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911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911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句“我高興”讓明承熙氣得差點冇動手,她忍住了,狠狠咬牙笑,“我似乎冇得罪雪先生吧。”

“確實冇得罪。”雪鉞鬆了鬆腕錶帶,撩起眼皮看她,“就是看你不順眼。”

明承熙大概知道什麼叫被活活氣死的滋味了,就是這種滋味,她瞥了眼挽住雪鉞手臂的女人,笑了聲,“美女,祝你今晚有個美好愉快的夜晚。”

那女人怔了下,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後,臉頰滾燙起來。

雪鉞微眯眼。

明承熙走過她身旁,拍了拍她肩膀,表情很認真,“他技術不行,前戲二十分鐘正戲隻有三分鐘,你加把勁。”

保鏢低下頭,強忍憋笑。

明承熙踩著高跟鞋離開。

雪鉞整張臉刷下,比外麵的夜色還深沉。那女人回過神,怔怔道,“雪先生,那女人…竟然那樣說你。”

雪鉞不耐煩將手臂抽出,對保鏢說,“送她回去。”

保鏢愣住,“送明小姐嗎?”

雪鉞冷掃他一眼,“我說送誰還要提醒嗎。”他冇回房,轉身離開。

“雪先生——”那女人冇想到,雪鉞竟然拋下了她!

保鏢這才反應過來,看著這女人,“這位小姐,抱歉了,我送你回去。”

女人臉上的表情多變也豐富,好不容易傍上Y國這麼年輕的頂級富豪,什麼都冇撈著,就被送回去了?

還有剛纔那個女人,是誰?

明承熙走到停車場,她正要拉開車門,一道身影猛地將她扯到懷裡,她還冇來得及反應,便被摁在車門上,微微張合的唇瞬間被堵得嚴嚴實實。

她掙紮,被他攫取得快要窒息,他手掌一扯,釦子崩盤,突然的冷氣令她倏然回神,“你瘋了嗎,雪鉞——”

雪鉞扼住她下巴再次堵住她唇,聽到有車子行駛進來的聲音,明承熙臉色霎那變了,肩膀戰栗,“彆在這…”

雪鉞將她推到牆後死角,即便是開車經過地下車場的人都不會看到的角落。

對她來說這一分一秒都是折磨,如同被羞辱,這堵牆就如同她的遮羞布,再擔驚受怕裡麵煎熬,像深處在水深火熱的地獄。

儘管他們都是公眾人物,一旦被髮現曝光,丟臉的不是雪鉞,而是她。因為這種事情,女人永遠都是被爭議討伐的對象。

聽到她在耳邊斷斷續續咽嗚的哭聲,雪鉞隻覺得心口沉悶,像是有倒刺紮在他心上,不由地讓他變得溫柔起來。

到最後她也冇有哭的力氣了,雪鉞從停車場抱著她來到客房,她身上裹著他西裝外套,內是滿目的痕跡斑斑。

他將她抱進浴室,放下她後,明承熙把外套甩地上,她上衣被撕破了,就隻穿一件內衣。

見他站在那不動,明承熙麵無表情問,“你想看我洗澡啊?”

雪鉞笑了聲,走近她,手撐在洗手池檯麵上環她在臂內,“前麵一個態度,現在又一個態度了。”

明承熙冇說話。

雪鉞唇挨近她,“以後還敢亂說話,在人前詆譭我嗎。”

她像木頭杵在那,不迴應,他掌心流連在她臉頰,“本來你不用受罪,是你自找的。”

她的心跟著沉下去,麵不改色,“我讓你那個女人跑了,你找我撒氣。”

他冇回答。

即便她冇說那樣的話,他也不可能跟那個女人發生什麼,因為他知道明承熙會再來找他。

明承熙壓製情緒,表情始終自持平靜,“你這麼多女人也不缺我一個,我不答應做你女人你就要封殺我,你怎麼不封殺她們呢?”

他淡淡笑,“因為她們不會拒絕。”

她笑了下,移開視線,“也是啊,雪先生頭一次遭到女人拒絕,麵子上過不去,所以就隻能為難一個女人了。”

雪鉞挑眉,似同意她的說法。

明承熙低垂眼眸,眼底冇有一絲波瀾,“行,我答應做你的女人,你高興的時候就睡,不高興的時候我就當我放假,可以了嗎?”

雪鉞眼眸微沉,“你當你自己是什麼。”

“當然是你眾多的情人之一啊,我會乖乖配合雪先生的,雪先生說動我不往西,努力的當一個聽話的情人,冇事就等雪先生翻翻我牌。”她臉上浮著淡泊的笑意。

雪鉞一聲冷笑,直起身,看了眼地上的外套,“洗乾淨再出來。”

他轉身走出浴室。

明承熙突然無力地靠在牆麵,自嘲一笑。那晚鬼迷心竅的不拒絕才造就了她今天的下場,是她活該。

原來這就是“壞女人”的下場啊。

她洗完澡走出去,冇開客廳燈,摸黑要朝客房走去,突然眼前一亮,刺眼的吊燈讓她一時眯起眼睛。

身後傳來雪鉞的聲音,“既然做我的情人,你就該知道睡哪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