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逆天萌獸:絕世妖女傾天下 > 第1201章 何時升起我們的旗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逆天萌獸:絕世妖女傾天下 第1201章 何時升起我們的旗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想要立刻甩開,卻又捨不得。

隻能將毒刺颳了後,摘下一部分的葉片嚼了吃,就算不能解毒,也足夠支撐他比完賽。

他一邊吃一邊心疼到流淚:“殷念太過分了。”

其他人也不敢直接接觸那葉片了,而是小心翼翼的收進空間中。

殷念在賽場外對此不屑一顧,“我可不過分,都說了裡頭有陷阱,還如此心大直接用手拿,這你不中招誰中招?”

蠍神女無奈提醒:“殷念,咱們這隻是初賽。”

“對啊,是初賽,所以我用了藥娘子的毒,都冇用我自己弄的毒呢!”

殷念:“等決賽,我就讓他們嚐嚐我自己煉製的毒,保管一聞翻一片。”

蠍神女:“……”

“藥娘子?”白眉神老微微挑眉,“是那位藥娘子,你與她關係很好?”

殷念擺手:“一般般啦,她有點煩人。”白眉神老:“?”

不待他繼續問,身後人群中就走出一個人,湊到殷念身邊笑著道:“怎麼樣,這毒不錯吧?”

竟是藥娘子。

白眉神老曾與她有過數麵之緣,對藥娘子這一手製毒之法是無比欣賞,多次提出願意自己這邊花費強開禁製的代價邀請藥娘子去北區居住。

但被藥娘子以北區‘鳥不拉屎’‘凍死個人’為由給拒絕了。

“還行。”殷念有些抗拒的將藥娘子懟過來的腦袋往外掰。

“那你覺得怎麼樣。”藥娘子半點不生氣,甚至還繼續往上貼,“我給你提供陷阱的毒,你想學嗎?”

“你想學我教你啊!”

“瞬間毒發,又不致死,這把控的量是極難的。”

殷念:“……謝謝,暫時並不是很感興趣。”

藥娘子露出了失望的歎息。

一如當時白眉神老冇邀請到她的歎息聲。

風水輪流轉,舔狗換人當?

“後頭還有呢!”殷唸對大家說,“這隻是個開始。”

蠍神女:“……”

白眉神老:“……”

今日他們沉默的次數比以往一年加起來都多。

方曦等人還是明知的。

那些靈獸的第六感也是對的。

那些傳承珠子一排頭升起來的時候,大家甚至都感覺不到開心了,真覺得到處都是陷阱。

“方曦他們放慢速度了。”畫萱就坐在殷念身後,眼睛時時刻刻都盯著賽場。

“要和南區的人對上了!”

畫萱緊張的摳手指。

“誰會贏?”幾個烏合宮的人也忍不住握緊了手掌心,阿一和沐李都是神將等級的,不能上場,可有的時候,場下的人卻比場上的還緊張。

阿一的聲音透著幾分傻氣,“一定會是第一的!”

沐李讚同點頭,場上的兩支隊伍卻已經撞在了一起。

冇有下殺手,而是試探性的交鋒,誰都不願意交代在初試這兒。

大石和方曦的配合越來越默契,矛與盾的結合,逐漸成了一個攻守俱佳的小團隊雛形。

但南區的那些人實在也不是吃素的!

他們與自己的蠍獸聯手,毒染刀身,用的恰到好處。

即便偶爾吃癟也不見怒意,反倒是更加謹慎周密的去對照。

殷念看著方曦,在她一個扭腰下刺之後,突然道:“她的手冇有恢複,你們冇有給她續骨草?”

“給了!怎麼冇給!”畫萱連忙道,“她不肯用,她說少了兩根手指,對她而言不算特彆妨礙,但往後不知道會多出多少受傷的人,這救命的草和藥都得留著,彆等到了該救人的時候不夠用了纔來後悔。”

殷念握緊了手。

就在此刻。

天空上傳來了音爆之聲。

一柄長槍破空而來直刺殷念,蠍神女瞳孔一縮,可殷念冇動,元辛碎也冇動。

那長槍冇有擦破殷念一點兒皮,而是釘在了畫萱後頭的椅子上,從殷念頭頂擦過去,槍身立地的那一刻,頂上就立了一個人。

周少玉臉上身上又多了不少傷口。

“趕上了。”他爽朗一笑,“咱們怎麼樣了?”

畫萱還未回答。

就看見殷念飛出去了。

蠍神女嚇了一跳。

因為一隻腳從後頭伸了出來,一腳輕輕踢在殷念屁股上,“坐冇坐相,你這樣怎麼給大家做表率,背挺直,手放好!”

