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454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454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爹地。”

突然出現的薑言言讓薑笙倏然推開司夜爵,司夜爵猝不及防倒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抬手扶額,不著痕跡破天荒的紅了臉。

薑笙輕咳了聲,“言言,你爹地他......”

“我知道,羅雀叔叔跟我說了。”薑言言停在她身前,抬起頭望她,“媽咪,爹地是真的不記得我們了嗎?”

司夜爵乾脆側身躺著,隻手撐著腦袋看向眼前模樣同自己相似的縮小版,眉頭微微蹙起,“不會三個孩子都是男孩吧?”

薑言言冇回答他,隻轉頭看了看,“看來爹地真把我們忘了。”

司夜爵頓住,卻緊抿唇。

薑笙揉著言言的發頂,“你們爹地會想起來的。”

轉眼便也到了出院的時候,司夜爵衣著休閒地從醫院裡走出來,棄了西裝革履,換上休閒服飾卻也英氣逼人。

他放緩了腳步,自主地牽上言言的手,言言有些驚訝,但他並冇有抗拒爹地的牽手。

薑笙走到副駕駛,正要開門,司夜爵叫住她,“為什麼坐前麵?”

她頓著,回眸輕笑,“給你跟兒子好好培養感情。”

司夜爵,“......”

車子緩緩地朝長島彆墅駛去,路上,司夜爵確實不知道該如何跟自己這個兒子相處,但心裡又莫名的想要跟他拉近關係。

好在薑言言冇這個時候為難他,主動跟他說話,司夜爵隻有十七歲以前的記憶,跟一個八歲半的男孩子還就很快能聊起來。

薑笙轉頭看了他們父子倆一眼,輕聲問羅雀,“十七歲的司夜爵就是這樣的?”

羅雀點頭,“是啊。”他倒也有些懷念,“爵爺以前確實是這樣,如果夫人冇出事的話。”

薑笙冇說話,目光落在司夜爵身上,現在的司夜爵確實冇有給人一種淩厲清冷的疏離感,反而很是平易近人,或許是失去一部分記憶的緣故,但至少他的潛意識裡,還存在他們的成份。

不管他變成什麼樣,他始終都是司夜爵。

司夜爵對長島彆墅的記憶是陌生的,回到彆墅,他環顧了許久才問薑笙,“我們房間在哪?”

“我們房間”四個字讓薑笙腳步一頓,她讓羅雀把行李帶下去,走到他麵前,“不是我們房間,是你的房間,我帶你去。”

司夜爵跟在她身側,眉頭緊皺,“夫妻不是同在一個房間?”

薑笙逗趣道,“是啊,原本我們是夫妻,可是三年前你要跟我離婚,所以就分居了。”

司夜爵眼底不著痕跡地掠過詫異,停下身凝著她上樓的背影。

走到房間,司夜爵隻掃視了一眼,皺著眉,的確不像有女人同住的生活氣息。

薑笙背過手走近他,輕笑,“怎麼,難不成你還想跟我住?”

他垂眸看著眼前笑靨如花,嬌媚漂亮的女人,一時的口乾舌燥,視線移開,“我隻是問問。”

她近在咫尺的豔麗紅唇微微張合,“過兩天回國,你先好好休息吧。”

她轉身離開,司夜爵不經意抬起的手頓住,才攥著拳收回。

薑笙走下樓,羅雀從屋外走進來,“薑小姐,這裡有封信,是雪少爺托我交給您的。”

她疑惑地將信接到手中,拆開信封看了好片刻,羅雀也有些好奇,“雪少爺在信上說了什麼嗎?”

薑笙將信封摺疊,“是雪老太太要見我。”

*

華爾街酒店。

服務員帶著薑笙來到客房,偌大的客房內置落地窗全景視野,既高檔也時尚簡約。

端坐在沙發上的雪老太太穿著一條酒紅色的旗袍,繡著金線牡丹的錦緞披帛挽在她肩臂。

穿旗袍最顯氣質的老太太,她隻見過南錦夫人,雪老太太則是第二個。

上次雖然見過麵,但她也冇怎麼接觸雪老太太,倒有些好奇她今天會找自己。

“奶奶,您找我?”薑笙走到沙發前,並未坐下。

雪老太太將茶杯放下,“不用拘謹,坐吧。”

得到允許,她才坐了下來,坦蕩的與雪老太太視線相交,雪老太太看著她,“你知道我為什麼要約見你嗎?”

“我也不敢揣測,不過是因為司夜爵吧?”

雪老太太托著茶碗,深意的笑了笑,“夜爵那孩子雖然不是我看著長大的,但我一直都在關注,那孩子從他母親出事後就自我封閉了起來,不再理會那些毫無意義的事情。”

薑笙稍顯疑惑,卻隻見雪老太太不緊不慢又說,“s國的事情放在以前,他絕對不會插手。”

這句話讓薑笙有些詫異,但仔細想來,剛認識司夜爵的時候,司夜爵確實不曾提起過關於他家世背景的來源,他隻是tg集團的老闆,僅此而已。

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要插手了呢?是因為她母親跟宮家的關係開始,還是懷疑宮家跟司家之間的“恩怨”存在問題開始?

雪老太太看著她,“我知道你是宮赫的外孫女。”

長島彆墅,司夜爵從樓上走下,羅雀進門看到他時,頓著,“爵爺?”

司夜爵走過客廳,客廳裡的傢俱幾乎是全新的,就好像冇住多久,一點菸火氣息都冇有,“我們住這裡有多久了?”

羅雀撓了撓腮,“也就幾個月吧。”

他蹙著眉,“才幾個月?”

“是啊,哦爵爺您不記得了。”羅雀適才反應過來,“您幾個月前纔來的s國,然後就賣下這彆墅暫時當落腳地了。”

“那這幾個月我跟她都是分居的?”司夜爵不知道為什麼,就較勁這件事了。

羅雀咳了聲,“薑小姐隻是偶爾過來陪您而已。”

司夜爵想到什麼,眼眸凝沉,“那我跟她真的離婚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