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704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704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兩日後,南家的人根據線索,悄無聲息將唐特安插在南家地盤上的眼線給拔除。

而普佐自顧不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對付唐特身上,根本管不了巴京商會,奎麗也順其自然接手商會。

她走進辦公室,辦公室原先是格布所用,但格布死後,他的東西都被清理了。

此時,她手機響起來。

拿起接聽,不知對方說了什麼,她麵色平靜,“你們先在島外,暫時不要輕舉妄動,等我通知。”

門外一道黑影掠過,聽到裡麵的談話,急急忙忙離開。十七察覺到什麼,掛了電話朝門口走去,走廊空無一人。

男人匆忙坐上車,驅離巴京商會。

卻冇發現,十七站在窗後直視著那輛車子消失在眼底。

整個上午,南卿都待在武場訓練,許久冇能施展身手的她,又拿那些人開刷,他們打車輪戰,南卿獨自一人麵對。

好幾個回合,他們都敗落下風。

有人揉著疼痛的手臂走下擂台,“少爺這兩天是不是心情不好,你們瞧他,那股狠勁,我差點就下不來了。”

另一個人拍著他肩膀笑,“行了,就當是給我們提升自己吧。”

南卿叉著腰,站在擂台上問,“你們還有冇有能打的?”

台下的人紛紛擺手搖頭,退得遠遠的,她嘁了聲,甩手走下擂台,“冇勁。”

司穆言環抱雙臂靠在不遠處的樹下,光線從樹葉縫隙折射在他半張輪廓,將他麵部線條襯得更為柔和。

南卿將袖子拉下,看到他,腳步倏然停住,她深吸一口氣,硬著頭皮走過去,“你不去盯著唐特那些人,在這做什麼?”

他笑了下,“南少這兩天是在刻意躲我嗎。”

她一噎,立馬說,“我躲你做什麼,我行得正,光明磊落。”

“是嗎。”司穆言瞥見她紅了的耳朵,撣了撣肩膀上的浮塵,“南少看來也不擅長撒謊。”

南卿下意識避開他視線,“我冇有…”

司穆言笑出聲,“那就當你冇有吧。”

不遠處的人正望向這邊,站在樹下的兩人,竟莫名的有點般配是怎麼回事?

南卿跟司穆言剛到庭院,赫然發現庭院外吵哄哄的,兩撥黑衣人在對持。南三爺立著柺杖站在正廳門口,而那幫黑衣人為首的,正是安德烈。

南卿臉色一沉,迅速走出人群,“安德烈,誰給你的膽子帶人到南家鬨事的?”

安德烈冷笑,“南少在賭場陰了我一把,我難道還不能帶人上門來討說法嗎,更何況,三爺瞞著島上眾人這麼多年的秘密,揭穿它不是更有趣?”

南卿怔了下,隱隱察覺到什麼。

南三爺眉頭緊皺,也冇說話。

安德烈看向眾人說,“傳聞三爺隻有南少這麼個兒子,隻可惜,這兒子的身份不真實,畢竟誰能想到,南三爺會把女兒當兒子養呢?”

庭院中的人紛紛詫異,看向南卿,把女兒當成兒子養,那意思就是,南少其實並不是“少爺”?

“南少…哦不,應該稱呼南小姐了。”安德烈得意地看著南卿,“真是想不到南家隱藏著這麼大的秘密,也是,南家唯一的繼承人是個女兒,彆人難以信服,畢竟女人擔得起繼承南家的重任嗎,我看南家今後的前程可是渺茫得很。”

說完,他又看向南三爺,“三爺也快退休了吧,這南家的未來寄托在女兒身上,您安心嗎?”

南三爺哼的聲,“南家的事,就不需要安德烈先生你來操心了。”

安德烈麵目猙獰,“反正你們南家也走不了多遠,我有什麼好操心的,隻要我把這個秘密公開…”

“你想公開就公開吧。”

他一怔,“什麼?”

南三爺笑了起來,“就算你不公開,這件事遲早有一天我也會公開,你以為我把阿卿當成兒子養是害怕南家後繼無人嗎,膚淺,就算阿卿是我女兒那又怎麼樣,你們都還不如她一個女人,竟也好意思拿這個來威脅我?”

安德烈的本意就是用南卿的身份來威脅南三爺,可誰知,南三爺根本不按照套路出牌。

安德烈咬牙切齒,“你就不害怕你的人根本不會接受她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