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02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02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秦若何將杯子抵在唇前,看了眼還在賭氣的安凝,也不知是想起了誰,陷入思緒裡。

服務員端上菜時,手肘不小心碰翻桌上的酒杯,杯子朝安凝摔去,灑了她一身酒水。

“啊…對不起!”服務員頓時嚇得不知所措,手忙腳亂掏出紙巾要替她擦拭。

安凝笑著說,“不礙事,我自己來吧。”她接過紙巾擦拭衣服上的酒漬。

餐廳經理連忙趕來,數落服務員一通,“你怎麼回事,做事毛手毛腳的。”

服務員低著頭,一直在道歉。餐廳經理賠著笑臉看向秦若何,“秦少爺,實在抱歉,擾到了您用餐的興致。”

秦若何拿起餐巾擦拭嘴角,“冇事,帶安小姐去客房換衣服吧。”

安凝遲疑的說,“其實不用換也沒關係…”

秦若何抬起頭看她,“有關係,安小姐也不想穿著這身衣服約會吧。”

她無言反駁。

服務員將她帶到房間便退出去了,室內裝潢溫馨簡雅,設立360°俯瞰城市全景的大落地窗,窗簾全自動。更令她驚訝的是,白色鬆軟大床上都還撒著玫瑰花瓣,連浴室都是半透明置。

安凝整個人都傻了眼,這房間住一個人倒冇什麼,萬一住兩個人豈不是挺尷尬的?

這洗澡都被能看光光了,真是半點**都冇有,誰設計的房間?

房門敲響,她走出去打開門,服務員把一袋衣物提給她,“小姐,秦少讓您先用浴室洗個澡,再換上衣服好一些。”

“呃…謝謝。”安凝把門關上,臉上寫滿了茫然,感覺他準備得也太妥當了吧。

安凝在浴室裡洗了個熱水澡,聽到門鈴響聲,她關掉花灑,迅速拿起浴袍裹住身子,“是秦先生嗎?”

她走去開門,然而看到門口站著的人,她整個人愣住,腦袋頓時的空白。

顧亦凡再看到她剛洗完澡裹著浴袍,又聽到她剛纔喊的那一聲,臉色瞬間沉下。

她迅速回過神,“顧先生,你怎麼——”話未落,顧亦凡將她推進房間,他反手關上門,看了眼床上鋪灑的玫瑰花瓣,眉目掠過一抹寒意,冷笑,“你是再等秦若何嗎。”

安凝疑惑,“什麼?”

“開了情侶套房,還特意洗了澡等他。”顧亦凡神情喜怒不明,“你打算獻身給他嗎。”

這是情侶套房?

安凝愣住,她還冇回過神,顧亦凡將她抵在牆根,毫無征兆吻下。

安凝眼睫輕顫,他的吻帶著掠,奪,比前幾次的吻更為洶湧。她掌心抵在他胸膛,因為快換不過氣而推了他兩下。

顧亦凡鉗住她手腕,吻得更深,入,她整個人暈乎乎的,隻感覺他的氣息越來越滾燙。他唇移開,落至脖頸輕咬,她一陣戰栗,手腳都跟著軟綿無力。

“顧亦凡…”她艱難地開口,身體不聽使喚了,一種奇怪的麻酥酥的激流湧遍全身。

“為什麼要跟他訂婚。”顧亦凡停下,臉埋入她肩窩將她抱緊,“他不是真心的。”

安凝怔愣,她跟秦若何本來就是假交往,假訂婚,所以他真不真心她確實不在乎,許久,她噓聲問,“你…不想我訂婚嗎。”

顧亦凡掌心托起她麵頰,額頭貼著她額頭,“我說不想,你就不訂嗎。”

她低垂眼瞼,臉頰熱乎乎的,她真冇出息,這麼快又要深陷了。想到什麼,她趕緊彆過臉,“我就要訂,你讓我傷心難過,我也不讓你好過,再說我們已經分手了,我跟誰訂婚是我的事——”

顧亦凡堵住她唇,他把她抱到床上,她身下的玫瑰花瓣被弄得淩亂。

她愣住,顧亦凡匍匐在她上麵位置,握住她掌心貼在他心口處,“那你成功了。”

他吻她指尖,“安凝,我不好過,我不想看到你跟彆的男人在一起,更不想彆的男人擁有你。”

看到他眼裡的情意,安凝的心怦怦跳動,眼底紅了起來,“那你…還跟我分手嗎。”

顧亦凡吻她額頭,“那些話都是假的,是違心話。”

安凝伸出手抱住他,埋在他臉側小聲啜泣。顧亦凡翻過身躺在她身側,將她攬入懷裡,唇貼在她發頂,“怎麼還哭了。”

她哽咽,“我以為你不會在乎,我怕你不會來了。”

她很害怕,得知她訂婚的訊息,他會就此說出“祝她幸福”的話來。所以她不敢賭,她怕輸,但這一次她好像賭對了。

顧亦凡指尖輕拭去她眼角的淚,他發現她很愛哭,難過時會哭,感動時也會哭。明明他最不喜歡女人哭,因為很麻煩,但偏偏她哭得令他心疼。

他輕輕吻她鼻尖,唇角,她一雙濕漉漉的眼睛凝望著他,他垂眸,吻在她唇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