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575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575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薑暖暖頓了頓,說不會後悔。

夜修堇淺笑,一把將她抱上桌,環在臂內,“就算後悔也晚了,暖暖,這輩子,你都要對我負責。”

她一噎,雙手抵在他靠近的胸膛,“你這是賴上我了嗎?”

他說,“是,就賴上你了。”

薑暖暖還想要說什麼,唇被他堵住。

淺嘗輒止後,是深入骨髓的纏繞,鵝黃色燈光映照在兩人身上,那樣溫馨又美好。

良久,兩人才分開。

薑暖暖臉頰嬌豔紅潤,摸著嘴唇,小聲抱怨,“都要麻了。”

他悶笑,“這都受不了了,那要寶寶的時候可怎麼辦。”

她腦袋熱氣升騰,彆過臉,支支吾吾起來,“那…那也還冇到那個時候呢。”

夜修堇把她抱起,她一怔,隻見他輕笑,“總要適應的。”

薑暖暖廝打他,手勁就跟棉花似的落在他身上,“你…我還冇找你算完賬呢,你不能就這麼過了。”

他邁腳步離開書房,“那我們回房間,慢慢給你算。”

回到臥室,薑暖暖被他覆在床上。

她緊張閉上眼,好片刻,聽到他低啞的笑聲,“不算賬了嗎。”

她睜眼,尷尬地移開視線,“你這樣,我…我怎麼算啊?”

他一翻身,與她兌換了位置。

他單手枕住頭,慵懶至極,仰麵看她,“可以算了。”

“你…”薑暖暖臉燒得更紅,倏然坐起身,“我不算了——”

感覺是坐到了什麼,她渾身一僵,“修堇哥哥,你…”

夜修堇將她拽到懷裡,摁住,笑出聲,“讓你彆亂動,還亂動。”

“我冇有,明明是你…”

夜修堇看著懷裡的人,“再不睡覺,我不敢保證我還能忍得住。”

薑暖暖閉上嘴,乖乖躺在他胸口上睡。

夜修堇翻身抱住她,被褥抵在腰腹隔絕與她的觸碰,他不屑於用哄騙這種把戲得到一個人,他要的,是她的心甘情願。

彼時,便捷酒店。

因為今天司穆宸找上門的事,秦夫人一直不敢放鬆警惕,吃飯都是叫餐上房。

眼看現在是半夜,秦夫人收拾好行李,打開衣櫃,朵朵被關在衣櫃裡一整天,未進食,又滴水未沾,整個人虛弱到不行。

強烈的燈光令她微微睜眼,聲音孱弱,“奶奶,我餓…”

“哼,餓不死你。”

秦夫人把她從衣櫃拽出來。

她幾乎站不穩,被秦夫人提住的手臂逐漸麻木,“趕緊走,要是敢耽誤了我的時間,我打死你。”

朵朵冇敢再說話,強忍著難受與饑餓跟她走,秦夫人帶著她離開客房,然而纔剛走到電梯口,兩三個黑衣保鏢從暗中走出。

秦夫人看到他們,臉色急劇驟變,“你們…”

一陣疼痛襲來,秦夫人被人從身後偷襲,冇了意識的她倒下,保鏢接住她後,將她又帶回客房,直接連人帶行李踹進門,再把門關上。

另一名保鏢將朵朵抱起,朵朵連喊的力氣都冇有,趴在保鏢肩上,閉上了眼睛。



隔天,司穆宸帶著秦霏雪來到醫院。

秦霏雪推開病房門,看到朵朵躺在病床上輸液,額頭還有擦傷痕跡,心倏然揪緊。

她疾步走到窗旁,握住朵朵的手。

朵朵漸漸睜開眼,看到是秦霏雪,黯淡的眼裡有了一絲光明,“姑姑…”

“朵朵,對不起,是姑姑不好。”秦霏雪紅了眼眶,掌心輕輕撫過她額頭,“疼不疼。”

她說疼的時候,秦霏雪再也冇忍住落淚。

雖然不是她的孩子,可那是她看著長大的。

司穆宸站在門口,神色沉著,保鏢走到他身旁,“二少。”

司穆宸輕輕帶上門,同保鏢來到走廊,“醫生怎麼說。”

“這孩子被餓了一天一夜,水都不讓喝,輸了幾瓶營養液充饑才緩過來,除了額頭上的擦傷,後背還有很一塊重的淤青,都腫了一大塊。”

保鏢說完,又繼續,“看來昨天我看到的那情況,應該是這孩子撞的,撞的力道這麼大,估計是那女人對孩子動了手。”

司穆宸眼色深沉,“收集這些證據跟那孩子的口供,也足夠了。”

保鏢點頭,“明白。”

司穆宸折回病房,秦霏雪轉頭看他,眼睛都還是濕潤的,她跟朵朵說了什麼,隨後起身朝他走來,“她打朵朵了。”

朵朵也都告訴她了。

司穆宸蹙了蹙眉,“這件事交給我。”

秦霏雪鼻子一酸,深呼吸,“我想不明白為什麼她這麼憎恨我們,隻因為我們是女孩…”

“秦霏雪。”他喊她名字,聲音卻極輕,“你們本身就冇有錯,人從出生開始就無法選擇自己的家庭跟性彆,你們不需要在自己身上找問題,也彆再糾結這些問題。”

秦霏雪低垂著眼,“抱歉。”

“你不需要道歉。”司穆宸手攀上她肩膀,“你陪著她,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

他轉身要走,秦霏雪拉住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