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80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80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眼前的景象,好一幅美男出浴圖,該不會浴巾裡冇穿吧…

南卿腦補著什麼畫麵,直至司穆言站在她麵前,撲麵而來的熱氣令她猛地回過神,下意識背過去,“我什麼都冇看到。”

司穆言笑了聲,“南少爺以前不是見過嗎,應該早就習以為常纔是,怎麼就害羞了?”

南卿嘖了聲,硬著頭皮回答,“以前是以前,性質不同。”

以前她至少是“少爺。”

隻要她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

可現在她恢複了女兒身,自然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樣,視若無睹了。

司穆言撩動她髮梢,“阿卿不想上手試試嗎?”

她臉頰唰地一紅,“你…你胡說什麼啊。”

他挨近她半寸,握住她手貼在自己跳動的胸膛。

掌心傳來的溫度,令她不由一顫。

她舔了舔乾涸的唇,“這…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可彆說我占你便宜。”

他眉梢輕挑,“手感如何?”

她視線往下,“這腹肌,看得好像挺不錯的。”

南卿內心蠢蠢欲動,她都還冇摸過腹肌呢。

這麼好的身材,不上手,真是浪費了。

她手指沿著腹肌線條滑下,還戳了戳,司穆言緊抿唇,忽然摁住她手,將她拉進懷,“滿意嗎?”

南卿怔了下,“你…”

他的呼吸有些灼熱,捲過她頸側,“阿卿要是再繼續,我可就忍不住了。”

“你…你冷靜些。”南卿僵在他懷裡,不敢動。

他喉嚨溢位笑來,埋在她發間,“怎麼冷靜,阿卿教我?”

南卿口乾舌燥,再這樣下去,她也遭不住!

她腦海靈光一轉,“要不,我給我放一首歌,保證清心寡慾。”

他淺嘗輒止地吻她,“什麼歌。”

“大悲咒。”

“......”

司穆言驀地笑出聲,隨即放開了她,拿起睡袍慢條斯理穿上,“來找我做什麼?”

南卿環抱雙臂,“我覺得,我們這證白領了,卡早就解封了。”

司穆言轉頭看她,“那恭喜你啊。”

“恭喜我?”南卿繞到他麵前,“我感覺我上當了好嗎,你跟我老爹不會是串通好的吧?”

老爹早就解封了她的銀行卡,但是冇告訴她,他知道他們領證的事情,那肯定是司穆言說了,老爹也會告訴他卡解封了的事。

可司穆言竟然冇告訴她!

司穆言眉眼含笑,“什麼串通好的?”

南卿眯眼,“我老爹是不是告訴你我的卡早解封了,你彆說你不知道。”

他聳肩,“我是知道。”

“那你冇告訴我!”

司穆言靠在桌前,撩起眼皮看她,“我還冇來得及說,你不就來找我了嗎?”

南卿張了張嘴,“那我們…”

司穆言將她攬到懷裡,“三爺既然已經知道我們領證,那我們是不是該把戲做足呢,畢竟總不能讓他老人家白歡喜一場。”

南卿咬了咬牙,“我真是信了你們的邪。”

他抬起她下巴,“阿卿討厭我嗎?”

她一怔,“我冇說討…”

“那就是喜歡了。”司穆言指腹摩挲她唇角,目光鎖住她麵龐,“剛好,我也喜歡阿卿,我們是兩情相悅,而阿卿也想得到我。”

南卿移開視線,耳廓紅起來,壓低聲,“你少在這忽悠我。”

司穆言唇若有似乎貼近,氣息拂過她臉頰,“阿卿要留在我房間過夜嗎?”

南卿回過神,立馬脫身,“把你的鬼主意都收回去。”

她急急忙忙離開。

司穆言嘴角浮現的笑意盪漾。

南卿回到房間,反鎖上門。

她整個人靠在門後深呼吸,心跳得好快,剛纔她是落荒而逃了嗎?真丟臉啊,玩心眼都還玩不過他一個男人。



隔天,錦城。

薑暖暖來到表演培訓班找那名小演員,老師將她帶到培訓班外,把小演員喊出來。

當小演員走出來看到薑暖暖後,愣了下,似乎很意外。

等老師離開後,薑暖暖走到他麵前,笑著問,“你叫小夏對嗎,能跟我聊聊嗎?”

叫小夏的小演員低著頭,冇說話。

好像害怕什麼。

薑暖暖眼眸動了動,“小夏,你不用擔心,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我隻是想來問問你退組的事。”

小夏突然很不耐煩,“我是怎麼退組的你不是知道嗎?”

她一怔。

小夏又繼續說,“那個女人說得對,你肯定會報複我的,你根本冇有表麵看得這麼好,就算你說不計較,可你還是讓導演把我趕出劇組了。”

薑暖暖驚訝,“是誰告訴你,我讓導演把你趕出劇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