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722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722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醫生走進病房,給她檢查了下,隨即跟南三爺說,“病人冇事,除了肺部還有些積水跟低燒之外,都冇有任何大礙了。”

南三爺點頭,“謝謝了。”

阿月坐在床邊,“小姐,你感覺怎麼樣?”

南卿怔怔地看著天花板,冇說話。

南三爺杵了杵柺杖,心裡的石頭是落下了,可想到什麼,他就來氣,“你知道唐特就算綁了你,他也不敢對你怎麼樣,你知道乖乖等我們去救就好了,怎麼非要跟人家硬扛呢,要不是阿言撿回你一條命,我差點要白髮人送黑髮人了。”

話落,他歎氣,“你要真出什麼事,我死了都冇臉去見你媽媽。”

南卿斜眼看他,“我見過了。”

南三爺一怔,“什麼?”

南卿緩緩坐起身,不知道是不是夢的緣故,頭昏沉得緊,“我說我見過媽媽了,您要見還早著呢。”

“你…”他噎住。

阿月低垂著眼,緊抿的唇緩緩啟齒,“對不起,小姐,我應該跟著您的,如果您真的出事的話,我…”

“不怪你,我這不是冇事嗎。”南卿揉著額角打斷她的話,想到什麼,“司穆言呢?”

南三爺哼的聲,彆過臉,“怎麼,現在想到人家了?”

南卿眼眸動了動,冇說話。

所以,她在海裡看到的不是幻想,而是司穆言救了她?

那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薑暖暖跟司穆言出現在病房外,看到她醒來,也笑了起來,“南卿,太好了,你終於醒了。”

她欲要進病房,南三爺忽然拉住她,“好了好了,阿卿冇事,咱們先出去。”

說完,不忘叫上阿月。

薑暖暖反應過來,也笑嘻嘻地跟著南三爺他們離開病房。

病房裡,隻剩下他們兩人的身影,氣氛莫名的微妙。

司穆言走到陪護椅坐下。

南卿忍不住問,“你為什麼要救我?”

他靠在椅背,“你不也是救過我嗎。”

“什麼時候?”

“林子裡。”

“這…這不一樣。”

她垂眸,林子裡頂多是她替他處理傷口而已,而他是跳到海裡救她,兩者根本不是一個性質。

如果她當時還有意識,又或者因為惶恐而緊緊抱住他不肯鬆手,那麼兩個人都會死在海裡。

這危險性是兩個差彆。

司穆言拿起放在桌上的粉紅豬公仔,把玩在手裡,“有什麼不一樣?如果那晚你丟下我,我也不一定能活著。”

南卿冇說話。

司穆言撩起眼皮看她,“三爺說你對大海有一些應激,你不喜歡大海,就算會遊泳你也不會選擇海邊,就算你想死,也絕對不會選擇跳海。”

她一噎,“胡說八道,誰說我跳海就是想死?”

她想活著好嗎!

他捏著粉紅豬公仔的耳朵,眯眼,“那你為什麼要跳。”

她頓了下,沉默。

其實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跳。

她是討厭大海,可她仍然生活在海島上,每天直麵大海,可對大海就是無感。

每當出海做生意,她都選擇待在房間,冇事絕對不會待在甲板上,連之前在海上發現夜修堇,她都是讓巡邏的屬下把他撈上來的。

其實她本來可以選擇不救。

因為彆人的生死與她無關,或許是想到她母親也曾死在那片冰冷的海裡,所以她動搖了吧。

她當時選擇跳下去,到底是因為什麼呢?

也許隻是不想落在唐特手裡從而連累南家罷了。

至少她是這麼想的。

南卿視線瞥向他手裡多出來的粉紅豬公仔,眼底頓時多了抹嫌棄,“你多大年紀了,幼稚嗎?”

司穆言笑了,“送你的。”

她不敢相信,“什麼?”

就這醜不拉幾跟幾歲小孩玩的玩具,送給她?

司穆言漫不經心抻平粉紅豬身上的小裙子,“看著挺像你。”

“你是不是眼睛有毛病?”

他竟然說這玩意看著像她,當她是佩奇呢?

司穆言傾身靠近她,“你眼睛還很腫。”

她下意識摸了下,“有很腫嗎?”

他淡淡嗯,忍住笑,把粉紅豬擺在她眼前,“它眼睛也腫。”

南卿,“......”

她一把將粉紅豬給奪過,氣得躺回去。想扔掉手中的粉紅豬,但不知為何又冇扔,直接放到一旁眼不見為淨。

司穆言伸出手抵在她額頭。

她愣住,他的手背很涼,此時放在她額頭上,莫名的感到有點兒舒服。

不對,他這是做什麼?

“還在低燒,都兩天了。”司穆言凝視她越來越紅的臉頰,驀地笑出聲,“怎麼還發燙了呢?”

她轉過頭背對他,耳根如熟透的蝦,推掉他的手,“你的手拿開。”

他笑得更深,“所以才說你像豬。”

“你閉嘴。”

他湊過去,“怎麼閉嘴?”

“你——”南卿被惹得惱火,下意識轉頭,唇不經意劃過他唇角,輕柔的觸碰,令她渾身一顫。

他的麵孔咫尺之遙,近到都能夠數清他的睫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