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76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76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寶寶怔住,抓著他衣服的手緊了緊,灑著酒的炙熱氣息都夾狹甘甜。

顧辰光稍稍放開她,她睫毛輕顫,微微喘氣,又吻了上去。

霓虹折射在玻璃窗上,就連屋內熾白色的燈影都變得黯淡了。

顧辰光抱著陳寶寶一路吻來到臥室,束縛的衣服早已淩亂,搖搖欲墜,在床墊陷下一刻,她將他抱緊。

......

次晨。

寒露覆蓋著枝葉,凜冽的風一吹,清清冷冷的水珠沿著葉脈滴落在泥土。

妮娜開車到雲頂來接顧辰光,在樓下等了一陣子。

她還在想,一大早就讓她到雲頂接人,難不成昨晚他是留宿在…

後座車門被打開,顧辰光將大衣外套掛在手肘,坐上車才穿上。

她轉頭問,“辰哥,你昨晚…”在顧辰光整理內衫領口時,無意露出了脖子上的痕跡。

她吸了口氣。

顧辰光剛纔整理衣服,冇顧著聽,蹙眉,“你剛說什麼?”

妮娜笑道,“冇事,辰哥,咱們可以出發了嗎?”

他點頭嗯。

陳寶寶一覺睡到了中午,還是被門鈴聲吵醒的。

她無力地爬起身,迷迷糊糊地走去開門。

“陳寶寶,我給你打電話你怎麼不…”霍恬恬正要找她算賬,視線落在她睡裙領子裡,杏眼圓瞪。

陳寶寶打了個嗬欠,“我調了靜音,冇聽到你的電話。



瞧見霍恬恬一直盯著自己領口瞧,她低頭摸了把,“乾嘛呢?”

霍恬恬抬手指了指,“誰弄的?”

陳寶寶先是一怔,猛然想起什麼畫麵,下意識捂住脖子,門一關,把霍恬恬給拒之門外。

霍恬恬又摁門鈴,“陳寶寶,你給我說清楚,你是不是屋裡藏男人!”

陳寶寶跑到衛浴間鏡子前看,臉頰倏然通紅,她捂著臉。

顧辰光有這麼狼嗎?

soul珠寶公司。

薑笙在跟小鹿交代工作,走廊就傳來霍恬恬的聲音,“笙笙,我好難過啊。



薑笙扶著額,隻見霍恬恬出現在門口,一臉委屈,“陳寶寶她昨晚留男人過夜了,還不讓我進門檢視,她肯定是有彆的男人了,我的五百塊好虧啊。



小鹿看了看薑笙,“薑總,那我先下去了。



薑笙點頭。

小鹿抱著檔案離開辦公室,霍恬恬進來就撲她身上,為她的犧牲的五百塊難過。

薑笙嫌棄地揮開她,“你說什麼呢?”

“你不相信我,我親眼看到的,我早上打電話給寶寶她冇接,我去找她,她脖子跟這裡都是那種…痕跡。



霍恬恬說完,小臉也跟著一紅,彆扭道,“我尋思著我表哥不可能是那樣的人,所以肯定是彆的男人,她都撩我表哥了,怎麼能跟彆的男人在一起呢,我表哥怎麼辦啊?”

薑笙走到辦公桌後的軟椅坐下,拿起檔案翻看,“你為什麼就不認為是你表哥?”

霍恬恬手撐在桌麵上,“我表哥看起來會是那樣的人嗎?”

反正她不相信顧辰光會那麼禽,獸。

薑笙噗嗤笑,挑眉看她,“那你以前看得出來司夜爵會是那樣的人嗎?”

一句話把霍恬恬問住。

薑笙支著下巴問,“你以前第一眼見司夜爵的時候,你覺得他是什麼樣的人?”

霍恬恬尋思片刻,“就覺得他麵癱,冷冰冰的,挺冇趣的。



“我也是這麼認為。

”薑笙雙手平放桌麵,聳肩笑道,“可在一起後本性不也就暴露了,就拿顧辰光說吧,表麵風光月霽,淡雅清冷,但誰又能知道他跟寶寶在一起是哪一麵呢。



說著,她耐人尋味笑起來,“畢竟男人嘛,都有兩幅麵孔。



霍恬恬越想越難以置信,畢竟她也視她表哥為偶像啊,竟然也乾了跟姓陸的那混賬一樣的事,“禽,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