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67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67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萊茵酒店,本橋剛來找唐特商量對策,等他離開後,巴京商會的格布便找上他了。

唐特邀請格布在餐廳見麵,格布也開門見山,“普佐先生讓我來問你,你跟本橋是不是私底下有接觸。”

他麵不改色,微笑,“怎麼會呢,我與黑崎組的本橋隻是見過幾麵,談不上有太多接觸。”

格布也提醒他,“你既投靠普佐先生,最好不要有其他的想法,普佐先生也知道你在y國的事情,他讓我轉告你,你如今在島上就得守島上的規矩,以你的謀略跟手段,若是不能為普佐先生所用,那他也不會留你,希望唐特先生能明白這一點。”

他說完,不等唐特回答,帶著人離開餐廳。

唐特臉色陰沉,前麵本橋找他時,他就知道普佐是開始懷疑他了。

好一個南少,竟然利用賬簿的事在普佐麵前道出本橋跟他有私交。

胖子走到唐特身後,“先生,如今該怎麼做。”

唐特拿起桌麵的水杯,緩緩喝進,眼神逐漸淩銳,“還能怎麼做,事到如今,隻能棄掉這枚棋子,好向普佐先生告知我的忠誠了。”



本橋回去後,還幻想著唐特會幫他解決,誰知,他突然接到一個陌生電話,是個女人。

女人說了什麼,本橋臉色劇變,“怎麼可能!”

“信不信由你,本橋先生,你以為唐特會幫你嗎,他已經決定將你推出去了,你還是趕緊想辦法逃跑吧,不然,唐特興許為了自保,會除掉你呢。”

本橋還想說什麼,對方結束了通話。

他整個人慌了,明明是唐特要他這麼做的,他甚至到頭來還想著替他隱瞞,然而賬簿的事情敗露,唐特就想要犧牲他了?

不行,他不能坐以待斃。

他必須先想辦法離開。

坐在車內的十七將通話記錄刪除,視線落向窗外,正對麵就是黑崎家的住宅。

她編輯一條簡訊,發送給司穆言,也將簡訊刪除。

彼時,南家書房。

南三爺從司穆言口中得知唐特要棄掉本橋這枚棋子,笑出聲,“本橋這次看清了唐特的真麵目,估計為了保命,也會反策唐特,正好,我們也該出手了。”

說罷,他看向南卿,“阿卿,你跟阿言到碼頭盯著,安排好人,隻要本橋出現,必須抓住他。”

南卿起身,“知道了。”

下午四點,南卿跟司穆言早就抵達碼頭,碼頭周圍也都埋伏好了人。

南卿望向窗外,“你確定本橋會離開東洲?”

司穆言手搭在方向盤,目視前往,“如果你得知有人捨棄了你,要你性命,你還敢留在東洲島嗎。”

本橋現在的情況,是自身難保。

唐特不會幫他,反而會將他推出去,冇準還會滅口,而他三天內拿不出那筆錢,普佐也不會放過他,麵臨這雙重麻煩,本橋不可能還敢留在東洲。

唯一的活路,就是逃出島。

南卿單手扶住額角,“你也知道唐特會犧牲他,所以故意誘導他逃跑?”

司穆言轉頭看她一眼,“讓他逃跑不過是藉口,與其讓他被白白滅口,不如讓他落入我們手裡,唐特計劃失敗,又有本橋的佐證,唐特也脫不了身。”

南卿看著他,冇說話。

她想的是除掉本橋,但冇想過本橋的死可能會讓唐特脫身,正如她父親所言,唐特不會妥協。

唐特既然要用本橋這顆棋子攬權,那就不可能會讓棋子威脅到他,尤其他還不能跟普佐抗衡,那就隻能犧牲掉棋子,把所有事情推到棋子頭上。

本橋的死活普佐不在乎,他隻在乎一個人的態度跟忠誠。

司穆言的計策,是留本橋一命,用他牽製唐特。

的確是聰明人的做法。

難怪她老爹這麼看好他,這男人要是敵人,拚計謀,她未必是對手。

“南少為何這麼看著我。”

她回過神,對上司穆言視線。

她剛纔一直盯著人家看嗎?

南卿輕咳了聲,轉頭,“你是不是吃核桃長大的。”

司穆言眯眼,“核桃?”他淺淺一笑,“南少算是在誇我嗎。”

她看向窗外,“你說是就是吧。”

不知道是不是謠言的原因,她總覺得跟司穆言待在一起點尷尬,他應該也聽到那些謠言了,可感覺他也冇當回事,難道就隻有她自己胡思亂想?

傍晚五點半,本橋駕車趕往碼頭。

黑崎芳子在後座剛醒來,她驚詫的看到自己在車上,聯想到被本橋打暈前說的那些話,大驚,“你要帶我去哪裡,本橋,我勸你最好放了我!”

本橋朝後視鏡看了眼,“我當然是要帶你離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