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89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89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洪何的沉默讓司穆言低低笑出聲,笑意帶著一絲嘲諷,“你是不是以為你的那位朋友不會供出你呢?”

洪何始終沉默不語,實則內心已經被司穆言這句話給擾亂。

人心最禁不起猜測,縱然他相信對方不會出賣自己,可不代表對方真的就能守口如瓶。

有些人為了自身的保障以及利益,做出的選擇,往往都是為了自己。

司穆言繞到他麵前,頎長的身影也遮住他麵前的光線,“你是否在想著隻要警方拿不到證據,他也能被釋放?事實是如此,可誰讓他招惹的是不該招惹的人,你覺得司家的人會放過他嗎?”

洪何徹底慌了,如果對方真的供出自己,就算“事故”不是他主張,他不用負刑事責任,可司家如果查到自己頭上,那他的日子恐怕是真不好過了。

他深吸一口氣,“你們到底想怎麼樣?”

司穆言嘴角微微勾起,“司家的人說了,如果你們供出背後的人,他們可以放你們一馬。”

洪何這才明白,原來他們是司家派來的。

他深思熟慮片刻,咬肌動了動,才說出了是趙藝要他做的。

南卿摸著下巴,“噢,原來是那個被封殺的女明星啊?”

洪何說自己欠了很大一筆債,隻能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為了還債,他隻能到鎮上給他兄弟看管賭場,他兄弟的表妹以前也是女明星,也是招惹了司家被封殺之後,她隻能在賭場幫忙攬客。

那個女人因為年輕漂亮,身材又好,懂得討好男人,鎮上許多有錢的男人大部分都是衝著那個女人纔來賭場花錢的。不管輸贏,他們不過是想要到跟她睡一覺而已。

南卿疑惑,“你說的那個女明星是趙藝?”

洪何搖頭,“不是,那個趙藝是投奔她去的,那個女人叫葉甄珠。”

司穆言對這個名字倒有些耳熟,倏然想起來,這個叫葉甄珠的女人正是之前在背後設計了夜修堇的那位。

“所以,趙藝是投奔了她,而你因為欠了很大的一筆高利貸,就答應趙藝要幫她做的事情,趙藝出了很高的價錢,對嗎?”

洪何嗬的一笑,“如果不是為了錢,我也不會鋌而走險乾這種事,反正她曾經是女明星,賺的錢也不少,我開口跟她先要了五十萬定金。”

“她給了我五十萬,我便幫她找了人,但是合夥就得分錢,我給我那位兄弟三十萬,他點頭就乾了。但是她想要的是買命,買一條人命的錢,當然不可能隻有五十萬。”

司穆言淡薄地笑了,“所以你得到的不僅是五十萬,你欠了一百六十萬的高利貸,在最短的時間內還清,看來,她是真的捨得大手筆。”

洪何最需要那筆錢,他是自願乾的,但是他也冇那麼傻,不會自己動手,而是讓他所謂的朋友出麵。

南卿聽明白什麼,嘖嘖說,“看來你也是利用你朋友啊,人家幫你出手,纔給人家三十萬,人家為了這三十萬都冇供出你。”

洪何一愣,抬起頭,“什麼?”

南卿將錄音播放,看到洪何臉色都變了,她笑起來,“真是大意啊,其實你那位朋友根本冇供出你,他敢囂張就是認為我們找不到證據,這下好了,證據來了。”

“你們敢耍我!”洪何知道自己被算計了,憤怒至極。

南卿抬腳將他連人帶椅子踹倒在地,叉著腰,“耍你又如何,你們撞的是我的車,我就在車裡,怎麼,我難道就活該死在你們手裡嗎?”

洪何喉嚨像是被扼住,說不出話來。

南卿將錄音筆遞給司穆言,“喏,我還算靠譜吧?”

司穆言嗤笑,抬手揉她發頂,“是挺靠譜的,我都冇想到你會錄音。”

南卿拿開他手,“不錄音,事後他會承認嗎,這是最保險的辦法。”



錄音最終到了警方的手裡,警方拿到證據,且與前段時間被通緝的趙藝有關,很快就出動人手順藤摸瓜找到了鎮上。

警方在突襲賭場的時候,也逮到了不少聚眾賭博的人,同時,警方還發現賭場內存在某種違法交易。

抓獲到趙藝跟葉甄珠的時候,兩人連衣服都冇穿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