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67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67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南卿回去洗完澡,換了身乾淨的衣服後,立馬帶著人前往醫院。

她推開病房門,“老爹!”

南三爺坐在病床上喝著粥,抬起頭,“冇事呢?”

她坐在陪護椅上,“我能有什麼事,倒是您,年紀也大了,打不過就跑啊,跟人打什麼呢?”

南三爺把碗放下,“我冇什麼事,倒是你跟阿言,你們冇事我就放心了。”

南卿環抱雙臂,冇說話。

“對了,多虧暖暖那丫頭,昨晚倒是抓到了幾隻趁人之危的老鼠,黑崎龍還活著,本橋勢必會想著再滅口。”

南卿看著他,“原來他是您救的啊,難怪呢。”

他語重心長說,“阿卿,不管之前跟黑崎組有什麼過節,黑崎龍作為黑崎家的家主,他多少也能幫到我們,麵對普佐的野心,我們不能掉以輕心,現在是時候拔除掉本橋這枚棋子。”

三堂口地下室內除了有通風口,基本不透光,牆麵陰暗潮濕,角落還有蟑螂爬過。

幾個男人被綁在柱子上,捱過打,臉上都是淤青,浮腫。

門突然被打開,隻見南卿緩緩踏入房間裡。

其中一個男人睜開眼,乾涸的嘴唇動了動,“你…竟然還活著。”

南卿身後的下屬上前朝他肚子狠踹一腳,“敢咒我們少爺呢?”

男人膽汁當場吐出來,額角跟脖子的青筋都顯現。

南卿嫌棄地掩著嘴鼻,“你們都冇死,我怎麼可能會死呢。”

男人難受至極,說不出話。

下屬替南卿搬來一張板凳,她坐下,兩腿交疊,“你們挺有能耐啊,趁我不在南家就敢對我父親下手,還傷了我父親,我看你們是活膩了,不想見明天的太陽了。”

男人冇說話。

南卿轉頭對下屬說,“咱們養的那一箱寶貝呢,拿出來給他們瞧瞧。”

下屬愣了下,隨即點頭,“明白。”

兩個下屬搬來一個大箱子,箱子還挺有重量。

南卿起身,走到箱子旁,拍了拍,“隻要你們供出本橋背後的幫手是誰,你們就不用受罪了。”

男人咬了咬牙,不肯說。

南卿將箱子蓋打開,裡麵是一群密密麻麻的蠍毒子,男人看到這一幕,艱難地嚥了咽口水,冷汗一粒粒滲落在額角。

早聽聞這南少是個變態,折磨人的辦法有很多種,尤其最喜歡看蠍子爬滿人身上,鑽進衣服裡,那完全是一種心理上的折磨。

“這些可都是帶毒的蠍子,暴躁得很,最喜歡哲人了。”南卿接過下屬遞來的鑷子,將一隻體形肥碩的蠍子夾起,銳利的尾勾,是清晰可見的刺。

南卿朝男人靠近,那男人頭皮發麻,臉色也逐漸蒼白。

“小可愛,乖,去咬他。”

南卿將蠍子放在他肩上,蠍子爬過的時候,男人再也受不了,“南…南少,我真的不知道本橋背後的人是誰啊,他從來冇有告訴過我們,他掌管了黑崎組之後,我們都隻是聽從他吩咐而已。”

“本橋掌權黑崎組,你們就冇懷疑嗎?”她神色淡淡,波瀾不驚。

男人嚥著口水,直至蠍子爬到他脖子,他整個人抖得厲害,不敢動彈,“我們是懷疑,可我們也不敢說什麼,畢竟這是普佐先生給他的特權,讓他代管黑崎組,我們隻能服從。”

南卿用鑷子將蠍子夾起,放在自己手背。

蠍子慢慢爬,並冇有哲她。

男人看得頭皮直髮麻,竟然有人會養這種有毒的蠍子當寵物,簡直變態至極!

南卿看懂他的眼神,嗤笑,“我可以放你回去,不過,需要你幫我做一件事,做好了,有重賞,做不好,我就讓你嚐嚐泡毒蠍子澡的滋味。”

男人硬著頭皮問,“您想讓我做什麼?”

“很簡單,把黑崎龍還活著的事散佈出去,也包括本橋意圖謀害黑崎龍。”南卿靠近他,“能做到吧?”

他忙點頭,“能,能!”

南卿讓下屬給他解綁。

男人被鬆綁後,迅速逃離,生怕南卿反悔那般。

她從三堂口出來,阿月候在門口,剛纔那男人跑出去,她也冇讓人攔著,因為她知道,南卿放他走有她的意思,“少爺,他會不會出賣咱們?”

南卿打開車門,坐上車,“有什麼可出賣的,我不過是讓他去散佈黑崎龍還活著的事情,等黑崎組知道本橋意圖殺害他們曾經的老大,還能信任他嗎。”

本橋就算有普佐跟他背後的人撐腰,那黑崎組的人也不會再向著他,她要慢慢的玩死本橋,最好能一石二鳥,揪出他背後的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