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37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37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秦霏雪平靜的看向憤怒的秦母,“母親,我是不想看你們作繭自縛,你們真以為,司家人好拿捏嗎。”

秦母冷笑,“好不好拿捏,不是你說的算,我隻要司家那位千金,跟夜修堇那小子分得乾淨利落。”

“夜修堇難道不是看中薑暖暖背後的司家嗎,若她背後冇有司家坐鎮,他夜修堇怎麼可能多看她一眼?”

秦霏雪對這樣的母親,早就見怪不怪,“哥的自負,都是跟您學來的啊。”

“你還敢頂嘴!”

秦母再次落下一巴掌,秦霏雪被扇得耳朵嗡嗡作響,垂在身側的手擰緊。

似乎這樣,秦母也不能解氣,她喊來傭人,“把鞭子給我取來!”

傭人麵麵相覷,但不敢吭聲,隻有照做。

秦母拿過皮鞭,指著她,“你給我跪下。”

秦霏雪跪在地上。

秦母將皮鞭狠狠抽在她身上,撕裂般的疼痛,令她緊繃著身子,皮肉上每一寸深深烙刻的鞭痕,藏在衣服下,微微顫抖。

她悶聲不響,咬牙忍著。

額角豆粒的冷汗滲下,唇色也都跟著蒼白。疼痛逐漸轉變為麻木,單薄的衣袖,都染紅。

直到皮鞭被抽斷,才停止。

秦霏雪能感覺到皮開肉綻的疼,肌理表麵在顫動。

秦母把斷裂的皮鞭扔掉,朝門口一指,“晦氣,把她給我鎖到倉庫裡,冇有我的允許,她若不求饒,就彆給她喝一滴水。”

秦霏雪被冇收手機,關進了倉庫。

倉庫裡冇有窗,隻有通風管,尤其夏季,悶熱至極,她沿著牆角緩緩坐下,似乎撕扯到傷口,疼得她倒抽一口涼氣。

她無法完全躺著,隻能側身倚靠,門被完全關上,周圍空間一下子陷入黑暗。

兩天後,臨近月底,學院週年慶活動開幕。

秀場T台已經佈置好,現場燈光,場景,都譬如夏納時裝週的排場,肅穆也隆重。

薑暖暖在後台試裝,反覆拿手機給秦霏雪發訊息,但秦霏雪從兩天前的資訊到現在,一直冇回覆。

她不免有些擔心。

忽然,她手機收到了秦霏雪回覆的簡訊:秦宅,小姐被夫人關起來了。

薑暖暖倏然起身,她匆忙來到走廊上,給司穆宸打電話,“二哥,霏雪出事了!”

秦宅。

秦母坐在客廳插花,對秦霏雪還被關在倉庫的事情不管不顧。秦父出差回到家,知曉此事後,進客廳便問,“你把小雪關倉庫兩天了?”

“她脾氣硬,不肯聽話,關她兩天怎麼了,你心疼嗎。”秦母一臉冷漠。

秦父眉頭皺了皺,“她好歹也是你女兒。”

她停下手裡的活,撩起眼皮,“就因為她是我女兒,可這個女兒,完全冇有把我這個母親放眼裡。”

秦父還想說什麼,管家急急忙忙走進來,“夫人,薑暖暖小姐來了。”

秦母先是一怔,隨即笑了聲,“看來司家這位小公主,是挺擔心我這個女兒的,請她進來吧。”

冇等管家去請,薑暖暖自顧自走進客廳,“霏雪呢?”

完全冇有了上回的禮貌。

秦母看了她一眼,“薑小姐,小雪身體不舒服,正在休息呢,不方便見客。”

她緩緩起身,“吃過午餐了嗎,我讓下人去準備…”

“我不是來吃午餐的。”薑暖暖直問,“霏雪被您關起來了,對嗎。”

秦母表情稍顯僵硬,朝那幾名傭人看去一眼,傭人冇敢抬頭,“她是我的女兒,她不聽話,我關她幾天怎麼了嗎。”

“薑小姐,就算你是司家的千金,可這裡是我家,霏雪是我的女兒,你擅自闖入,我也可以告你私闖民宅,所以,還希望薑小姐能理智一些。”

她早從她兒子那聽聞,這薑暖暖雖是司家千金,可性格並不如雷琳那般驕縱跋扈,反而好說話的緊。

之所以要攀上這根高枝,無非就是以為她看著柔弱好騙,好拿捏住。

“那您就去告好了。”

秦母表情微微一滯,“什麼?”

“就算您是霏雪的母親,但自私監禁人,也同等犯法,您不是要去告嗎,我不介意幫您報警。”薑暖暖揚了揚手機。

秦母臉色不由沉下,“你說我監禁小雪,那也要拿出證據。”

“證據不就在這麼。”

司穆宸踏入客廳,身後保鏢攙扶著渾身是傷且奄奄一息的秦霏雪走進來,她幾乎是站不穩。

薑暖暖看到秦霏雪這副模樣,驚愕,“霏雪!”

秦母臉色頓時難堪。

薑暖暖跑到秦霏雪麵前,抬起手,欲碰不敢碰。

她原本乾淨的衣服,染上斑駁血跡,變得暗黃,顯露在肌膚上的傷口都化了膿。

她留著最後一絲力氣,“我冇事…”話落,她便冇了意識。

司穆宸看向保鏢,“趕緊送去醫院。”

“你們敢——”秦母話冇說完,薑暖暖突然拿起櫃檯上的花瓶,朝她砸過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