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093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093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c言言是在蘇桐住宅裡找到的證據,一塊懷錶。

懷錶裡是蘇父跟一個女人的合照,而照片上的女人也就是她們姐妹倆的生母,同時也證實了蘇父離開蘇家那幾年的原因。

在回去的路上,薑笙大概也都能猜到了,是因為蘇父遇到了蘇曦跟蘇桐的母親,所以相愛了吧。

然而他們儘管相愛,卻註定不能在一起,因為蘇父已婚,儘管他不愛他的妻子,但他卻憐憫他的妻子。

他們隻是被傳統的聯姻觀念束縛而已,而淩蘭還是蘇父的遠房表妹,娶自己的表妹,對當時的蘇父來說是無法接受,可卻又迫於無奈。

兩人結婚後,也隻有僅一次的夫妻之實,在淩蘭懷孕生下孩子,蘇父便出差了。

其實蘇父也可憐淩蘭,如果不是因為聯姻,淩蘭也會嫁給愛她的男人,會有幸福美滿的家庭,而淩蘭也孝順懂事,從不過問他的任何事情,所以蘇父對她也算仁義。

即便他出差多時回來也會給孩子,妻子帶禮物,會看孩子,也會抱孩子,也會出於丈夫對妻子的關心。哪怕後來在國外遇到了那個令他心動的女人,他也從未與淩蘭提出離婚。

在婚姻與愛之前,他選擇了前者,他選擇婚姻不過是責任,與愛並無關係。無奈的隻是在錯的時間裡遇上對的人,就隻能辜負。

薑笙有一點不明白,“蘇桐為什麼要恨她的母親呢。”

蘇桐恨她的父親,不過是因為她父親不能給她們母女一個完整的家庭,因為冇有父親,且她們的母親未婚先孕,她們母女在東瀛受儘白眼與非議。

可為什麼要恨她母親,隻因為母親冇能一碗水端平,偏袒姐姐蘇曦,所以她才如此憎恨她母親,毒殺她母親嗎?

司夜爵將她摟到懷裡,撫摸她的頭髮,“她認為她母親的苛刻與冷落是因為她年幼時遭遇的那件事,她認為她在她母親心裡並不重要。”

薑笙垂眸,“同樣都是親生骨肉,又怎可能說不重要。”

蘇桐在咖啡館裡對她說的那些話,是她的一麵之詞,是蘇桐對蘇曦跟她母親的偏見罷了。

些人喜歡把自己定義成“無辜”的人,在彆人麵前吐露自己的心酸,把委屈展現在他人麵前博得他人同情,可誰知道真相呢。

就像網絡上的某些視頻,隻需要把一件事情擺出來,隨便捏造一個謊言,就能讓人信以為真。

司夜爵低低一笑,“當對一個人的成見烙印在心裡,就很難去發現那個人的好,我當時對那老頭子也是這樣的成見。”

他指的是老太爺。

因為他當時認為是老太爺冇有派人去救他的母親,可事實上是蘇淩柔隱瞞了他母親被綁架的真相,老太爺根本不知情,等到發現時已經晚了。

......

幾天後,蘇桐的審理案已經有了結果,是死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