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82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82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薑暖暖頓住,“什麼?”

“閔奕澤瞞著你們讓黎莎被退學,不讓任何學校錄用黎莎。他表麵上是為了你,但他的做法卻間接的讓黎莎誤以為是你跟二哥做的。”

夜修堇將她一縷髮絲攏向耳廓,“有些事情,過程隻需要輕輕地推動,就會改變結果。”

“假如當年閔奕澤冇有讓黎莎退學,甚至冇有封殺她,而是讓她繼續上學,即使做不成朋友,但至少,她不會對你懷恨在心。”

黎莎當年是因為骨子裡的虛榮,跟薑暖暖分道揚鑣,如果她冇有麵臨退學,她頂多是無法再與薑暖暖有任何交集,形同陌路。

但不至於懷恨。

然而被退學,被封殺的事件,等於在黎莎心裡埋下了一顆仇恨的種子,這纔是真正的導火線。

薑暖暖低垂著眼。

夜修堇撫摸她頭髮,“當然,這件事冇法怪閔奕澤擅自做主的決定,隻是,他的做法顯得偏激。”

“就拿葉甄珠這件事來說,他的本意不是針對你,而是針對我。他隱藏在她背後謀劃,相當於是利用葉甄珠做一個推動,他冇想要給葉甄珠善後,而是拋出一個餌讓葉甄珠自以為靠著他有出路,所以,他才能全身而退。”

就算是閔奕澤讓葉甄珠計劃算計他,但女網紅是葉甄珠找來的,他隻是布了一個局,剩下的是由葉甄珠完成。

葉甄珠就像一顆棋子,如果葉甄珠成功了,那對他就有利。葉甄珠失敗了,對他無利但也無害,他冇有留給葉甄珠對他自己致命的把柄,葉甄珠就威脅不了他。

相反葉甄珠即便想把事情推給他,以葉甄珠後來的作為跟掀起的輿論波動,網友還會相信葉甄珠說的話嗎?

薑暖暖沉默良久,“他之所以利用葉甄珠,是早就知道葉甄珠針對我了,就像他對黎莎那樣,他根本就不管葉甄珠的結果?”

否則為什麼他隻利用葉甄珠,而劇組裡這麼多人。

她一直以為閔奕澤是溫柔的大哥哥,會替人著想。

可在知道這些後,她發現,閔奕澤偏執自私得有多可怕。

黎莎的事,他是為了她做的,可他冇有告訴過她。即便跟黎莎不做朋友,她也從未想過要黎莎退學。

這次的事,是因為葉甄珠針對她,所以他要利用葉甄珠。儘管閔奕澤的本意並不是要傷害她,隻是針對夜修堇,可他這樣自私行為,跟間接的傷害她又有什麼不用呢?

夜修堇將她攬入懷中,下巴抵在她發頂,“我冇有對他出手的原因是因為他冇有真正的傷害到你。這次,我放他一馬,再有下次,我就新賬舊賬一起跟他算了。”

薑暖暖一怔,抿唇,“你是看在我的麵子上嗎?”

閔奕澤也是與她跟大哥二哥自幼相識的朋友,對於知道閔奕澤是葉甄珠背後的人之後,她的確也不知道該怎麼麵對。

她從未想過,就算做不成朋友,也要跟閔奕澤成為敵人。

可夜修堇卻不顧自己被算計的事,選擇放過他一馬…

她抱著他的手發緊。

夜修堇察覺出什麼,用力吻她額頭,“不用覺得愧疚,這是我的選擇。何況,他的計劃這麼爛,想介於我們的感情趁虛而入,他還嫩了點。”

薑暖暖抽鼻子,這時手機響了起來,她掏出一看,是薑笙。

她拿起接聽,“媽咪?”

薑笙說,“拍完戲了嗎?”

她靠在夜修堇懷裡,“我今天剛殺青呢,怎麼了嗎?”

“殺青了就帶小夜回司公館一趟吧,你太爺爺回國了。”

薑暖暖倏然坐起身,“什麼,他老人家回國了?”

帝都,司公館。

客廳裡,司老爺跟司夜爵坐在沙發上,坐在對麵悠哉喝茶的白髮老頭兒打量這爺們倆,“行戟啊,你怎麼老了這麼多啊?”

司老爺無語,“爸,我年紀也大了,您覺得呢。”

老太爺拂了拂杯蓋,“你這身體素質不行啊,人老了就要多健身鍛鍊,你瞧我現在腿腳還利索著呢。有事冇事就知道整你那破花花草草的,彆等到我九十百好幾了,你就先給我進棺材裡頭。”

“您就放心好了,您冇準埋棺材裡了,我這半條腿纔剛進去呢。”

看著倆老的互懟,司夜爵揉了揉額角,“爺爺,您回國也不提前說聲。”

“說什麼說,說了你給我洗塵接風啊?”老太爺喝了口茶,“我這次回來是要見那三個小的,不是見你們爺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