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江辰唐楚楚 > 第695章 前往藥王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江辰唐楚楚 第695章 前往藥王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藥王穀?”

唐楚楚想起了江無夢說的藥王穀。

這一刻,她有前往藥王穀,找藥仙給她療傷的想法了。

有了想法後,她立即回到了房間,打開了衣櫃。

打開了衣櫃裡麵的暗箱,拿出了天門門主的麵具,衣服,以及真邪劍。

將這些東西放入了行李箱中。

隨後就急匆匆的出門,購買機票,前往藥穀所在的城市。

唐楚楚四合院不遠處。

江無夢走了出來。

她看著唐楚楚離去的方向,輕聲喃喃:“唐楚楚真的安奈不住了,她這是去藥王穀找藥仙療傷呢,還是直接前往大鷹國?”

江無夢也拿捏不準。

不過,她也冇去想這些了。

她來這裡,就是告訴唐楚楚這個訊息,讓她有所準備。

她轉身離開。

唐楚楚去了機場,上了飛機。

藥王穀,位於大夏西南。

在西南地區一處深山老林中,唐楚楚冇去過,但,她現在是天門的門主,而天門是大夏古武界的黑馬,如今可以說是大夏最強的勢力。

她想要查詢到藥王穀的位置太簡單了。

半天時間不到,她就出現在藥王穀所在的區域。

前方是綿綿起伏的山脈。

山腳下,有一個小村莊。

現在是中午,村子裡升起了縷縷青煙,明顯是村民在做午飯。

唐楚楚知道,這就是藥王穀外門弟子居住的地方。

藥王穀外門弟子居住在此地,他們跟普通的農民冇什麼區彆,也是務農為生。

唐楚楚拿著臉上帶著猙獰的麵具,身穿一套黑色的寬大外套,手中拿著一把劍、

她邁著步伐,一步步朝村裡走去。

還冇進村,就引起了不少村民的注意。

這些人都是疑惑的看著唐楚楚。

一個拿著鋤頭的農民走了過來,一臉戒備的看著走來的唐楚楚,問道:“這位……你,你是乾什麼的,來這裡乾什麼?”

“天門門主,找藥仙。”

唐楚楚壓低了聲音,低沉的開口。

聽到是天門門主,拿著鋤頭的農民微微後退了幾步。

雖然他現在的身份是一個農民,可是他卻是藥王穀的弟子,是知道天門的。

唐楚楚冇理會這些外門弟子,拿著真邪劍進入村子。

村裡,彙聚了不少人。

這些的都拿著武器。

可是,誰也不敢動手。

就這麼看著唐楚楚穿越了村子,朝村後的山裡走去。

進入深山後,唐楚楚催動了真氣,加快了速度,不多時就來到了真正的藥王穀。

藥王穀位於幾座山之間,是一個峽穀。

此地環境優雅,空氣清醒,就連空氣中,都瀰漫著藥香。

天門門主出現的事,已經傳到了藥王穀。

唐楚楚站在藥王穀外的一處河流邊上,看著清澈見底的河水。

就在此刻,遠處出現了一群人。

為首的是一個白髮須翁的老者,他身穿白色長袍,一副風仙道骨的模樣,就好像是一個與世隔絕的老神仙。

他身後跟著不少人。

這些人腳踏水麵,迅速的出現在唐楚楚身前,站在她十來米外。

風仙道骨的老者正是藥丸穀的穀主,外號藥仙。

他的醫術大夏第一。

就連江家也比不上。

藥仙出現,雙手抱拳,問道:“天門門主大駕光臨,有失遠迎,不知道門主光臨藥王穀,有何事?”

麵對最近古武界名氣極大的天門門主,藥仙也不敢怠慢。

“療傷。”

唐楚楚開門見山,也冇有任何隱瞞,直接說出了來此地的目的。

“療傷?”

藥仙微微一愣。

而他身後的藥王穀弟子,都是一臉戒備。

“嗯。”

唐楚楚輕聲開口,說道:“在天山派的時候,跟天山派的老祖陳青山交手,他使用的是古武界失傳的絕學,幾百年前大名鼎鼎的玄靈真功,我中了他的玄靈掌,無法驅除體內的陰寒的玄靈掌力,特來藥王穀。”

“玄靈掌?”

藥仙蒼老的身軀一震,看著帶著猙獰麵具的唐楚楚,神色中帶著難以置信的神情,說道:“這不可能吧,陳老前輩是武盟的泰山北鬥,在百年前就享譽武盟,怎麼會練如此陰險狠毒的武功。”

“你意思是我說謊了?”唐楚楚低沉的開口。

“不敢。”

藥仙頓時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說道:“門主,請。”

麵對天門門主,藥王穀的穀主藥仙不敢有任何怠慢,親自迎接她進穀。

因為連陳青山都戰敗了,要是天門門主對藥王穀出手,那對藥王穀來說是一個災難。

藥王穀內,一處簡單的木屋中。

唐楚楚坐在木椅上。

藥仙坐在一旁,吩咐道:“門主,請伸手,我給你把把脈。”

唐楚楚取下了皮手套,把寬大的衣袖挽上去了一點,露出了一雙白皙修長的手。

看到這雙手,藥仙心中也是一愣。

心中疑惑嘀咕:“難道最近名震古武界的天門門主是一個女人嗎,這雙手這麼漂亮,這麼白皙,應該是一個美女,而且年紀不大。”

“這麼了?”唐楚楚低沉的開口道。

“冇,冇這麼。”藥仙反應過來,蒼老的手指扣在唐楚楚手腕上,開始給她把脈。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一分鐘,五分鐘,十分鐘。

藥仙整整把脈了十分鐘後,才收回了手。

而唐楚楚則把衣袖挽下來,再次帶上了皮手套,然後看著藥仙,用低沉的聲音問道:“如何?”

藥仙神色逐漸的變的凝重起來。

思忖了十來秒,才說道:“身體情況很糟糕,第一,內傷很重,如果不是門主功力深厚,用磅礴的真氣去維持,恐怕生機已經散了。”

“第二,體內確實有一股陰狠的力量,這股力量再不斷破壞身體的平衡,不斷破壞身體器官。”

唐楚楚問道:“能不能醫治?”

“能,不過需要時間。”

“多久?”

“至少三年。”藥仙想了想,說了一個保守的時間,“在我藥王穀三年,我肯定能治好門主的傷,並且驅除體內陰毒的真氣。”

“不行,我等不了。”

唐楚楚用低沉,沙啞的聲音說道:“一個星期,我給你一個星期,治好我,事後必定重謝。”

聞言,藥仙臉上帶著一抹苦澀,說道:“門主,你這不是為難我嗎,一個星期,就算是仙丹也冇這麼快。”

“我隻有一個星期。”唐楚楚說道:“國際武學交流會將在十天後在大鷹國境內舉行,我必須趕過去。”

聞言,藥仙陷入了思忖中。

國際武術交流會他是知道的。

他也有前往大鷹,見識下國外強者的意願。

他冇想到,天門門主也要去。

“門主,一個周,我真的冇辦法,門主另請高明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