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72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72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南卿表情呆滯,望著手中那杯茶,整個人都不好了。所以她用的是人家杯子,喝人家喝過的茶?

好在旁人都冇注意,她斂住神情,將茶杯放回桌麵,挪到司穆言右手旁,壓低聲,“反正吃虧的又不是我。”

他摩挲著那隻茶杯,垂眸一笑,“占便宜的人都喜歡這麼說。”

她漫不經心,“是,你說的對。”

司穆言將茶水徐徐倒入那隻杯子,隨即端起,將杯子抵在唇前。南卿愣了下,瞬間不淡定了。

他緩緩喝進茶水,還殘留她痕跡的杯沿此刻被他覆蓋。他吞嚥茶水的動作,以及指腹抹過唇角,都極具撩人。

像是故意的,可又顯得一本正經。

南卿下意識掠過他的嘴唇,迅速移開視線,臉頰莫名發燙。

她是不小心的。

但他明知道那是她喝過的杯子!

南卿擱下碗筷,站起身,所有人都看著她,她低著頭,“我吃飽了。”

隨即離開了飯桌。

南三爺疑惑,看向司穆言,“她這是怎麼了?”

司穆言指腹摩挲杯沿,笑了下,“可能真的吃飽了吧。”

南卿上樓,直奔房間,她將房門關上,靠在門後,掌心捂住發燙的臉頰,“他肯定是故意的吧?”

樓下的飯宴一直到中午才結束,南三爺被徐乾他們多灌了幾杯,實在是頭暈得很,管家送他回房休息了。

薑暖暖正想說要上樓看看南卿,夜修堇攬住她肩膀,“你去看好像不合適。”

她一怔,瞧著夜修堇好似知道了什麼,眯起眼,“你都聽到了?”

她跟南三爺說悄悄話的時候,他就坐在旁邊,八成也能聽見。

夜修堇喉嚨溢位笑,“我是看見。”

她疑惑,“看見什麼。”

夜修堇笑而不語。

此時,司穆言跟羅雀站在庭院,羅雀說看押唐特的人抵達y國後,唐特就被聯合部送往弗農貝恩監獄,終身監禁冇有釋假。

弗農貝恩監獄位於太平洋,整座監獄由航母打造,規格為全球最嚴格的監獄之一。

牆的主體是用極其堅硬的金屬,裡麵設置一千多個攝像頭,罪犯基本無時無刻都處在於被監視的狀態下。

何況位於太平洋中心,就算唐特有越獄的本事,周圍一望無際的海平麵,逃走無疑是自尋死路。

司穆言抬頭看向某處,“終生失去自由,這個代價還挺大的。”

“像唐特這種不甘於平庸,向著權勢的人,恐怕失去自由比讓他死了還難受。”羅雀感慨末了,想到什麼,“所有事情都結束了,您跟暖暖小姐什麼時候回帝都。”

司穆言眯眼,冇說話。

羅雀順著他目光看去,樓上那間窗台後的窗簾稍微晃動了下,要是他冇猜錯,那是南小姐的房間吧?



帝都,司公館。

司夜爵坐在書房閱覽雜誌,他戴著金屬鏈條眼鏡,墨色的襯衫一絲不苟貼合在他精壯的身軀。

放在桌麵的手機收進一條簡訊,他翻書的動作停頓,視線瞥向螢幕,將手機拿起查閱內容。

薑笙端著果盤走進來,“看什麼呢?”

他撩起眼皮,將手機放下,“東洲島的事情順利收尾了。”

她將果盤放在桌麵,笑了,“看來孩子們都平安無事。”她用果簽叉起一片橙肉,遞到他嘴邊。

司夜爵將雜誌合攏,將她投喂的橙肉吃掉,伸手摟她到懷裡,“我老婆喂的橙子就是好吃。”

薑笙挑了顆櫻桃,“要是你兒子有你這麼會哄老婆,我都能省心不少。”

他笑了,“小情侶正在磨合時期,不是很正常嗎。宸宸自小跟暖暖在我們身邊長大,他不像言言獨自在外,性子被老太爺磨鍊得沉穩,而宸宸不善於表達自己的想法,說話又直接,你又不是不知道。”

薑笙揉著額角,“所以我才頭疼啊。”

她作為母親,不能過多乾涉孩子的感情,兩個人的事情需要他們自己解決,旁人的乾擾,隻會讓事情越來越緊張。

司夜爵抱住她,“好了,等言言他們從東洲回來,讓言言好好跟他溝通便是。”

薑笙點頭,“也隻能這樣了。”

“話說,咱們言言這次去東洲島,還就多了個身份。”

薑笙一怔,“什麼身份?”

司夜爵笑出聲,“南家女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