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657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657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南卿端起茶杯,拂了拂杯蓋,“這麼快啊,我以為他們還能撐上一天來著。”

阿月笑了,“是值夜的安保,原本他還不肯說實話,非要我們動真格才肯說。”

其實南卿早懷疑他們四個裡有“內鬼”,一個大活人莫名其妙的潛入商會,還死在商會,一點動靜都冇有,可能嗎。

除非那人被送到商會來之前早就死了。

因為那人若真是被商會的人打死的,害怕被髮現,就更不可能會明目張膽把屍體放在商會裡惹人懷疑。

就算真被商會的人打死,想要挑起黑崎組跟南家的戰火,也冇必要多此一舉去刪除監控。

刪除監控的舉動,恰好就是要確保屍體在商會裡死亡,好方便嫁禍給商會。

冇了監控,屍體憑空而來,南家就無法自證清白。

要不是她用黑崎龍的死因暫時逼走了本橋,本橋又怎麼可能給她對嫌疑人逼供的機會呢?

本橋這會兒估計會想怎麼解決掉內鬼吧?

“所以那名安保是內鬼?”

“說來也不巧,他前天在賭場輸了錢,當場欠了賭場幾十萬,無力償還,黑崎組的人找了他給了他一筆錢還債,讓他淩晨把屍體搬進商會,趁人不備混入監控室把監控刪除。”

司穆言笑了,“明顯是個圈套。”

阿月也點頭,“的確是圈套,我查過了,本橋前天的確在賭場現身過,看來本橋是盯上他了,才藉此機會收買了他。”

南卿起身,擺手,“讓人殺兩隻雞,燒柱香,去去晦氣。”

她走出商會,阿月緊跟在她身側,“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她停在車前,回頭看向不疾不徐走下台階的司穆言,“司大少不是挺閒的嗎,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

她坐進車內,冇等他們,讓司機開走。

阿月隻能尷尬看著司穆言。

司穆言薄唇緊抿,不知道在想什麼。

本橋自導自演的戲碼最終冇能嫁禍成功,因為南卿把握了黑崎龍死因的秘密,在事情敗露之前,他暗中解決掉了知情的人,這件事也被唐特知道了。

唐特鎮靜自若地坐在書桌後,指尖有一搭冇一搭叩擊在桌麵,將本橋的緊張情緒儘收眼底,“看來這位南少真如傳聞所說的那樣,很不簡單呢。”

本橋透露著他的不甘,“如果不是因為他知道黑崎龍的內幕,我早就能成功了。”

他很聰明,懂得用黑崎龍的死因逼他知難而退。

“失敗了就失敗了,人總有失敗的時候。”唐特麵不改色,“原本我是打算讓你在普佐先生麵前邀功,隻要你拿下南家三堂跟六堂,普佐先生定然會十分器重你,看來,想從南家手裡拿下這兩塊肥肉,得另想辦法了。”

本橋已經等不及了,“可還有什麼辦法。”

唐特蹙眉,“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我聽聞z國帝都司家的千金也在東洲島,而且跟南少的關係不錯,司家在s國有夜宴,估計他們到東洲島上來也是為了籠絡南家的勢力。”

本橋一怔,“難道不止是普佐先生在拉攏周邊的勢力嗎?”

唐特冷笑,“普佐想要擴展在歐洲陸地上的勢力,勢必要吞併其他勢力,夜宴顯然是選擇了南家,若是你能阻止南家跟夜宴的聯手,普佐給你的權利,可要比區區黑崎組大得多。”

有更多的權利,誰不想要呢?

本橋徹底心動了。

但他也有了忌憚,“可現在那南卿知道黑崎龍的死因與我有關,我擔心…”

“他的事情,我會交給其他人解決。”唐特手放在茶杯上,推敲落定,“你隻需將在島上的那位司家千金,綁到我手裡。”

中午,薑暖暖在庭院徘徊,時不時望向大門。

南三爺拄著柺杖緩緩走出庭院,看到薑暖暖一個人在院子裡走來走去,坐立不安,慈和的笑起來,“你在擔心你大哥呢?”

她轉頭,走向南三爺,“他跟南少一大早就出去了,也不知道事情解決好冇有。”

南三爺坐在搖椅上,拿起蒲扇,“放心好了,冇有事情是阿卿不能解決的,你大哥跟她在,不會有事的。”

薑暖暖拉過小板凳,坐在他身旁,“您這話就不對了,就算南卿很厲害,可您也不能完全不擔心她呀,而且她也是女孩子,再厲害也需要擔心的。”

他一怔,看著薑暖暖。

但一時半會卻冇能說出什麼來。

他這些年把南卿當成兒子養,有時候都把她是女兒身這事給忘了,南卿冇有辜負他的期望,很多事情都能獨立擔當。

在他看來,冇有她做不到的事情。

就算她在外頭惹事,不用他出手,她自己都能擺平。

被薑暖暖這麼一頓“教育”,他還真有點慚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