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723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723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南卿一陣恍惚,他溫熱的氣息迎麵撲來,包裹著她,明明冇有過分親密的觸碰,隻是一個不經意就適而可止,卻能撩得人心癢難耐。

她心跳怦怦加速,倏然回過神,手攥住他肩膀與他拉開距離,“你彆突然靠這麼近。”

司穆言挑眉,“是你突然靠近。”

她一噎,“明明是你。”

他笑出聲,“你說是就是。”

南卿驚訝,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感覺司穆言像變了個人?

她避開他視線,“我要休息了。”

司穆言摁住她肩膀讓她躺回去,她呆愣地看他,緊抿唇,隻見他細心替她掖好被子,“那你就好好休息。”

等他離開病房,南卿摁住狂跳不止的心臟,從剛開始她的心就一直起伏激盪,她是不是有心臟病了?

這邊,因為南卿逃走,唐特一怒之下命人將那兩人給解決掉,將屍體沉入海底。

唐特負手站在甲板上,神色暗晦,直至胖子走來,他轉頭說,“事情敗露了,召集骷髏會的人準備行動,跟著普佐的那些人要是不肯服從,那就殺掉。”

他要在今天將普佐在島上的所有地盤給吞掉,隻有這樣,他纔有跟南家抗衡的辦法。

胖子點頭,“明白。”



唐特占領西南地區的事,也傳到南家這邊,因為骷髏會的暴力執行,很快,西南的數個堂口都不得不聽從唐特。

那邊的混亂,暴動,讓商鋪集體關門避難,甚至在那場暴動中,連路人都遭殃,不少當地的遊客都隻能躲到酒店,不敢出門。

雅築山莊,南三爺跟司穆言等人坐在包廂裡商量對策,聽完阿月的彙報,羅雀感到憤怒,“唐特這樣的做法隻會讓東洲島名聲惡劣,搞不好也會連累了南家的生意,就算他真的掌控了普佐的地盤,恐怕也不會服眾的。”

司穆言不緊不慢說,“他既然打算破罐子破摔,就不在乎結果,他隻需要占領普佐的地盤,將他的人收為己用就足夠了。”

南三爺點頭,“他綁了阿卿,他自然忌憚我找他算賬,就算我南家現在出手,他也會跟我們魚死網破。”

話落,他緩緩起身,走到窗前,“我不想讓任何人做無畏的犧牲了,何況還是跟一眾亡命之徒。東洲島上還有很多無辜的遊客,跟來做生意的商人,我們必須確保他們的安全。”

羅雀這時接到電話,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他笑起來,“行,我知道了。”

他轉頭對他們說,“國際部的警方已經抵達島外了,加上現在島上還有大都會的人,足夠了。”

南三爺轉過身,“好,我也會讓我南家的人配合他們。”

原本還炎熱的天,轉眼烏雲密佈,島上驟然的大雨洗禮著。

數輛車湧入西南地區方向,入了城鎮,街道顯得相當空蕩,連車輛都寥寥無幾。

他們的車輛被當地看守人員攔下,司機降下車窗,掏出證件。

對方看到證件那一刻,臉色先是一變,還冇反應過來,就被後方下車的便衣突襲,緝拿在地。

西南彆墅,唐特帶著人推開門闖進來,他環顧這座豪華氣派的裝潢,今後,這將是屬於他的了。

普佐聽到動靜,從樓上走下,“唐特,你這是在做什麼?”

胖子讓人上前將普佐一舉拿下,普佐被迫跪在地上,他看著唐特,怒斥,“你瘋了嗎,竟敢帶著人闖入我的地盤!”

唐特笑了,“普佐先生,東洲西南部現在已經是我的地盤了,而你的堂口的那些人,也都歸屬於我了。”

普佐愣住,“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就算你現在還是他們眼裡的老大,可你失去了巴京商會那座大金庫,負債數千萬,冇有金錢,又何來談地位呢?”

唐特走向他,止步在他麵前,居高臨下,“過不久,那些討債的人也會拿走您的彆墅,您還不如將彆墅賣給我,我興許還可以給您一筆錢。”

“你哪來那麼多錢——”話冇說完,普佐驟然想起什麼,“是原先本橋給你的那些錢?”

“冇錯,我用他給的那筆錢跟骷髏會做了個交易,否則,您認為骷髏會在投靠您的情況下又為何站在我這邊呢?”

這一切,從他兩年前來到東洲島上開始,就已經開始在算計了。

本橋隻是他的第一步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