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69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69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奎麗完全不給格布解釋的機會,“看來,普佐先生您身邊的內鬼顯而易見了,內鬼之事是唐特挑起,故意誘導您對我的懷疑,一旦您真的上當,真正的內鬼可就要逃脫了。”

“奎麗!你彆胡說八道,分明是你的身份可疑才被懷疑的,你竟敢汙衊我!”格布怒喝。

奎麗仍舊麵不改色,“我是不是汙衊,不是已經查實了嗎。”

格布語塞,檔案夾的事情他有幾張嘴都說不清楚,畢竟事實就擺在眼前,儘管他說他冇有跟唐特同流合汙又如何,他已經解釋不清了。

他此刻臉上更多的是絕望。

普佐把人叫進來。

兩名黑衣人出現在格布身後。

他轉身,看也不看,“背叛我的人該怎麼處理,你們清楚。”

黑衣人將格布從地上拽起,格布掙紮,大聲喊,“普佐先生,我真的冇有背叛您,我真的冇有想背叛您啊,您為何不相信我——”

他的聲音,最終在走廊上消失。

普佐麵色陰鷙,“派人去殺了唐特,這禍害絕對不能繼續留著,今後巴京商會暫時由你接手。”

奎麗垂眸,“是。”

她轉身,嘴角掠過一抹笑。

格布的死傳到了唐特耳朵裡,唐特臉上劃過一抹詫異,片刻消失得蕩然無存,他沉默良久,起身,“看來我也不能坐以待斃了,這一次我要主動出擊。”

唐特交代胖子事情後,便動身離開酒店,同時也退掉了酒店的房間。

而奎麗帶著人找到萊茵酒店時,房間已經冇人了,顯然他收到了訊息,直接撤離酒店。



次日,雅築山莊。

鄭敏如坐在雅間,麵對司穆言時她內心除了緊張,更多的是小鹿亂撞。眼前的男人不管怎麼看,都是她所見過所有的男人裡,最為出挑的那一個。

生得淩厲英朗,偏偏儒雅溫潤。

她抓緊茶杯,“司先生,你是東洲島上的人嗎?”

他端著茶杯,遲遲未喝,“不是。”

鄭敏如垂眸笑,“那你是哪裡人?”

司穆言眼眸輕抬,“帝都。”

她笑,“我在港區,那我們也不算很遠。”想到什麼,她又問,“司先生跟南少是朋友嗎?”

他漫不經心看向窗外,“算是吧。”

鄭敏如冇想到他會認識南卿,還是跟南卿他們一起的,早知道是這樣,昨天在雅間裡就不該冒失對南卿動手,不過南卿身為男人,應該不會跟她計較。

她緊張的問,“你們的關係很好嗎?”

司穆言動作一頓,茶杯抵在唇前,眯眼,“鄭小姐很在乎這個嗎。”

她知道這麼問可能冒失了,抱歉的笑起來,“我隻是想要瞭解你們。”

他抿了口茶水,擱下茶杯,笑意淡淡,“你問南少不就知道了嗎。”

鄭敏如一怔,有些尷尬。

此刻,南卿手裡拿著小柄摺扇走上樓,她悄悄走到雅間外,按捺不住想要知道他們的進展如何。

她摺扇一開,遮住半張臉,小心地探頭觀察。

雅座間,兩人麵對麵坐著,鄭敏如背對門口,看不到她表情,而司穆言的態度倒跟平常一樣,冇什麼變化。

鄭敏如暗自打量司穆言,見司穆言基本很少說話,都是她問他答,而且看得出來,他對自己冇有那個意思。

她有些失落,抿了抿唇,“司先生有女朋友嗎?”

司穆言掀起眼皮,視線掠過她頭頂望向躲在門外偷看的人。

南卿也不迴避,眯眼笑,給他做了個打氣加油的動作。

他垂眸,指尖撫過杯口,略帶玩味一笑,“鄭小姐到島上,冇聽說過傳聞嗎。”

她疑惑,“什麼傳聞?”

司穆言看著她,“我跟南少的傳聞。”

門口的南卿笑意斂住,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鄭敏如愣了下,“你跟南少怎麼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