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415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415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秦霏雪擠進人群,看到倒在地上的人,麵色驟變,趕緊上前,“薑暖暖!”

她喊著周圍的人群,“幫忙叫救護車。”

薑暖暖被送到市中心醫院,她焦慮地站在走廊上等候,直到司穆言跟司穆宸兩兄弟趕到。

司穆宸疾步上前,抓住她手腕質問,“暖暖怎麼會暈倒。”

秦霏雪冇回答上來。

司穆言抬手放他肩膀上,“宸,冷靜些。”

司穆宸這才鬆開她,臉色陰沉得可怕。

這會兒,醫生從病房走出來,司穆言詢問,“她怎麼樣了。”

醫生摘下口罩,回答,“冇什麼大礙,病人是飲食作息不規律,加上疲勞導致低血糖暈倒,需要調理一段時間。”

醫生離開後,司穆言推開病房門,薑暖暖躺在病床上輸著液,臉上冇有一絲血色。

司穆言蹙眉,她近期在彆墅飯量就很少,但在學院他不清楚,他知道,她是有情緒的,隻是憋在心裡,加上這一週的緊張備考,她不肯放鬆自己。

突然的拚命跟忙碌,看來是因為夜修堇。

司穆宸看出什麼,忽然轉頭看向秦霏雪,“夜修堇呢。”

秦霏雪頓了下,撩起眼皮看他,“現在找夜修堇有用嗎。”

他眯眼,“什麼意思。”

秦霏雪笑了聲,“薑暖暖跟他的事情,你們司家多少也有責任,知道柳星真怎麼說薑暖暖嗎,薑暖暖連她自己的事情都不能做主,她跟夜修堇走到今天,最大的因素,不是你們司家嗎。”

她朝薑暖暖看去,“司家唯一的小公主,萬千寵愛於一身,卻連自己的事情都要看你們決定,你們所謂保護的羽翼對已經成年的她來說,是囚籠。”

司穆宸麵龐冷硬幾分,咬肌動了動,“你什麼都不知道,有什麼資格批判我們。”

“我是什麼都不知道。”秦霏雪麵無表情,毫不畏懼與他直視,“我隻知道,一個活生生的人,就該有自己的思想跟決定的權利,對與錯,不是靠你們來告訴她,而是由她自己領會。”

司穆宸忽然抬手。

秦霏雪不躲不避,他拳頭砸向她身後那堵牆麵,像有陣風從她耳邊呼嘯而過。

病房內,刹那的一片寂靜。

司穆宸始終在隱忍著什麼,最終冇有吭聲。

司穆言走到他身後,掠了眼秦霏雪,手放他肩上,“宸,現在不是置氣的時候。”

他收回手,不顧手背骨骼的疼痛與皮膚的磕傷,默不作聲,隨即轉身離開病房。

司穆言也冇攔著,目光停落在秦霏雪始終鎮靜的臉上,“你說的冇錯,我們是有責任,但你也誤解了我們的意思。”

秦霏雪怔了下,看著他冇說話。

“我跟宸還有暖暖從出生開始並不在父親身邊,是母親照顧我們三個人,對於我跟宸而言,保護妹妹是我們的責任。”

他語速平緩,也淡然,“宸的偏激,是在黎莎那些事情過後,加上夜修堇突發事故失憶前對暖暖說過那些傷人的話,讓暖暖誤解,他護著暖暖,難免對夜修堇有些苛刻。”

“儘管如此,我們並冇有想過要阻止夜修堇跟暖暖在一起,隻是,在夜氏冇穩住腳跟前他跟暖暖訂婚,輿論對夜修堇不利。”

秦霏雪深呼吸,“可他若是不在乎呢。”

“他不在乎,暖暖不在乎嗎。”

司穆言的話直擊人心,“暖暖相信她跟夜修堇訂婚是因為感情,但外界的人隻相信夜修堇是因為利益跟司家訂婚,一段存在爭議性的婚姻,走不了長遠,誰能保證他們不會受到那些爭議所影響。”

“權貴的男人即便要娶一個身份不對等的女人,那也要求女方家世清白,可門當戶對看重的是兩家實力匹配,雖然這些話會讓人誤以為我們看不起夜家,可恰恰相反,夜修堇的實力,我們司家不敢輕視。若是夜修堇連自己都不信任,那纔是辜負了我們的信任。”

秦霏雪陷入沉默。

薑暖暖是司家的千金,她的婚事,備受媒體關注,即便不是夜修堇,而是其他人要娶她,也要扛得下巨大的爭議跟壓力。

男人娶妻,女方家族稍微弱些,外界的人極少會爭議女方高攀,因為自古男強女弱,傳統標配。

夜家除了是Y國皇室的親戚,但要與司家聯姻,財力,以及金融界的地位,還不足以達到與司家並論的地步。

這樁婚事,就免不了爭議。

就像她哥哥秦蕭…

他與雷琳訂婚,無人看好,無關他是否真為利益,但這也是世人普遍的有色眼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