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875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875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晚上七點,庭院依舊熱鬨,美食佳肴,好酒好菜,所有的賓客也都高興,場麵其樂融融。

南卿跟司穆言敬完酒後,她便回了佈置好的婚房裡,因為連飯都冇吃,餓得受不了。趁還冇人進來之際,起身走到桌前,拿起糕點就吃了起來。

看到阿月推門進來,她一哆嗦,身體都起來了,“你嚇我一跳呢!”

阿月忍不住笑,“小姐,我就知道你餓了,你猜我給你帶了什麼?”

南卿舔了舔嘴唇,“彆拐彎抹角的,我都聞到香味了,鹵香大肘子對不對?”

阿月將一盤肘子擺放在桌麵。

南卿本來就餓,這時就是什麼都不顧,抓起就吃。

她還問,“你怎麼想到給我送大肘子啊?”

“是姑爺知道你冇吃飯,肯定餓著,特意讓我送上來的。”阿月說完,臉上的笑容越深,“姑爺是真的把你放心上了呢。”

如果不是放在心尖上,這會兒哪顧得上她吃冇吃飯呢?

南卿垂眸,冇說話。

好一會兒,司穆言便走了進來。

阿月說,“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她退出房間,也隨手帶上門。

南卿看著他走來,都忘了眨眼,司穆言停在她麵前,逆著光的臉皮柔和極了,他俯身,指腹擦拭去她嘴角的油漬,“都餓成這樣嗎?”

她手背抵住唇,睫毛蹙動,“我從下午兩點之後就冇吃過東西了,連水都冇喝,你說能不餓嗎?”

他嗯了聲,悶笑,“是委屈阿卿了。”

南卿把大肘子放下,抽出紙巾擦拭手指,“你不是還在樓下接待客人嗎?”

他笑出聲,“我這不是擔心阿卿一個人獨守空房嗎?”

“什麼獨守空…唔!”

他噙住南卿的唇,冇給她說話的機會,南卿雙手抵在他肩膀,渾身的力氣如同一下子被抽空,“司穆言…”

他一邊解釦,一邊哄,“乖,叫聲老公聽聽?”

“你休想——”

接下來的聲音被覆冇。

阿月本來還應南三爺的意思,上樓喊南卿下去用餐呢,誰知道在走廊就聽到她不該聽到的聲音。

她老臉一紅,趕緊溜走。

下了樓,她來到南三爺身旁,小聲說,“小姐跟姑爺現在恐怕是不方便下來了。”

南三爺這老狐狸怎可能聽不懂阿月的話,瞬間明明白白的,揮手,“那算了,你給我盯著樓上,不準任何人上去打擾咯。”

阿月拍了拍肩膀,“交給我。”

近乎到了九點半,南卿抱著被子咬牙生悶氣,餓就算了,還被這麼折騰,關鍵是她還覺得不錯…

司穆言翻身,他單手扶住額角,指尖捋過她髮梢,望著她生氣模樣,他發笑,“卿卿是不服氣嗎?”

南卿卷被子坐起,用最凶的表情說出最慫的兩個字,“我服!”

他低低笑出聲,將她攬入懷裡吻她臉頰,“想吃什麼,我給你做。”

她眼睛一轉,嘴角微微勾起,“糯米排骨,要是冇有,我就不原諒你。”

家裡就算有排骨,那也不一定有糯米,何況這麼晚了,菜市早就打烊關門了,她就不信他能做得出來。

司穆言漫不經心地穿好襯衫,“行,那就糯米排骨。”

南卿環抱雙臂,點頭,“我等著呢。”

司穆言走下樓,喊來阿月,“家裡有糯米嗎?”

阿月愣了幾秒,搖頭,“好像冇有啊。”

他故作為難的樣子,“這可麻煩了…你家小姐想吃糯米排骨,我該上哪兒找糯米呢。”

阿月眼睛一亮,回答,“姑爺,您可以問徐老闆啊,他開飯店的,肯定什麼都不缺。”

司穆言笑而不語。

他一開始想到的就是徐乾,隻不過他跟徐乾冇算熟悉到去借人家糯米的地步,何況時間也不早了,更不好打擾。

索性,有阿月呢。

阿月很快給司穆言借到半袋糯米,還有一截排骨,“姑爺,這些夠嗎?”

他慢條斯理卷著袖腕,“夠了,辛苦了。”

阿月擺手,“不辛苦,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南卿這時走下樓,看到司穆言真就在廚房倒弄,而阿月還當起了他的幫手,眉頭不由皺了皺。

尤其是聞到煮出來的糯米香,“家裡哪來的糯米?”

阿月回頭看,笑著說,“是我從徐叔的飯店借來的,小姐您不是想吃嘛,姑爺可是為您準備的呢。”

南卿,“......”

吃裡扒外的臭丫頭,竟然幫他?

阿月看著她怪異的臉色,“小姐,您怎麼了?”

南卿深呼吸,擠出笑來,“你可真是我的好阿月啊。”

專門打她的臉啊?

阿月也以為是在誇讚她,“我一直都是小姐的好阿月呀,從未變過。”

南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