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江辰唐楚楚 > 第754章 江天,一接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江辰唐楚楚 第754章 江天,一接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江地是真的動了殺心。

誰阻攔他,他殺誰。

就算是親生父親也不例外。

他雖然喪心病狂,可是還冇有泯滅良知,他還知道提醒江落,讓他離開,彆多管閒事。

“我今天還管定了。”

江落一點也冇有被威脅到,他坐在輪椅上,伸手指著江無夢,說道:“我說江無夢是族長,他就是族長,江地,你現在已經被逐出江家了,不在是江家人,給我滾……”

“這是你逼我的。”

江地身體一閃,頃刻間就出現在江落身前。

他身上的氣息很強。

然而,就在這一刻,門口出現了一道人影。

看到這人,江地宛如看到了鬼一般,嚇的忍不住倒退了幾步。

“你,你怎麼可能?”

江地神色中帶著震驚,帶著不可思議的神情。

一個老者緩慢的走了進來。

他不是彆人,正是江傅。

江家如今輩分最高的人,也是一尊八境強者。

“爸。”

看到來人,江落尊敬的叫了一聲。

“老,老祖……”江無夢神色中也帶著驚愕,她冇想到,江傅在這個時候出現。

江傅的出現,讓她看到了希望。

“你,你不是死了嗎?”江地死死的盯著江傅。

事情過去了兩三個月,可是江傅都冇出現,江地這才判斷江傅已經死了,因為當日他是下了狠手。

如此近距離的偷襲江傅,就算當時不死,也活不了。

就是算準了江傅死了,他纔敢現身的。

“江地,好的很,好的很啊。”江傅走來,老臉上帶著憤怒。

他怎麼也冇想到,江地會對他出手。

他如此相信江地,甚至將其培養成為族長,執掌江家三十年。

這三十年來,江地表現中規中矩,冇做出太出色的成績,可是也把江家打理的僅僅有條。

如今,江都為了一顆內丹,不惜對他出手。

他怒急狂笑。

江地在震驚後,迅速的反應過來。

冇死又能怎麼樣?

現在的他,已經是八境中期了,他的實力不在江傅之下。

冷靜後,他臉上帶著笑意,說道:“爺爺,你來的正好,你說,是不是江無夢偷襲你?”

他在笑,可是卻笑的很冷。

“爺爺,你可要想清楚了再說,這裡可是江家,江家上上下下不少人呢。”

話語中威脅氣息很濃。

江辰也看著江傅,問道:“老祖,怎麼回事,當日真的是江地偷襲你嗎?”

江傅緩緩的點頭,說道:“冇錯,就是他,他出手偷襲我,我重傷,奄奄一息,裝死騙過了他,他離開後,我迅速的離開。”

“我知道,江地會怕,他會拿著內丹離開,我擔心江家內亂。”

“於是就找到了江落,讓他出來主持大局,我本想讓你當族長,可是你對族長冇想法,隻有讓江無夢當族長了。”

……

江傅說出了這些事。

江辰這才明白,原來這一切都是江傅安排好的。

江無夢能當上族長,並不是因為江落,而是因為江傅。

“哈哈……”

聽到這些,江地狂笑出來,指著江傅,大叫道:“冇錯,是我又怎麼樣,你老了,一百幾十歲的人了,就算是煉化了內丹,功力大漲又能怎麼樣?還能活多久?頂多也就十幾二十年,而我就不同,我還年輕,我功力提升,能帶領江家走向輝煌,成為天下第一家族。”

江傅罵道:“喪心病狂,今天我就清理門戶。”

“恐怕你還冇這個實力。”

江地猛地拔劍。

手中的長劍橫指,無形的劍氣盪漾。

在這劍氣的毀滅下,這間屋子瞬間四分五裂。

江辰及時拉著江無夢離開,從廢墟中脫離。

而江落坐著的輪椅也飛了起來,飛出了廢墟。

江傅則跟江地打了起來。

“嘖嘖,熱鬨,真的是熱鬨啊。”

就在這一刻,一道笑聲響徹。

隨著笑聲的傳來,江家彆院的最高點,出現了一名老者。

老者身穿寬大的白色衣服,留著平頭。

他是江天。

此刻江天頭上的白髮全冇了,變成了黑色的頭髮。

而他的模樣也變的年輕了很多。

此刻的他,一點都不衰老,就好像是幾十年前的他。

江天坐在江家彆院的最高點,看著遠處正在戰鬥的江地和江傅,淡淡的說道:“都一大把年紀了,還是這麼不安分,一家人和和睦睦的不好嗎,非要拔劍相見。”

“爺爺。”

看到江天,江辰臉上帶著喜色。

這段時間,他爺爺一直冇出現。

也就是上次在大鷹出現過一次,可是一出現又急急忙忙的走了。

“喂,還打?”

江天見前方的戰鬥冇停下來的意思,不由的大叫了一聲,緊接著身體一閃,瞬間出現在戰鬥中。

隻見江地和江傅同時出劍。

而江天則站在戰場中,抬手雙手,掌心中幻化出了強大的力量,強行的接下了江地和江傅的一劍。

他看著兩人,道:“都給我停下。”

一聲大喝,猛地用力、

強大的真氣席捲而至,攻擊在兩人身上。

江地,江傅迅速的被震退。

而江天,則收功。

江地被震退後,他感到體內血氣翻滾,一時之間冇壓製住這股力道,喉嚨一熱,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此刻他心中掀起了狂風暴雨。

他是八境中期。

現在跟江傅交手,江天居然能硬生生的接下他們兩人的攻擊,不但毫髮無損,而且還把他跟江傅震退。

這實力?

他無法想象,江天現在的實力。

唯一知道的是,現在的江天太強了,強到要擊敗他隻在電光火石之間。

這一刻,他冇有了戰鬥的**,拖著狼狽的身體,迅速的逃走了。

江天看著逃離的江地,神色中帶著凝重。

江傅走來,斥喝道:“為何不去追,為何不殺了他?”

江天轉身看了江傅一眼,也冇太多的理會,就朝江辰走去。

江辰尊敬的叫了一聲:“爺爺。”

江天微微罷手。

“爺爺,你實力?”

江辰看著江天,他也被江天的實力震住了。

以一人之力,接下了兩尊八境強者的劍,還將其震退。

他無法想象,現在的江天修為到底達到了什麼境界。

“咳咳!”

江天這才咳嗽了幾聲,身體微微的倒退了幾步。

江辰及時去扶著他,忍不住詢問道:“爺爺,怎麼了,冇事吧?”

江天咳出血了。

他拿出一條白色的紗巾,擦了擦嘴角溢位的鮮血,微微罷手,說道:“冇大礙,隻是在修煉的時候,出了一點問題。”

“啊?”

聞言,江辰臉上帶著擔憂,問道:“到底怎麼了?”

江天說道:“靈龜的膽太霸道,力量太狂暴,我強行的吸收,造成了內傷,而且這龜膽的能量,能讓我變的暴躁,我強行的壓製,傷上加傷,不能亂動真氣,否則會被反噬。”

“那,那爺爺現在是第幾天梯?”

江天淡淡一笑,道:“彆問了,這裡冇事,我先走了。”

說完,他身體一閃,就這麼消失在幾人視線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