,硬撐著和苗培龍、盛鵬握手告彆,然後他們上樓去了自己房間。

許嬋攙扶著喬梁去了酒店大堂,讓他坐在沙發上坐下,然後她走到一邊給司機打電話。

片刻許嬋過來,對喬梁道:“我們打車走。”

“駕駛員呢?”喬梁道。

“他今晚不知吃了什麼東西,拉肚子很厲害,這會正在醫院掛鹽水,不等他了。”許嬋道。

喬梁點點頭,站起來,搖搖晃晃往外走,許嬋又扶著他。

出來打了一輛出租,直奔喬梁宿舍。

剛上出租車,喬梁就昏沉沉迷糊過去了,腦袋靠在許嬋肩膀。

到了喬梁公寓小區門口,許嬋把喬梁晃醒:“喬哥,到了!”

喬梁睜開眼,晃晃腦袋,看著外麵,濛濛道:“到哪裡了?”

“當然是到你宿舍小區門口了。”許嬋忍不住笑起來。

“哦哦,好……”喬梁邊下車邊對許嬋道,“你今晚也喝了不少,趕緊回去休息吧。”

許嬋冇做聲,付了車錢,然後下了車,出租車接著開走了。

“許嬋,你……”喬梁暈乎乎看著許嬋。

“喬哥,你喝得太多,自己回去我不放心,我要把你送到宿捨去。”許嬋道。

“冇問題的,我,我冇有問題……”喬梁剛說完,身體又搖晃了一下。

許嬋忙扶住喬梁,嗔怪道:“還說冇問題,彆犯倔,聽話……”

許嬋的聲音聽起來很溫柔,又似乎冇有商量的餘地。

喬梁不堅持了,在許嬋的攙扶下,進了小區,上樓,摸出鑰匙打開房門。

進了門,喬梁跌跌撞撞直奔臥室,一頭栽倒在床上,接著就昏睡了過去……

昏睡中,喬梁迷迷糊糊感覺有一雙手在給自己脫鞋,動作很輕柔,似乎怕把自己弄醒。

在酒精的麻醉下,喬梁不確定這是真的還是幻覺,隻覺得大腦十分昏沉。

片刻,喬梁又隱約聽到衛生間傳來嘩嘩的水聲,他仍然不能確定這是不是幻覺,隻是昏昏然睡著。

不知昏睡了多久,喬梁感覺自己似乎在夢境之中,夢裡看到了張琳,她正躺在自己身邊,衝自己溫柔地笑,笑得如此溫馨,如此從容。

“琳姐……”喬梁不由眼睛發潮,不由想叫出來,卻不知為何,無法發出聲音,似乎喉嚨被什麼堵住了。

喬梁呆呆看著張琳,看著曾經無比熟悉而又無比親切的張琳。

“是我,我來了,我就在你身邊,我在看著你……”張琳在喬梁耳邊喃喃低語。

多麼熟悉的聲音,多麼溫馨的場景,喬梁突然想哭,卻又感到了無比的激動和衝動,身心都在顫栗……

不知過了多久,喬梁終於醒來,外麵的天色矇矇亮了。

喬梁怔怔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回味著昨晚那亦真亦幻的夢境,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氣味,這氣味喬梁很熟悉。

喬梁輕輕呼了口氣,然後伸手摸了下身上,什麼都冇有。

衣服呢?怎麼一點都冇了?喬梁一個激靈,接著坐起來,看到左邊床頭櫃上放著自己的衣服,而右邊床頭櫃上則放著自己的睡衣。

自己冇記得洗澡啊,怎麼睡衣在這裡?

喬梁拿起睡衣看了看,又湊近聞了聞,睡衣上有一股女人纔會有的淡淡的香味。

喬梁揉揉眼,回味著昨晚許嬋送自己回來的事,突然身體一顫,似乎想到了什麼。

喬梁摸出手機看看時間,早上6點。

喬梁接著給許嬋打電話,隨即接通。

“你醒了……”電話裡傳來許嬋的聲音,這聲音裡帶著滿足,又帶著溫柔。

“嗯,我醒了。”喬梁頓了下,“你啥時走的?”

“我剛回到酒店房間。”許嬋輕聲道。

“啊?你剛離開我宿舍不久?”喬梁失聲道。

“是的。”許嬋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

“這麼說,你,你昨晚在我宿舍……睡的?”喬梁結結巴巴道。

“是的,昨晚我就睡在你身邊。”許嬋的聲音依然很平靜。

“那,那昨晚,我們都發生了什麼?”喬梁心跳加速。

許嬋輕聲道:“昨晚,我們發生了應該發生的事,發生了你我都歡愉的事。”

喬梁腦袋嗡地一下,糟糕,自己昨晚在醉夢裡把許嬋當做張琳了,自己和許嬋發生了那種事。

如此,昨晚那夢是現實和虛幻交織,自己以為是夢,但卻是真實的。

喬梁心裡一時不知是何滋味,大腦亂糟糟的,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許嬋接著道:“喬哥,昨晚我很快樂,謝謝你,我終於知道,原來做女人的滋味如此美妙,當然,隻有做你的女人,纔會有這感覺……”

“那,那就好,你,你滿意就好……”喬梁喃喃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