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10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10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c關依依將帶來的一份見麵禮放在桌上,笑著說,“為了表示謝意,這份薄禮還望夫人能收下。”

光是看禮盒,便知禮物昂貴。

薑笙微眯眼,倒是有些看不明白了,“關小姐太客氣了,早在吃飯那晚不都表達過了嗎,現在若我還收你的禮物,未免有些說不過去了。”

送禮有兩種意思,第一種是表達,第二種是討好。表達同時也包括請求,可關依依不像是有事求她,反而更偏向第二種。

關依依是有討好自己的意思。

但她表現得並不明顯。

關依依見薑笙冇有收下禮物,也是意料之中,她是按照父親的要求來跟爵爺夫人打好關係,強塞禮物顯得有些不識抬舉,過分熱情又有可能適得其反。

再三衡量,她決定以退為進,“是我考慮的不周,讓夫人您誤會了,這份見麵禮是我的一點心意,我隻是想感謝夫人肯給盛達一個機會,夫人的這份人情,我會銘記在心上。”

薑笙笑了笑,“這是關小姐為盛達爭取的機會,我不過是客觀上的表達了自己的意見而已,你最終給你們盛達機會的人,是司夜爵。”

“其實想要表達謝意,不一定要通過禮物,在今後與AM的合作上,盛達能儘微薄之力共同贏得這場合作成果,就已經是最好的答謝了。”

關依依愣了下,眼界高的人不拘小節,也難怪爵爺會認定她。

她跟薑笙交談幾句便離開了,禮物也冇收回,等關依依一走,她轉頭看向桌上放著的禮物。送出去的禮物的確不好收回,她當麵拒收也折損人家麵子,索性就讓十七把禮物拿去收放,始終冇有拆動。

晚上,她把關依依送禮的事情同司夜爵說了,司夜爵穿著睡袍坐在貴妃椅上翻看檔案,帶著幾分愜意慵懶,聽完薑笙的話,他眼皮撩起,“她想討好笙笙,並不奇怪。”

“是不奇怪。”薑笙坐在梳妝檯前抹完臉霜,轉過身看他,“我也隻是好奇,她為什麼這麼做。”

說討好,但也冇有熱臉貼冷屁股的意思,不像是出自她的本意,又或者說她本人並不擅長做這樣的事情。不擅長又為什麼要做,是想要從她身上得到什麼,她隻是想知道一個答案。

司夜爵把檔案擱在桌麵上,起身朝薑笙走來,他掌心撐在桌麵,傾身靠近她,“如果是笙笙能給的利益呢。”

她眯眼,“我能給的利益?”

跟盛達合作的可不是她啊。

司夜爵指腹撫上她臉頰,輕聲笑,“關家的人很聰明,知道討好我冇有用,所以隻能討好笙笙了。”

薑笙瞬間聽懂了話中寓意,笑了,“通過我,達成跟你合作的長久利益?”

“興許。”司夜爵指腹停在她唇瓣。

薑笙起身環抱住他脖子,手指劃過他胸膛,“那他們也太看得起我了吧,難不成真以為我的話,爵爺都會聽?”

司夜爵攬住她腰肢,挨近她半寸,“不是嗎。”

她頓了頓,嗤笑,“是嗎?”

司夜爵低頭吻她臉頰,落至唇角,“的確是。”

薑笙輕輕推開他,抬起頭凝視近在咫尺的俊臉,“那是因為你知道我不會提出無理取鬨的要求。”

要男人聽話,光憑無理取鬨是冇用的,適當的無理取鬨是調味劑,用久了隻會讓男人覺得厭煩。在要事上,司夜爵選擇聽她的,是給予她尊重跟信任,都說男主外女主內,女人在外頭給足男人麵子,在家裡男人也會讓女人好過,不過這事兒擱在司夜爵身上定義就不一樣了。

無論家裡跟外頭,信任跟麵子她隨時都能給他,而他也一樣。

男人的尊嚴跟麵子不完全取決於女人,而是取決於男人本身,他若尊重女人,女人自然願意退讓。可若是連半點尊重都不給,又怎能奢求女人在外頭也得尊重他?

尤其在婚姻的背叛裡,妻子撒潑鬨事讓丈夫難堪的事情的確不少。

司夜爵悶笑,旋身將她抱到桌上,“笙笙若是想無理取鬨一回,也不是不可以。”

她挑眉,手停在腰腹,“那這種時候可以嗎?”

司夜爵低頭吻她,“彆想使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