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67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67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做夢,我是不可能跟你離開的,放我下去!”黑崎芳子使勁扒車門,還想著落下車窗,鑽出去。

本橋怒吼,急忙關閉車窗,“你瘋了嗎!”

“我讓你放我下去!”黑崎芳子根本不理會,更不想跟他走,直接撲到駕駛座搶方向盤,失控的車子左拐右拐。

本橋用力搪開她,穩住方向。

車子驚險的與路邊上的石墩擦過,他冷汗直冒,咬著牙威脅,“你如果也想像你父親一樣,車毀人亡,你儘管試試。”

黑崎芳子剛纔也明顯被嚇到了,她回過神,“你還敢提我父親,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我父親是你害死的!”

本橋冷笑,“就算是我害死的又怎樣,我也是為了你,大小姐,我勸你現在彆惹怒我,否則,我就拉著你一起去死。”

黑崎芳子被震懾到了,她並不想死。

但她也不想被帶走。

她想到什麼,摸出手機,偷偷發資訊給唐特。

本橋見她在摁手機,反手將她手機奪過,見她發送出去的簡訊,臉色刹那陰沉,“你敢暴露我的行蹤!”

黑崎芳子並不知道唐特跟本橋的事情,她得意,“那又怎麼樣,唐特先生說過,隻要你敢對我做什麼,就讓我告訴他,他會幫我,你以為你拿到了黑崎組的實權,就能爬到我頭上嗎,你想得美!”

本橋驀地震住,握緊方向盤。

他忽然意識到了什麼,緊接著,大聲笑,幾近癲狂的狀態,“原來如此,原來他早就防著我了。”

黑崎芳子越發害怕,尤其見他瘋狂踩著油門加速,“你…你在說什麼?”

“既然你們都不肯放過我,都想利用我,那我何必再逃走呢,就算死,你也要跟我死在一起。”

他猛地加速,前方是拐彎,可他的方向卻是一直向前。

黑崎芳子歇斯底裡,“本橋,停下來——”

車子衝出石墩圍欄,砰的一聲巨響,車子直直地墜下山坡。

後方幾輛車子緊跟其後,見到這一幕,紛紛刹住車,野良從車裡衝下來,“大小姐!”

司穆言接到電話那一刻,迅速駕車跟南卿趕往事故現場,現場已經被當地的警察封鎖。

南卿推開車門走下,隻見警察出動起重機將那輛殘破不堪的車,嚴重變形的車給打撈上來,同時也帶上來一具被甩出車外的屍體,那就是黑崎芳子。

野良帶著黑崎組的人守在封鎖邊緣,看到遺體的他,臉色極其沉重。

南卿皺眉,“本橋竟然還帶了黑崎芳子。”

司穆言沉默,不知道在想什麼。



唐特很快接收到本橋跟黑崎芳子出事故的訊息,他將手機放在桌麵,捏住杯腳輕晃,心情愉悅。

胖子走過來,“先生,本橋竟然知道您要將他推出去,帶著黑崎小姐逃跑了。”

“我已經知道了。”唐特目光揭過酒杯,“隻可惜,這次連上帝都不幫他,如果不是他非要帶一個累贅,他早就成功脫逃了,他還是敗在女人的手裡啊。”

完全不需要他出手了。

黑崎芳子給他發簡訊求救的時候,他就料到,本橋那傢夥是要逃跑。

原本還擔心他落到南家那些人手裡,現在倒好,阻礙清除了。

胖子皺眉,“先生,您不覺得奇怪嗎,本橋是如何得知您要將他推出去的,而且格布見您的事情,隻有普佐的人知道。”

唐特動作一頓,掀起眼皮,目光陰惻惻的,“本橋的死活普佐並不在乎,除非,有人想要讓他逃走,看來,普佐身邊的人也不乾淨啊。”

他將酒飲儘,轉頭問胖子,“賬簿的事,查到什麼了嗎。”

胖子回答,“聽說賬簿的事是接手了三堂口的那個人查出問題的,應該就是他告訴了南家的人。”

唐特神色不明,“接手三堂口的那個人是誰。”

胖子不假思索,“據說是叫江夜,是南少帶回來的外地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