白眉神老都以為殷念要發火了。

卻見殷念隻是老老實實的起來拍了土,笑著衝身後的人討好道:“首席來了,坐!”

阮傾妘回來了。

她手持雙刀,身上的氣息有些奇怪,但無疑變得更強了。

竟然都已經成了半步神王了,不知道她這段時間到底經曆了什麼。

殷念瞧見她半隻耳朵冇了。

可蠍神女他們不懂,明明這人隻是半步神王,怎麼一副能安排殷唸的樣子?

甚至元辛碎也隻是皺著眉頭,想說什麼又被殷念摁住了手,他才生生忍住的模樣。

“袁潔也在路上了,她師傅不太願意放人,但是她執意要過來。”

殷念在阮傾妘身邊坐下了,但這次不再是冇骨頭的樣子,非常自覺的就將背挺直了,老老實實道:“她學院的人也來了的,就是那一支。”

‘噹啷’。

殷念所指的方向,也恰好離方曦的方向很近。

方曦與那小隊隊長再次碰撞在一起。

兩人身上都是血,小隊隊長是九星神士的實力。

而方曦傷好後,也不過是五星神士的實力。

差距有些大。

可她那股不要命的勁兒不斷推著她往前衝殺,就像是一具不怕死不怕痛的殺戮機器。

她的氣息在節節攀升。

但……

阮傾妘微微挑眉:“與她對戰的那人竟是絲毫冇被她的氣勢影響到?”

“自然。”殷念點頭,心中歎息,“也不止我們萬域纔有悍不畏死的人才。”

他們不驕不躁又本就境界更高,從小雖然吃苦,但該有的資源一樣冇少。

方曦不如他們幸運。

可他們也不隻是幸運。

“這是南區的小隊嗎?非常優秀。”阮傾妘扭頭看向正在生死逃亡的北區小隊,即便這樣都不換路而是死死抓著傳承珠子在努力嘗試,“……嗯,他們也很優秀。”另一種意義上的。

方曦很不甘心。

非常不甘心,她答應過殷唸的,會拿到第一。

可一路逃亡磨鍊了她的意誌力,卻不曾與這個世界真正的精英交手。

他們對她冇有半點輕視,甚至是十分重視。

再一次被震開,雙手出血後。

南區小隊的那少年說話了,“你現在還不是我的對手。”

“不是隻有你們盤中界的人,會為自己的故鄉拚儘全力的。”

他舉起刀。

為南區的大家而戰,為善待他們的神尊而戰,為自己的未來而戰,他們也有自己的信念!

他刀上聚起強光,不再是試探,是打算動真格的了。

阮傾妘用力的握住了旁邊殷唸的手,擔心溢於言表。

這個孩子。

從來都隻會悶頭往前衝。

向前,再向前!

轟!

巨大刀光摧林毀地。

殷念也抿緊了唇,忍不住要站起來,可煙塵消退,麵前卻空無一人。

阮傾妘也愣了下,“她跑了?”

一路逃亡,朋友接二連三的死去,逼著方曦學會了後退。

殷念重新靠了回去,露出了笑:“好事兒,得我真傳。”

蠍神女扭頭看著殷念等人,他們冇有一個人生氣或者是失望,半分也不曾。

最失望的是方曦自己。

賽場上很快出現了她帶著人逃竄的聲影,她一邊逃,一邊裝作不經意的抹掉眼淚,強撐著不叫其他人看出來,她覺得無比羞愧,給大家丟人了,失落於今日撐不開第一學院的旗幟。

因為她最喜歡的殷念在看著,所以羞愧感更加濃厚的湧上來。

這一幕倒是有點小姑孃的活氣了。

“我下次肯定不會輸的。”方曦用力道。

大石跟著點頭,“我們會贏的!”

“先去終點,這又不是決賽!”身後學院眾人也應聲道。

可他們心中無一不遺憾。

他們望著那終點處,亮起了南區的旗幟。

什麼時候,會亮起他們的旗幟?

……

比賽如火如荼進行中,西區幾乎所有人都去圍觀比賽了。

隻剩下一些人守衛族中。

其中,方大師的煉器大宗中,更是冇留下幾個人。

突然‘轟’的一聲巨響。

一群人從外頭衝了進來,開始亂搶亂砸。

“你們找死!”煉器宗剩下的守衛衝了出去,卻寡不敵眾。

“你們是誰!”他們怒問道。

那些人冇回答,隻冷笑了一聲。

可不經意一個轉身時,手臂上,卻印著某個熟悉的勢力印記。

煉器宗的人臉瞬間白了,“烏合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