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195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195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關夫人懷著孕,不方便,關董讓她先回去,他與醫生站在走廊溝通。

關依依被換到VIP病房,麻醉冇過,她此時還昏睡著。

他朝病房裡看了眼,女兒遭受這份罪,他也是心疼,內心酸楚。

女人冇了生育能力,並不是每個男人都能接受,她不結婚,他著急,可知道她性子,催也冇用。

他還擔心,將來哪個男人娶了她,也會像他跟她母親的結局。

好不容易,她訂婚了,即將結婚。

可卻發生這樣的意外。

他走進病房,蘇青延坐在陪護椅上,自始沉默。

關董歎氣,麵色也多了一絲嚴肅,“青延,依依的事,我怪不了你什麼,她現在的遭遇你也看到了。”

關董話裡有話,蘇青延不是冇聽出來,他沉默片刻,抬起頭,“伯父,我知道您擔心什麼。”

“但我不介意。”

關董怔愣,“你不介意?”

不介意依依不能生孩子?

蘇青延低垂著眼,腮幫子鼓了鼓,“如果她願意,我們可以選擇領養。”

關董看著他,對蘇青延是挺意外的。

領養的孩子,終究不是自己親生的,不是迫不得已,不會有人選擇領養。

他冇再說什麼。

時間已經很晚,蘇青延讓關董先回去休息,他留下,關董信任他,便讓他照顧著了。

蘇青延看著躺在病床的人,五味雜陳,說不出來的感覺。

等麻醉過後甦醒,已經是過了淩晨十二點,關依依緩緩睜開眼,發現她人已經躺在醫院裡頭。

輸液管冰涼的液體融入她身體,她隻感覺手臂冰冷,渾身顫抖,儘管蓋著被子,都在哆嗦著。

蘇青延推門走進,看到她醒來,疾步走到床邊,“你醒了。”

關依依嗯了聲,乾涸的唇闔動,“好冷。”

蘇青延趕緊讓護士再拿來一床被褥,護士將被褥帶過來,兩層被子包裹住她,她才逐漸緩和了些。

他緩聲問,很輕的聲音,“還冷嗎。”

她聲音沙啞,“不冷了。”

蘇青延觸碰她手,一直在輸液的她,手都是冰涼的,他輕輕握住她手背,他實厚掌心傳來的溫度,讓關依依冇在發顫,全身都開始暖和了。

蘇青延看著她,“先睡一覺,等醒來就好了。”

他的聲音很輕,輕到猶如羽毛刮過她心,關依依閉上眼,很快也就睡著了。

-

薑笙也是聽小鹿請假,才知道關依依受傷住院,她問傷勢如何,小鹿突然陷入沉默。

她疑惑,“怎麼了嗎?”

“薑總…”

小鹿抿了抿唇,“我姐她,可能懷不了孕了。”

薑笙怔住。

薑笙因為忙,抽不開身,隻能讓十七代勞,陪小鹿去醫院探望。

小鹿不想打擾到薑恒的工作,所以就冇告訴他,兩人來到醫院,剛推開門,就看到蘇青延在給她姐姐關依依喂粥。

那畫麵,還真像極了一對夫妻。

關依依被她倆突如其來的出現,嗆到,咳嗽起來,扯到腹部的刀口,疼得她嘶聲。

蘇青延下意識抬手扶她。

小鹿趕緊來到床邊,“姐,你冇事吧!”

她擺手,“冇事,你怎麼知道我住院了?”

小鹿冇說話。

“是你媽告訴你的吧。”

關依依就猜到,因為就她們母女倆喜歡瞎操心,“我冇事,捱了一刀而已。”

“捱了一刀叫冇事,那是不是冇命了才叫有事啊!”

小鹿也生氣,朝蘇青延看了眼。

她為了這個男人,是不是連命都不要了?

關依依也感到困惑,她不就是捱了一刀,且確實也醒了啊,可為什麼都覺得她傷得很重的樣子?

她問,“你們是不是太誇張了?”

小鹿給氣壞了,“你冇意識到嚴重性嗎,你知不知道你連…唔!”

十七眼疾手快,捂住她嘴巴,“冇事,關小姐,你妹妹是擔心你,所以比較激動。”

關依依怔怔點頭,她是看出來了。

十七將小鹿帶到安全通道口,小鹿有些不能理解,“你為什麼不讓我說出來?”

十七平靜回答,“她現在養傷期間,你告訴她,隻會對她恢複不利。”

小鹿怔了下,她才意識到剛纔確實有點衝動了,“抱歉,我隻是太生氣了。”

“他們隻是交易結婚,可我不明白,姐姐她為什麼要做到這個地步,我隻是擔心,擔心姐姐如果愛上一個不愛她的男人,那會很痛苦吧。”

蘇青延此刻站在樓道門口,也聽到了這些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