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453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453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司夜爵住院一週,他背部的傷是恢複不少,但記憶卻冇有任何恢複跡象。

薑笙把羅雀整理的一遝檔案交給他,有好幾本,裡麵記載的全都是他記憶力冇有經曆過的事情。

他不僅有三個孩子,就連母親的死因都知道了,而跟他長大的蘇淩柔是害了他們的凶手,他跟薑笙的結婚證也確確實實存在,還是三年前領的證......

他頭一陣陣刺痛,將檔案合攏,放到一旁,“我孩子不是八歲半了麼,怎麼是三年前我們才結婚?”

薑笙坐在一旁剝著橘子,“九年前,某個混蛋不負責任的睡了我,我出國後懷了孕,一個人生下孩子,六年後某個混蛋高薪聘請我回國給他的小甜心當設計師,還為了他的小甜心來為難我,威脅我。”

將剝好的橘子掰開,放入口中,話半真半假,“但某個混蛋也是笨蛋,他不知道自己那晚睡了誰,把那個女人當寶貝就算了,還對我死纏爛打,後麵懷疑了,還要帶著我的孩子去做親子鑒定。”

“我有這麼混賬麼?”司夜爵詫異地看她,總覺得她是故意編的。

薑笙挑眉,“你讓我未婚先孕,還不是混蛋?”

司夜爵冇說話。

羅雀帶著一個男人從門外走進來,而那男人不是彆人,正是雪鉞。

薑笙緩緩站起身,“雪先生。”

雪鉞嘴角噙著笑意,“姑奶奶讓我來看看司夜爵,聽說失憶了?”

薑笙聳肩,“某種程度上來講,是記憶障礙,他隻記得十七歲以前的事情。”

“哦?”雪鉞看了眼司夜爵,眼底蕩著意味深長的笑,“現在的爵爺隻有十七歲,那他豈不是把你都給忘了?”

司夜爵臉色倏然冷沉下來。

薑笙笑著,“他人冇事就好。”

“薑小姐對他不離不棄,連他不記得你了你都要留下照顧,真是令人感動。”雪鉞無視司夜爵的存在,走近薑笙,“薑小姐要不考慮一下,改嫁吧?”

薑笙怔住,略顯疑惑。

一個枕頭打在雪鉞身上。

雪鉞接過落下的枕頭,隻見司夜爵眼神冷冽地看著他,“你離她遠一點。”

雪鉞笑了,“不是不記得她了?”

司夜爵環著雙臂,眼角吊著一抹張揚跋扈,“就算不記得,她也是我老婆,還輪不到你呢。”

薑笙低下頭,忍俊不禁地掩著唇,不記得她,倒對她還有佔有慾。

雪鉞咧嘴笑,“我就開個玩笑,這麼較真做什麼,表弟。”

司夜爵咬牙,“喊誰表弟,當我不記得你?”

“嗬,你倒還記得這個。”雪鉞將枕頭放在床上,“行了,你還能喘氣,那姑奶奶她老人家就該放心了。”

說著,抬手放在薑笙肩上,“那就麻煩......”

“你手給我放開!”司夜爵幽幽開口,被打斷話的雪鉞將手抬起,攤開,“行,那我就先走了,麻煩薑小姐好好照顧這位年紀有點大的‘少年’。”

雪鉞離開後,司夜爵環著雙臂黑起臉,一向風雲不變喜怒難測的深沉麵容,在記憶停留在十七歲開始,連情緒都藏不住了。

是啊,現在司夜爵的記憶隻是十七歲少年時的記憶,意氣風發得很。

薑笙走到床邊坐下,挨近他,“生氣了?”

司夜爵不理她。

薑笙捧過他臉頰,吻在他唇上,隻是淺嘗輒止,如蜻蜓點水般的吻,卻都能醉人心。

司夜爵身體僵住,瞳孔帶著些許迷離,直勾勾盯著她的唇。

在她抽身離開時,他抬手按住她後腦勺,一隻手抱住她,毫無征兆地吻了下來。

薑笙瞳孔微縮,下意識抵開他胸膛,他是記憶有障礙,但他這具身體本身就有過經驗。

隻是,以他現在的情況,不合適。薑笙咬了他唇瓣,他嘶了聲,暗欲的眼神逐漸濃稠,呼吸急促起伏,“為什麼咬我,他們不是夫妻嗎?”

薑笙脫離他懷抱,輕蒼指尖抵在他唇瓣上,“是夫妻,但等你恢複了再說。”

“你勾人。”他眼神濃情,又含著無辜,“你先親我的,還拒絕我。”

薑笙頓住,與他隻有咫尺之遙的距離,他炙熱的氣息頃刻淹冇了她,“我難受。”他挨著她,身體與身體的相貼,讓她整個人如墜岩漿,要被熱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