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935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935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地上有血跡,還有被撕毀的明承熙的衣服,他握著槍的手不由顫抖,僵直地站在那裡。

他一步一步朝另一道虛掩的門走去,抬起的手卻冇有勇氣推開那扇門,他的眼神是黯淡的,身體逐漸被抽空靈魂那般,變得麻木。

他最終還是推開了那扇門,渾身赤/裸麵朝下溺在水池裡的女人一動不動,身上不知是捱了多少刀子,漂浮的殷紅像是染紅水池的墨。

雪鉞呼吸一滯,胸口急促衝撞,腳步幾欲不穩。

突然背部一道重擊。

雪鉞恍惚栽倒在地,他的視線停落在水池裡,逐漸模糊。

他又想起了那個磅礴冰冷的雨夜,他親眼目睹到紀莎屍體的那一幕,徹底擊碎了他的心。

好不容易再次複活的心,又一次被摧毀。

是他該死,是他錯了。

他最終還是冇能保護他愛上的女人。

*

“醫生,我兒子不是醒過來了嗎,已經整整一週了,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尤娜抓住醫生肩膀,歇斯底裡的問。

醫生看了眼從醒來後就一直像是行屍走肉的雪鉞,很是無奈,“雪夫人,很抱歉,我們儘力了,患者的情況,很有可能是受到精神上的刺激心理出現了問題。”

心理問題…

尤娜怔怔地放開了醫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雪鉞變成這樣,還不是因為你。”雪老夫人拄著柺杖走進來,給了尤娜一巴掌。

尤娜臉偏過去,愣在原地,司夜爵跟薑笙就站在門外,他們是跟著雪老夫人來的。

尤娜緩緩轉頭看她,“姐姐…”

“雪非然把雪家交給你打理,我信任你,我才離開Y國多長時間你就給把雪家整得烏煙瘴氣。”雪老夫人重重杵著柺杖,滿是怒意。

尤娜顫抖,“姐姐,我知道錯了…”

“知道錯,雪鉞如今變成這副模樣,你就算知道錯也晚了。”雪老夫人抬起頭,眼眶泛紅,“尤娜,你的初衷或許是好的,可你對雪鉞的愛太過於自私,完全不給他喘氣的機會,母愛不是像你這樣的控製他,還要掌控他的人生,而是學會放手,他已經三十七歲了,不是三歲的孩子。”

尤娜抿著唇,一滴滴眼淚滾落,顏麵痛哭起來。

“當年你不想讓雪鉞跟紀莎在一起,讓人造成紀莎的事故,你可知道,你的做法在當時就已經親手把你兒子推入地獄裡。”雪老夫人字字句句宛如掏心的刀子颳著她。

她踉蹌後退,癱倒坐地,“我知道錯了,我…我以後再也不管他,我再也不限製他了。”

雪老夫人深深歎氣,視線落在站在窗前的雪鉞身上,雪鉞無動於衷,明明挺拔矯健的身軀,在光影下卻顯得薄弱至極。

薑笙扯了扯司夜爵的衣服,司夜爵垂眸看她。

她小聲說,“你跟我過來。”

司夜爵朝病房裡看了眼,與薑笙走到陽台,“笙笙,怎麼了。”

她抿了抿唇,“我想去一趟明承熙原本住的酒店。”

司夜爵蹙眉,“你去做什麼。”

薑笙低下頭,“我總要去把明承熙的證件給拿回來吧。”

司夜爵抬手揉著額角,“我陪你去。”

“還是彆了吧。”薑笙整理他的西裝,“你還是陪著你那位小表叔,他現在可能更需人陪著。”

“他死活跟我有什麼關係。”司夜爵微眯眼,挨近她,“笙笙就是想丟下我。”

“纔沒有,等我回來再告訴你。”薑笙指尖劃過他唇,笑意盈盈地轉身離開。

薑笙走出酒店,打了個電話,“你在哪?”

對方說了什麼,她攔下出租車,“好,我現在就過去。”

整座城市上空下起了雨。

空蕩的病房裡,雪鉞仍舊佇立在窗前,雨水打在他臉上,他閉上眼,任雨淋濕。

司夜爵環抱雙臂靠在門旁,“你不會一輩子都打算這樣吧。”

雪鉞冇說話。

司夜爵發笑,“裝得還挺像,不如把波斯灣的項目——”

“你煩不煩。”雪鉞轉過身看他,濕透寒涼的臉上確實是有幾分不耐煩。

司夜爵走進病房,拉過椅子坐下,“號稱風流浪子的雪太子爺,居然為了一個女人淪為這副模樣,挺難得。”

雪鉞靠在窗旁,他的心是冰冷的,他已經感覺不到濕冷的雨水,“可笑嗎,我也覺得可笑。”

他說,“一個女人,才認識三個月,我讓她走進我心裡,很可笑吧。長得也不算很好看,就身材不錯,脾氣也不好,也不夠真實,看著聰明其實又蠢又天真。”

司夜爵撥弄著腕錶,撩起眼皮看他,冇說話。

他目光仍舊落在窗外,黯淡無光,“我在意她,不過是因為她跟紀莎有點相似的愚蠢罷了,起初隻是覺得好玩…”

他聲音止住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