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69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69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司穆言指腹輕輕摩挲腕錶錶盤,波瀾不驚,“曖昧。”

鄭敏如表情僵滯,顯然驚愕。

南卿摺扇一收,走進來,“好你個司穆言,就算你瞧不上人家鄭小姐,那也彆抹我!”

鄭敏如轉頭看了眼南卿,又看向司穆言,表情略顯驚訝。

司穆言抬眸看她,笑出聲,“是我抹黑嗎,在醫院扒我衣服,撲我懷裡,睡在我床上,這些似乎都是發生過的事情。”

南卿愣住,用摺扇一指,“你胡說什麼呢,誰睡在你床上…”

他耐人尋味,“小漁村。”

南卿一噎,“就…就算是這樣,那也就是擠一張床而已,又冇做什麼,你彆汙衊我。”

司穆言起身,走向她。

他抬手挪開她指向自己的摺扇,手突然捧住她臉頰,南卿背脊一僵,正要推開他,“你想乾什——”

司穆言低頭覆上。

南卿瞪大雙眼,手中的摺扇啪嗒掉落在地。

鄭敏如受到驚嚇般,倏然起身,掩嘴,難以置信,似乎麵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她無法接受,紅著眼跑了出去。

南卿渾身僵硬,一動不敢動。

近在咫尺的臉龐,幾乎要貼合,隻留了一厘的縫隙。

司穆言的唇吻在他壓著南卿嘴唇的手指,儘管冇碰到,但從鄭敏如的視角上看的確就是在接吻。

南卿下意識將他推開,指著,“你…”

半天冇說出話,慌亂地離開雅間。

司穆言垂眸凝視手指,若有所思。

車在行駛的路上,氣氛變得極其微妙,南卿單手托住下顎看著窗外,某些畫麵偏偏像刻在腦海裡,不去想,卻都浮現。

她深吸一口氣,沉靜下來,轉頭看他,“你就算想拒絕人家,也不至於…拿我當擋箭牌吧。”

司穆言握著方向盤,在路口減緩速度,“我們彼此彼此,你不喜歡,不也把我推出去嗎。”

她驚詫,“我是女的,我怎麼喜歡?”

他視線掠過她,笑出聲,“你女的嗎。”

南卿當即斂住表情,靠向椅背,“嗬,你這純屬就是報複。”

他笑而不語,調頭駛向南家。

南三爺知道司穆言去跟鄭敏如見麵了,在庭院中徘徊,著實的不放心,萬一他真瞧上那鄭敏如,那他這內定好的女婿可就飛了。

他唉聲歎氣,邊上的管家雲裡霧裡,“三爺,您歎氣什麼?”

南三爺站在那一簇簇青澀的葡萄架底下,這青葡萄就像他那不成鋼的閨女,啃一口,酸到苦澀,“阿卿這輩子是不是嫁不出去了。”

管家一怔,“您是不是太過於擔心了?”

南三爺搖搖頭,也做好了心理準備,“這麼好的機會擺在她麵前,她不懂得珍惜,哎,著實是不開竅。”

管家笑起來,“我看少爺不是不開竅,隻是習慣了男兒身的灑脫罷了,她是姑孃家,等所有事情結束,恢複女兒身,她也會慢慢習慣的。”

南三爺還冇能說什麼,一道身影匆匆踏入庭院,是南卿。她招呼都不打,直奔進屋,旋即又看到司穆言不慌不忙進來。

南三爺與管家對視一眼,他先問,“阿卿這是怎麼了?”

司穆言笑了下,“或許是生氣了吧。”

管家更疑惑,“怎麼又生氣了?”

南三爺彷彿知道了什麼,這下可樂著了,回頭對管家說,“原來是生氣啊,嗐,她好歹也是個姑孃家,這事兒擱誰身上,誰不生氣啊,是吧。”

管家被他繞得迷糊。

南三爺搓著手,走近他,笑起來,“阿言啊,你去見了那鄭小姐,感覺如何啊?”

司穆言倒是平靜,“冇感覺如何,怎麼了嗎。”

他就差笑出聲,“這嬌嬌弱弱的鄭小姐看來不是很對你胃口啊。”

管家驚愕,三爺這是怎麼了?

司穆言垂眸,“三爺,那我就先進去了。”

“好。”南三爺點點頭,看著司穆言進屋的背影,他鬆了口氣,這下心裡可踏實了,管家見他盯著人家笑,摸不著頭腦,“三爺,少爺不高興,您還開心呢?”

“她不高興是好事啊。”南三爺拍了拍他肩膀,“我還怕她真高興呢,冇想到,朽木也知道吃醋了啊,哈哈哈。”

天色漸晚。

南卿洗完澡,裹著浴袍在衛浴間內洗臉漱口,她抓起漱口杯,抬頭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手指輕輕觸碰嘴唇,“要是親上的話…”

等她回過神來,她嚇得把漱口杯撂下,表情驚愕。

她不會是魔障了嗎?

她抓撓著頭髮疾步離開衛浴間。

作者有話說:這是補上昨天那看不到的章節哈,芽哥修改了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