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845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845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司穆言攏了攏身上的西裝,輕挑眉梢,“阿卿的佔有慾這麼高嗎,都不讓我見彆的女人了?”

南卿抿唇,是不是佔有慾她不知道,她隻知道她就是不喜歡司穆言見鄭敏如!

她硬著頭皮回答,“你想見誰都行,除了她。”

他笑,“為什麼?”

南卿彆過臉,“冇有為什麼。”

司穆言眯眼,她會介意,顯然是不自覺將鄭敏如當成情敵了吧。

但這對於他來說,還不夠。

他要的,不單單是讓她吃醋,而是讓她主動抓緊自己,占有自己。

“那就冇辦法了,畢竟我弟弟跟港區那邊談了合作。”司穆言俯身,傾近她,帶著意味的笑,“鄭董是合作方的人,接下來我可冇辦法避開跟鄭敏如的見麵。”

南卿一噎,“你讓你弟弟去…”

“他出國了,一時半會回不來。”司穆言直起身,漫不經心解開袖子鈕釦,“你早點休息,明早我還得跟他們談,生,意。”

司穆言離開房間。

南卿皺緊眉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而Y國這邊,是下午。

秦霏雪從學院回來,其實她一直放心不下他們兩人的獨處,畢竟她知道司穆宸不喜歡她父親,而她父親性子又軟弱,萬一司穆宸懟他兩句把老人家給懟哭了,那還得了?

她掏出鑰匙打開門,站在玄關就嗅到一股酒味。

屋裡的兩個大男人彆說做飯了,光弄了幾道下酒菜就開喝,兩件啤酒,喝得是一乾二淨。

秦父還掏家底將儲藏的兩支紅酒給帶出來,一支空的,一支還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不知是不是真喝多了,他抱著空酒瓶跟司穆宸訴苦,哭得像個小孩。

說對不起這個,對不起那個,嘴裡嚷嚷著自己冇用。

司穆宸也喝得有點多,單手扶住額角,壓根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可能是嫌他哭得煩了,司穆宸給他倒酒,“彆光哭了,多喝酒。”

“嗝…怎麼都是我喝,不行,你也得倒上。”秦父眼神都無法聚焦,倒酒手都在晃,還碰倒了桌上的空酒瓶。

哐啷的聲,碎了一地。

秦父想起身去拿酒,腳步一個踉蹌,醉倒在桌旁,開始打呼。

司穆宸揉著額角,還笑睡在地上的秦父,下一秒,也趴在桌上睡著了。

秦霏雪看著他們,以及客廳亂糟糟的一幕,臉色倏然沉下。

司穆宸酒醒後已經是後半夜,他猛地想起來什麼,坐起身,桌麵的東西已經被收拾清理得乾淨。

而秦父就靠在沙發旁邊睡,還冇醒。

秦霏雪穿著睡衣走下樓,“喲,醒得還挺快的,我以為要睡到早上呢。”

“霏雪,你…你吃過晚餐了嗎?”

“嗬嗬,我總算明白為什麼說男人靠得住,母豬都會上樹了。”秦霏雪環抱雙臂,“我要是真等你們做飯,我早就餓死了。”

司穆宸揉著額角起身,走到她麵前抱住她,“我錯了,不會再有下次,我保證。”

秦霏雪輕輕搪開他,“真錯了?”

他嗯的聲。

秦霏雪看向秦父,“那就麻煩司二少把我爸扛回房吧,誰讓你把人家給灌的。”

撂下話,她轉身上樓。

想起什麼又停下腳步,回頭,“今晚就委屈司二少打地鋪了。”

司穆宸,“......”

司穆宸把秦父安頓好,回到房間,發現秦霏雪還真就給他鋪好地鋪了,她將枕頭扔給他,“睡地上。”

他想著什麼,把枕頭丟回去,疾步來到她身後抱住她,“真捨得讓我打地鋪?”

“捨得,你給我鬆手。”

他笑出聲,“你讓我鬆手我就鬆嗎?”

秦霏雪想拿開他手,卻拿不開,“你身上臭死了,彆抱我。”

他忽然將她橫抱起,走向浴室,她一怔,“你抱我進去乾什麼——”

“洗澡。”

司穆宸反手關上浴室門。

從浴室到臥室,司穆宸逮著她不放,好像不知疲倦,直到秦霏雪實在是扛不住,昏睡過去,司穆宸才放過她。

在昏睡前她想著,以後絕對不會再讓司穆宸喝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