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02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02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司夜爵眉頭微皺,手背上的柔軟觸感令他不由繃緊,好像有一團闇火在他眼底被隱隱點燃。

這睡覺還不安分的女人!

司夜爵俯身就想要吻下去,偏偏手機響了起來。

他看了眼薑笙,起身拿出手機接聽,而通話那邊傳來一道聲音:“爵爺,您托我調查的事,有一些眉目了。”

司夜爵又回頭看了看冇醒來的薑笙,接聽著電話離開了房間。

他走到書房:“查得怎麼樣?”

“我還冇能查到薑大小姐跟m國大都會的關係,不過唯一查到的線索是,薑大小姐的母親身份似乎不簡單。”

司夜爵坐在書桌後,眉頭微蹙:“她的母親?”

“是的,我查了一下資料並且對比了下,才發現薑大小姐的母親或許是宮家人。”

對方很快把一份資料傳送到司夜爵的電腦裡,司夜爵接收了檔案。

打開檔案一看,裡麵是兩份對比的資料,薑慎的原配妻子龔蔓蔓的指紋與宮家那位離家的千金宮蔓蔓的指紋是一模一樣的。

司夜爵眼眸凝沉了幾分。

宮家,他不是不瞭解。

宮家為s國貴族,分封爵位,祖輩上下是為皇室效力,但皇長女事件過後宮家為明擇自保退出了皇室政治,但榮譽猶在。

如今宮家是由宮赫老先生掌權,而宮赫的大女兒宮理理,是陸家的夫人,但他的小女兒宮蔓蔓早在二十多年前離家後便不知所蹤。

他冇想到,薑笙的母親竟然是宮家的人。

而這時,他又收到一封郵件。

司夜爵將郵件打開,裡麵是一張二十多年前的照片,從遊輪上走下的穿著黑色風衣的女人,就是宮蔓蔓,而跟在她身後的金髮男人......

是裡維爾!

夜深。

薑笙醒來時倒抽了口涼氣。

這尼瑪什麼情況?

身旁的男人竟然熊抱著自己睡,她被壓得動彈不得。

薑笙小心翼翼地挪開他的身子與手臂,等她稍微鬆了口氣,緩緩坐起身來。

唰!

身後的男人翻身將她覆倒,一雙幽眸緊緊盯著她:“醒了?”

“嗯......你能不能先起來。”薑笙繃緊身子,生怕他還有什麼舉動。

“咕嚕嚕~”

她餓肚子的聲音,在這片凝滯的空氣中,有些響亮。

身上的男人突然嗤笑,“知道餓了,我以為你還能睡到天亮。”

薑笙斜開視線,甕聲道:“知道那你還不趕緊給我起來。”

司夜爵從她身上起身,摸著她腦袋:“我去給你準備夜宵吧。”

薑笙:“???”

薑笙走下樓,她也以為她能一覺睡到天亮,誰知道現在才淩晨兩點。

她下午實在是太累了,是怎麼回來的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司夜爵在廚房裡給她弄夜宵,薑笙朝廚房看去一眼,神情稍稍怔著。

男人頎長的身影站在廚房裡,他穿著一身居家寬鬆的睡衣褲,比平時西裝革履的樣子少了幾分淩厲。

但誰敢相信,穿著睡衣在廚房裡給她弄夜宵的男人竟然是爵爺!

他將煮好的一碗拉麪端上桌,還特地給她準備了一杯熱牛奶。

薑笙走到桌前坐下,看著碗中的拉麪,第一次煮麪的人湯與麵幾乎都會黏糊,但他顯然不是第一次做。

湯的色澤濃鬱,加了一些切碎的番茄與火腿粒,還分彆煎了兩個雞蛋覆蓋在麵上,撒上蔥花。

賣相還真是挺不錯。

她拿起筷子將拉麪夾起,冇有任何斷裂跟黏糊,還有彈性。

她抬眸看著兩手交叉抵著下巴看她的男人:“司先生的廚藝倒挺精緻啊。”

說實話,她要是自己煮都未必能弄得這麼精緻。

司夜爵唇角微微浮起:“你喜歡就好。”

見薑笙嚐了口,他眯著眸:“味道如何?”

“嗯,還不錯。”她吃了幾口,輕言調侃了句:“我以為司先生的雙手隻會握筆簽合同,看來深藏不露。”

“深藏不露的,不應該是你麼?”

她動作頓著,抬頭對上司夜爵的目光:“我?”

司夜爵支著下巴看她,點頭。

薑笙低頭吃麪:“司先生說笑了,我哪有什麼深藏不露的。”

他淡淡開口:“比如,你跟裡維爾的關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