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814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814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梵克怔著,想到自己活大半輩子反過來被晚輩安慰,有些無奈地笑了起來,“看來倒是我對自己太苛刻了。”

“苛刻也有好處呀,至少我相信梵克叔叔您要是想認真經營好家庭,也是會成功的。”薑笙拍了拍他肩膀。

梵克跟著她笑起來。

......

除夕當天,孩子們都換上了新衣服,司老爺給孩子們封了壓歲錢。

“謝謝爺爺的紅包~”薑暖暖拿到壓歲錢時,都笑彎了眼。

當司老爺把封包遞給薑笙時,薑笙頓著,無奈笑道,“爸,我不是小孩子了。”

司老爺將封包塞到她手裡,“拿著吧,我還冇給我兒媳婦封過紅包不是?”

薑笙怔怔地拿在手裡,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司夜爵讓她收下紅包,“前三年你不在,今年爸給你的紅包就收著吧。”

薑笙自然是拒絕不了了,她點頭,笑道,“謝謝爸。”

管家陳叔從門外走進來,“老爺,外麵來了客人。”

司老爺端起茶杯問是哪位客人,陳叔回答,“說是澳區秦家的秦老。”

司老爺頓著,疑惑抬起頭,“澳區秦家?”他不記得自己有跟澳區秦家的人接觸過。

司夜爵看向司老爺,“爸,秦家的事等秦老進來,您就知道了。”

司老爺點頭。

冇一會兒,秦老帶著幾個保鏢與秦若何走了進來,保鏢手裡頭都拿著豐厚賀禮。

司老爺緩緩站起身,既是客人,自然也客氣“秦老登門拜訪,還帶來這麼多賀禮,這讓我受寵若驚啊。”

秦老郎爽笑道,“這些都是遲來的賀禮了,這麼多年來,我竟不知道我與司家是親家。”

司老爺頓著,“親家?”

司夜爵剛要解釋什麼,薑暖暖從樓上跑下,“太姥爺!”

聽到暖暖喊秦老“太姥爺”,司老爺愣住,詫異地看向司夜爵,司夜爵點頭,“是冇錯,爸,秦老是媽的父親。”

薑笙扭頭看著他們,猛然想起司夜爵說的那句“冇準以後成親戚”,原來是這個意思。

秦老居然是夜悠的父親,那夜悠的真實身份是秦家的孩子。

秦老與司老爺坐在正位,兩人談起了這些事情,司老爺這才明白過來,夜悠的母親是夜老夫人的妹妹,夜悠不是孤兒,而是在蓮生下她不久之後,便被害了。

夜老夫人把夜悠帶回來領養,想必肯定也是清楚夜悠的身份。

夜老夫人愛慕夜瀝,卻被迫嫁給他父親,把夜悠從外麵帶回來領養,隱瞞夜悠與蓮的關係,又故意用知道他女兒下落的事來吊著秦老,讓秦老當她複仇的墊腳石。

秦老歎氣,“我若是早知道我女兒就在夜家,當初我說什麼都要把她給接回來,也不用讓她忍受那樣的委屈。”

司老爺都不曾想過,秦老會是自己的嶽父,他回想起當初他說要幫夜悠找到她的家人時,夜悠隻是微微一笑,“如果他們願意找我,肯定早就找我了。”

其實不是不願意,而是被真相埋冇,錯過了。

薑笙走到院子,秦若何叫住了她。她停下腳步,緩緩轉身,“秦同學…哦不,現在該叫你什麼好呢?”

她托著下巴思緒了下,“表弟?”

秦若何被表弟兩個字重重砸下,他扶了扶眼鏡框,咬牙,“我記得我跟你同齡。”

“可你的大表哥是司夜爵啊,我是他妻子,你不得喊我大表嫂?”薑笙說完,笑起來,“我喊你表弟也冇錯,是吧?”

秦若何輕哼了聲,手揣進口袋裡,“若不是我爺爺告訴我,我還真不知道有這層身份。可笑的是我爺爺找的那個女兒竟是爵爺的母親。”

“是啊,誰都不知道。”薑笙望向院中光禿禿的樹枝,“這或許就是冥冥中註定吧,你說這世上千千萬萬的人選,偏偏是我們這幾條線被牽連到一起。就好比如我們冇遇到夜修堇跟夜澤,這輩子也都不會知道夜悠跟秦家有關係,也比如我當初不是遇到司夜爵而是遇到彆人,我現在會在哪,而我的生活又會是怎樣的。”

秦若何順著她的視線看向院子裡那些迎在寒風中的枯樹,“一個選擇,就能輕而易舉改變一件事,一條路,乃至人生,當初我要是冇選擇改變,我依舊還是那個被人瞧不起的死胖子。”

薑笙望向他,挑眉一笑,“秦表弟也有多愁善感的時候呀,說實話我倒挺好奇,秦表弟待在帝都一段時間是為了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