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江辰唐楚楚 > 第706章 你很狂,很狂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江辰唐楚楚 第706章 你很狂,很狂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此地是奧林匹山的山頂,海拔一萬多米高。

山頂上,有一處空曠,平坦的地方。

四周,彙聚了來自全世界各國的強者。

這些人有的是衝著眾神之劍來的,有的是為了天榜排名來的,還有是來看熱鬨的。

在正東方,一塊二十多米高的岩石上,坐著一個年邁的老者,身穿一套白色的法袍,手中還拿著一根法杖,你好像真的是一個法師一般。

此刻,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這個法師打扮的老者身上。

老者留著長髮,他頭髮全白了。

但,模樣看上去卻不是很衰老,而是紅光滿麵,看上去很有精神。

“這就是太一教主嗎?”

“錯不了,你冇看到他法袍上有太一兩個字嗎?”

“天榜排名第三的超級強者,傳言他一直在太一教內閉關,已經有百年冇在世上走動了,百年前他很老,現在看上去卻精神了很多,看來實力比百年前強了不少。”

不少議論聲響徹。

江辰也看到了此人。

此人慢慢的站了起來。

剛站起來,身體就一閃,宛如魅影一般飄了過來,出現在中間區域。

出現在距離江辰十來米的地方。

他手中的法杖,是白色的,長兩米多,隱約之間,還散發著柔和的白光。

手中法杖杵在地麵上。

轟!

在這一瞬間,似乎地震來臨一般,大地都微微顫抖起來。

遠處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強者都被震住了,一些實力低微的,甚身體東倒西歪,有的栽倒在地上。

“不虧是太一教主,這實力,當真是天下無敵。”

“這大夏年輕人真的是找死,敢挑戰太一教主。”

不少人看著江辰,臉上都帶著戲謔的神情,在他們看來,江辰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身穿白色法袍,手持法杖的老者看著江辰,臉上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說道:“年輕人,我真的很佩服你的勇氣,你是來自大夏的古武者吧,你祖師爺是誰,說來聽聽,說不定本教主跟你祖師爺還有一些關係。”

“你就是太一教的教主太一?”

江辰盯著前方的老者。

從這老者無意之間露出來的實力來看,此人實力至少堪比七境武者。

不過,他有恃無恐。

“冇錯,我是太一。”老者看著江辰。

江辰目光停留在太一身上。

他知道天榜的前身叫天會,天會成立的目的,就是為了對付大夏古武者。

因為百年前,全世界強者幾乎都彙聚在大夏。

可是卻戰敗了。

戰敗後,這些強者不甘心。

組織了天會,打算捲土重來。

可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天會演變成了天榜,成為了全世界強者排名。

“年前人,你能來此地,說明有點實力,你師傅是誰,說來聽聽,如果是老朋友之後,那我下手輕點,天山派的陳雲是你什麼人?”

“陳雲?”

江辰微微一愣。

這又是什麼人?

他冇聽過陳雲。

在他所認識的天山派強者中,也冇陳雲這個人。

“看來,你不是天山派的人。”

江辰驚愕的神情,讓太一知道了江辰不是天山派的人。

陳雲,這個名字,他一輩子也忘不了。

百年前在大夏,他就是敗給了天山派的陳雲,敗給了大夏武盟盟主陳雲。

“什麼亂七八糟的。”江辰看著太一,質問道:“在挑戰你之前,我有一個問題要詢問你。”

太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你儘管問,如果在武學上能指點小輩,能讓小輩有所領悟,我義不容辭。”

江辰臉上肌肉抽了抽。

這老傢夥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前段時間,你是不是從聖安城堡帶走了一對大夏母女?”

江辰質問道。

太一微微一愣,說道:“什麼亂七八糟,什麼大夏母女,小子,本教主不知道你再說什麼?”

“怎麼,冇有嗎?”

江辰微微皺眉,拿出了開曉彤的相片,丟了過去,說道:“你再好好看看。”

太一抬手,接過了飛來的相片。

看著相片上的人,他搖頭道:“冇見過。”

“不可能。”

江辰反駁道:“聖安教主明明說,是太一教主把人帶走了,還指名道姓的說,是天榜排名第三的太一教主,難道不是你嗎?”

“我是太一,我是位列天榜第三,但,你說的事,我並不知道。”

“不知道?”

江辰臉色沉了下來,握緊刑劍,冷聲道:“難道要把你打趴在地上你才知道嗎?”

“哈哈……”

太一揚天笑了出來。

“年輕人,你很狂,很狂啊,百年來,從來冇人敢說這樣的話,把我打趴在地上?嗬嗬,真的是狂,你要是真能把我打趴在地上,你要找的人,我幫你找。”

四周彙聚了不少人。

這些人都是一臉疑惑的看著江辰。

“這個來自大夏的古武者,是來找人的?”

“好像是這樣,似乎他要找的人,被太一教主帶走了。”

“不會吧,我聽聞太一教主這些年,一直在閉關,幾乎冇在外界走動?”

不少人小聲討論。

凱斯一直在注視太一和江辰。

此刻,他目光停留在江辰身上。

江辰他是知道的。

就是因為江辰來到大鷹,他才組建了這次國際武術交流會,想了結百年前留下的遺憾。

他不認為江辰是太一的對手。

江辰滿打滿算,也就三十來歲。

就算是從孃胎裡就練武,也才練三十年。

這怎麼可能是太一的對手。

太一百年前就是一尊強者了。

這百年他都在閉關,都在潛心研究武學,他的實力,絕對可以問鼎世界前三。

“江辰,要找人去彆處,彆搗亂。”凱斯看著江辰,下達了逐客令。

江辰卻緩緩的拔出了刑劍。

手中長劍橫指太一,一字一字的道:“領教太一教主的高招,太一,出招吧。”

“這小子,真的是找死?”

“難道他不知道太一教主位列天榜第三嗎?”

“他到底哪裡來的自信敢跟太一教主一戰?”

不少人都是一臉看戲的神情。

隻有一人神色凝重。

那就是歐陽郎。

江辰的實力,他是知道的。

在天山大會的時候才七境。

然而卻打敗,乃至是擊殺了八境的九王爺。

現在過去了兩三個月,他也有點拿捏不準江辰的實力了。

“難道,這小子的實力又更上一層樓,跨入了八境了嗎,如果真是這樣,那這小子真的是怪胎,比百年前的慕容衝還可怕。”

歐陽郎輕聲喃喃。

這一刻,他心中有了殺意。

不能讓江辰這小子活著離開奧林匹山。

否則,江辰會給他帶來源源不斷的麻煩。

而不遠處,帶著麵具的唐楚楚也在靜靜的看著前方的情景。

江辰的實力她是瞭解的,已經跨入了八境,還修煉了金剛不壞神通。

她冇貿然的出手,而是在全力的療傷。

按照她現在的身體情況,再過一天一夜,她傷就能痊癒。

再看了不遠處的歐陽郎一眼、

麵具下精緻的臉蛋上,帶著一抹低沉。

她打算,趁此機會,殺了歐陽郎,永絕後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